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科學出走—和平的不遠處——廣島

作者/李依庭,喜愛各種冷門知識,對不完美情有獨鍾,本刊編輯。

在廣島市中,於2009年啟用的廣島鯉魚對主場,馬自達Zoom-Zoom廣島球場。(wikipedia, HKT3012攝影)

一談到日本,縱使沒有憲法所訂定的法定首都,但集政治、經濟、交通與文化等主要樞紐的東京;古色古香、富有許多寺廟遺產的京都秘境或早至戰國時代由一統天下的豐臣秀吉大興建造的大阪,是一般人對於日本的首要印象。

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同盟國卻沒選擇這幾個城市進行攻擊首要目標,反之是廣島,成為第一個受原子彈摧殘的城市。因為早至甲午戰爭時,廣島即是日軍供給糧食與後勤之地,自此之後更成為日本主要的工業、軍事陣地,且在二次大戰早期人口更高達38萬人,是日本倚賴的運輸港口與城市之一。

也由於日本地形狹長,各列島中沒有良好的登陸地點,攻克不易的同盟國以美國為首,為了重重打擊日本士氣,使其屈服並簽訂《波茨坦公告》無條件投降,將曼哈頓計劃中原先預對付德國而研發的原子彈,決定以空軍運送方式進行原子彈轟炸行動,且將首次任務地點定為廣島。
原爆之子像,是以當年因原子彈的輻射而白血病過世的佐佐木禎子為形象的少女,手舉和平鴿,用以緬懷戰爭中死去的兒童與象徵和平的兒童紀念碑。(作者攝影)
受原子彈轟炸後保存至今的原爆圓頂。(作者攝影)

雖然此時的廣島因為戰爭與政府下令進行疏散城市,人口已由原本38萬人下降至35萬人,但在1945年8月6日早上8點15分,美軍以瞄準廣島市中心的相生橋為目標所投下的原子彈還是造成了超過10萬人的死傷,爆炸後的輻射與熱灼傷更是對於廣島土地與人民的重大傷害。
縱使當天因側風造成偏移,然而歷史上首次的原子彈襲擊還是無可避免的座落在島醫院上空600公尺處爆炸,以爆炸中心方圓2公里的建築物幾乎無一倖免的被夷為平地,其中只有遭到轟炸前為廣島縣產業獎勵館在這場災難中屹立不搖,雖然也遭大火強行的燃燒,但在餘溫過後裸露的圓狀鋼骨——原爆圓頂,是帶給人們原子彈無情的警示,現今也被保存並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當年美軍原子彈所瞄準的相生橋,已於1983年重建。(作者攝影)
從元安橋上遠眺相生橋與原爆圓頂。(作者攝影)
「原爆死者慰靈碑」,從中能望向原爆圓頂。(作者攝影)

為了警醒世人原子彈的可怕,1954年在原爆圓頂館旁建立了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園中的資料館陳列許多當年爆炸後的物品與照片,此紀念公園不僅是為了悼念當年經歷原子彈傷痛的人們,也時時警惕著世人需貫徹和平的信念。

經歷過了原子彈的摧殘,如今的廣島已發展出了不一樣的光景,除了依然是工業中心外,在
商業、行政上都有良好的發展。而對於棒球迷而言,不得不提到1949年為了撫平核爆人民的傷痛,由廣島市政府與各界人士籌措資金所成立的廣島鯉魚隊,且幾經數次的經營危機皆由市民與當地企業共同幫助,不同於倚靠財團的經營方式,是日本職棒中唯一一支獨立經營運作的棒球隊,也因此被稱為「市民球團」。

雖然沒有雄厚的資金網羅或挖角自由球員,但憑著球員努力與廣島市民的大力支持,在睽違25年之後,去年再次獲得中央聯盟冠軍。或許,現今大多數的鯉魚迷是單純喜愛棒球運動,但對於當年的廣島市民而言,棒球,或許是讓他們忘卻歷史傷痛的一種方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