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

聲景:最安靜的環境運動

范欽慧/臺灣聲景協會理事長;國立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博士生。


2016 年我收到義大利生物聲學者帕文(Gianni Pavan)教授的邀請,來到在密西根州立大學所舉辦的國際生物聲學研討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Ecoacoustics)上發表了一篇〈臺灣聲景協會的寂靜革命〉(The beckoning silence-The quiet revolution of SAT in Taiwan)的報告,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介紹這個2015 年在臺灣成立的非政府非營利組織(NGO),也引起國際很多的關注。對於這群研究生物聲學領域的國際科學家而言,他們很好奇究竟為什麼在臺灣會出現如此前衛的組織,事實上生物聲學研究與監測生態環境仍是非常新的科學領域,而臺灣居然可以由一群公民來跨界整合科學、藝術與文化的領域,推動不一樣的環境政策與教育理念,並且以聲景來進行環境運動的作法,這種充滿創新前瞻的實踐經驗,全世界都在看。

臺灣聲景協會組織與任務。(范欽慧製表)

事實上,這是全亞洲第二個以聲景為名所成立的協會,第一個是於1993年成立的日本聲景協會,有別於日本,臺灣聲景協會的成立,一開始就以環境組織自居。身處在地狹人稠的環境中,我們深受聲音影響,情緒也隨著聲波而起伏,但是大部分的人並不了解問題的嚴重性。曾經有老師跟我抱怨現在孩子專注力越來越不夠,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活在一個很吵的世界,這些孩子根本靜不下來。這是一個「聲音覺醒」的時代,我們必須重新理解什麼是聲景(soundscape),為何需要關注聲景,以及如何學習重新傾聽那理所當然的一切,並思考聲音教育與聲景保育的各種可能。進而在公共政策制定上,把聲景當作可以為人類福祉而努力的目標。所有的根源必須要從教育來推動,怎麼把我們所關心的一切變成學校與社會教育,我們除了需要一個資訊鏈結與轉換的舞台,同時我也深刻了解,我必須非常清楚掌握國際上的趨勢與脈動。

同樣也是在2016 年, 我去參加了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 IUCN)在夏威夷所舉辦世界保育大會(IUCN World Conservation Congress, WCC),其中令我特別感到興趣的工作坊,是討論關於環境噪音與自然聲景保育的主題,我也以臺灣聲景協會的名義加入自然聲音諮詢小組(Natural Sounds Advisory Group, NSAG)的工作聚會。

NSAG 在工作坊中探討關於人類噪音對保護區、野生動物、公眾健康、遊客權利、欣賞理解的關連影響,期待能從自然聲景的保護,對IUCN 的成員提供相關的實施綱領、價值標準,以及保育建議。身為一位野地長期錄音的工作者,我知道過去幾年來環境裡許多聲音都在改變中,但是這次的國際聚會,更讓我明白,保護自然聲景與監測人為噪音,已經是國際的趨勢及全球性的運動。不過,要如何在臺灣推動這些聲景保護的理念?我試圖以「寂靜山徑」與「717 聆聽日」作為可以努力的具體目標,因此在本文當中,除了會把聲景在國際發展的軌跡進行回顧之外,也會針對臺灣生物聲景研究與聲景協會成立的背景進行大略交代,並介紹目前臺灣聲景協會努力的方向以及成果,當然,這個新興的年輕組織所懷抱的願景也將會在文末進行分享,也期待能喚起更多有志於此的夥伴,共同用聲景來參與改變的行列。


聲景研究回顧
這是一個充滿聲音,卻也是讓聽覺弱化的時代。奇妙的是,全世界目前居然不約而同的推動各種關於「傾聽」的運動,很多人突然發現,長期仰賴視覺作為理解環境的方式,已經無法因應越來越快速轉變的時代。忘記聆聽周遭的一切,是一種跟環境、與自我的根本斷連。這種現象早在1977年加拿大音樂家薛佛(R. Murray Schafer)寫下了關於「聲景」的經典著作《世界調音》(The Tuning ofthe World)中已經清楚揭示。薛佛透過藝術家的耳朵,讓世人重新關注我們身處的聲音世界,特別是工業革命後鋪天蓋地的環境噪音,他的觀點影響了許多人,甚至研究聲學的科學家,促使了聲景生態學(soundscape ecology)的誕生,這門學問所關注的是藉由聲學研究,來探討生物與環境變遷之間的關係,甚至逐漸發展出所謂的生態聲學(ecoacoustics)。

這門新學問的建構,跟科技的發展有關,一方面是錄音器材的推陳出新,一方面則是面對全球大數據(big data)時代的來臨,這群研究聲學的科學家發現,要整合更多聲音的資料庫,將提供生態保育研究上,更真實完整的資訊。臺灣聲景協會的成立,就是希望結合生物聲學、噪音聲場量測、聲音癒療、音樂藝術、文史研究、社區參與等各領域專家和參與者,從各種層面了解聲景,並以協會為平台來推廣聲景研究的理念。今天全世界各地都展開保存聲景的計畫,透過錄製在地聲音,尋找獨特的聲音風景。而臺灣聲景協會則是提倡透過保護自
然聲景來推動生物多樣性保育,推動在地聲景來建構藝術與文化保存的教育內涵。同時,交流錄音與分析技術來強化聲景保存與公眾應用。透過噪音與環境聲場的研究,促進民眾的聽覺保健與權利,也積極參與環境公共政策的制定。讓更多人理解以聲學為基礎的環境關懷理念,欲達成環境永續的目標。

生態聲景學所要努力的方向是應用大量聲音監測的數據,來幫助分析生物多樣性的研究。為了評估與監測保護區的狀況,並不會單就個別物種進行辨識,而是要掌握更高層次的生物社
群分析,包括尋找有生態意義的聲音對象,以同時關照跟生態互動的交互作用,隨著新的資訊發展,甚至也利用人工智慧來進行更多自動辨識,在另一方面,我也發現這些研究已經應用在美國的國家公園管理上,包括環境變遷與噪音管理。

另外,這幾年來生物聲學或是聲景生態學的研究也有長足的進展。2016年的國際生物聲學研討會上,我可以聽到各種有趣的研究主題,可說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非常多元繽紛,讓我回想起多年前在臺灣所參與的生物聲學研討會,這是最初帶給我非常多觸動的開端。

想知道什麼是寂靜,必須來到森林中,打開耳朵親身體會。(范欽慧攝影)
面對我們的環境不僅要看見,更需要聽見。(范欽慧攝影)

......【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81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