2018年12月28日

走過沒有學會的30個年頭—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

張景淞/願將知識的可愛善美,結緣世人。

「你動行的投稿交出去了嗎?」「快了快了,老師改完就可以交了!」每到12月,走進大專院校的生物相關科系都可聽到類似的對話,原來是許多師生為了即將於寒假舉辦的「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努力燃燒青春、追趕實驗分析進度。在國內同類型會議中,此研討會為規模最大、參與人數最多,歷史也相對悠久,因此也常被暱稱為「大拜拜」。從第1屆開始,每屆都由不同的學校單位負責,而由臺灣大學主辦的今(2019)年,則已堂堂邁入第30屆了呢!

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主要聚焦在討論動物行為、動物與環境的交互關係(生態),還有其他與生物學相關的大小議題。研討會期間,學生與老師透過演講、口頭報告和張貼海報等方式呈現研究成果,也可得到聽眾的即時回饋或討論。觀摩他人的研究成果,可能就會激起自身靈感;相互討論研究主題,若能得到青睞或建議,也能增進成就感和確立研究方向。不僅如此,在這個一年一度的研討會中,除科研外,也可和在相同領域一起打拚的老朋友、好同學敘敘舊。

一個研討會能歷久不衰、年年舉辦,甚至參加人數越來越多,是很不容易的。因此,趁著研討會即將邁入30周年之即,循著當年創立研討會的元老級老師敘述,與目前所能蒐集的資料,整理出從無到有的歷程,並記錄老師們對於其未來發展的期許和祝福。

第1屆開始之前
正式的第1屆動行研討會於 1990 年舉辦。在之前幾年,1980 年代的臺灣學界,以動物行為當作觀察與研究主題的學者不多,與生態保育有關的民間行動也才剛起步(當時的臺北鳥會大概只有 100 人左右),參加相關活動的成員們較固定,久而久之便逐漸熟悉,產生凝聚力和互相交流的想法。不過,此時還尚未有以動物行為做主題自辦研討會的想法,而是以實驗室的聯合報告與分享為主。

當時,以臺大動物系林曜松老師實驗室為首,與在動物系兼課的莫顯蕎老師、森林系郭寶章老師和臺師大呂光洋、王穎老師等實驗室成員輪流報告自身研究。劉小如老師回憶道:「那個時候在一個樓梯下面,很小很小的教室。林曜松老師很大方,出錢買了一堆便當,大家就報告自己的研究。」此外,因當時心理系也有研究有關行為的主題,所以在臺大心理系徐嘉宏老師的邀請與促成下,1984、86 年的中國心理學會(現臺灣心理學會)年會,為動物行為開設一個組別,讓原本近似於讀書會與分享會的形式,有了比較正式的發表場合。

由畜產界發起的第1屆研討會
第1屆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其實不是由剛剛提到的幾位老師主辦的,也並非由任何學校單位主辦,而是當時任職於臺灣養豬科學研究所(現財團法人臺灣動物科技研究所)的夏良宙老師所發起。夏老師於留學期間,研究動物行為與環境和營養的交互作用,回到臺灣後,仍想繼續行為方面的研究,並和相關的學界人士交流,於是聯絡當時任臺北市立動物園技正(後來成為動物園長)的陳寶忠先生與王穎老師,籌措經費後召集動物行為研究相關的老師與畜產界研究人員,於 1990 年 2 月 10~11 日,在竹南的養豬科學研究所召開「動物行為暨生態研究人員討論會」,是動物行為領域第一次正式的研討會。為期2天1夜的研討會,仍讓當時參與的老師津津樂道,許多人更是聊研究聊到三更半夜呢!

夏老師當時的研究興趣是行為,但為何在研討會名稱上,要加上生態呢?「當你的動物行為和環境連在一起的時候,就變成生態了。」夏老師如是說。從第1屆開始,每次都由該次主辦學校尋找下一屆願意主辦的學校接棒,直至今日,已經走到第30個年頭。

沒有自己的學會,卻吸引許多學會參與
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在許多學校的薪火相傳下,已從當初的點點星火,蛻變為足以照亮學界的明亮火炬。從 2015 年開始,每年的報名人數都突破千人;從1993年開始,累積的投稿文章數量已超過4000篇;每年的投稿篇數,更在 2002 年突破百篇,且在2010~2017 年間,都維持在每年 300 篇左右。

一個研討會有如此盛大且持續成長中的規模,很難想像背後竟沒有學會運作,而是靠著單純的上下屆交接而辦成的,這都歸功於各實驗室主持人間深厚的感情與強烈的凝聚力:當年的林曜松、莫顯蕎、王穎、呂光洋和劉小如等老師為第一代;從幾位老師實驗室畢業的學生,如周蓮香、李玲玲、于宏燦、袁孝維、杜明章、裴家騏和吳聲海等老師為第二代,接續上一代作育英才的使命與對動物行為研究的熱忱,也聯合更多研究者,將此研討會越辦越大。聽聞研討會近年來的成長,莫顯蕎老師十分開心:「我高興的就是學生很喜歡去參加這個會,而且越來越多人。」

動物行為研討會背後沒有學會運作,卻因為每屆越辦越大,反而成了許多與生物有關學會成員集結的好時機,趁研討會期間召開會員大會,也是一個有趣的現象。

而立之後,邁步致遠
沒有學會支撐的研討會,每屆辦起來固然有讓人耳目一新的多樣性,但上、下屆的交接過程,可能因此重複做了許多瑣碎的事務,有些資料也可能會不小心漏失,像是第1~3屆的大會手冊已佚失,對於歷史的保存與傳承而言實在可惜;許多老師也提及此問題,希望能有專責的幹部或學會協助。去(2018)年清大主辦的動物行為研討會中,將中國生物學會改名為臺灣生物學會,接任會長的焦傳金老師正有由臺灣生物學會負責此研討會的想法,並1年找1間學校合作舉辦,歷史保存與其他事務則由學會負責,或許可以解決當前的問題。

從夏良宙老師憑著熱情與求知慾發起的第1屆研討會開始,之後每屆的承辦學校(實驗室)也傳承了對動物行為與生態的熱情,讓每年研討會能順利進行,每位與會者都能優游於學術世界。某些老師可能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參加這個「大拜拜」,登上杏壇後,肩上更揹著傳承的擔子,帶著學生繼續投入打拚。「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快迷失了,去想想學生時代對於動物行為學那種單純的感動,然後就可以繼續走下去。」周蓮香老師感性地說。

或許,老師們在會中看到在相同領域打拼的師長、老朋友和在大會中進步的學生,都是維繫熱情的要素吧!對學生而言,動物行為研討會不只是一個發表海報或口頭報告的場合,這次訪問的好幾位老師皆不約而同地期許:「多聽、多看、多交流,好好享受!」或許可以在這邊交到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發現有趣的研究主題,甚至找到研究的突破口,才是研討會綿延不絕的魅力之一。

2019 年第30屆動物行為與生態研討會,敬請大家期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