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日

大家談科學

再談電動汽車值得發展嗎?
作者/賴昭正(前清大化學系教授)
筆者在「電動汽車值得發展嗎?」一文( 科月第523期)裡,認為就能源利用的觀點,電動汽車只是將空氣汙染由城市移到郊外而已,並未節約能源。曲建仲在「也談電動汽車值得發展嗎?」一文(科月第525期)中則指出:由於白天用電量大,晚上用電量小,因此與其浪費這些多餘的電力,如果能拿來充電動汽車之電池,豈不是一舉兩得嗎?

不錯,如果能限制所有的電動汽車都只能在晚間充電,來回收那些將被丟棄之多餘的電力(?,詳後),那確實是一舉兩得的!可是能嗎?由於跑程之限制,相信許多電動車都將用於上班、下班、接送小孩、買菜、或購物用;這些活動除了下班外,幾乎都是白天的活動,能限制它們不隨時充電,以確保隨時有電嗎?

事實上曲文中的最大「弱點」不是上面的晚上充電問題,而是他認為台電輸出的電力是固定的(白天及晚上均一樣),因此如果晚上不去用那些多餘的電力,台電也是要將它們丟掉的!這怎麼可能呢?筆者實在不敢相信台電會是這麼「笨」地浪費能源,因此上網粗枝大葉地查了一下發電廠之設計。不錯,為了節省操作成本,許多發電廠都是採用「固定輸出」(nonload-following base load power plant):除了維修才停機外,其他時間都輸出一定的電力。【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6期科學月刊】

從一則科學論述看文言文
作者/范賢娟(任職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技術創新與創業研究中心)
許多人認為,只有研究古文的學者才需要鑽研文言文。還有人認為,多花時間念文言文,會妨害科學學習。這種爭辯在民國初年非常激烈,但可惜的是實證研究並不多,很多批評僅是個人成見。在時代風潮下,過去一百多年文言文可謂節節敗退,目前僅有國文一科還有相當比例的文言文,其它幾乎都是白話文。我們現在學習、思考都是白話文,文言文好像僅能留給有心探究中國古文的人去研究!

近期個人有機會研究中學教科書中,牛頓第一運動定律在過去一百年來的形式變化,呈現的是文言、白話彼此爭鋒的過程。這裡舉幾個例子:「靜者不自動,動者不自止;動路必直,速率必均。」(《天演論‧ 序》,1898);「然非自外有力之作用,則靜止之物體,始終靜止於其位置。運動之物體,以等速度進行於一直線。此名曰運動之第一要則,或曰慣性之法則。」(《新撰物理學教科書》,上海群益書局,1905);「物體不加外力,則靜止者恆靜止;運動者仍以原有之方向及速度,而繼續其運動,是謂慣性。」(《初等實用物理教科書》,商務印書館,1924);「靜的物不能自己動,動的物不能自己靜。」(《初中自然科學教本》第4 冊,上海世界書局,1930);「物體不受外力作用時,靜止者恆靜止,運動
者恆沿一直線作等速運動。」(《初中物理學》,北平文化學社,1932);「物體不受外力作用時,靜止的常靜止,運動的常運動,並且常在一直線上作相等速度的運動呢。」(《朱氏初中物理學》全1 冊,上海世界書局,1933)。這裡可以看到年代越往後的敘述,文言用字的比例越少。【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6期科學月刊】

名嘴們的渾話
作者/張之傑(中華科技史學會會員)
罹患重感冒,沒精神看書、寫作,更沒精神外出活動,就坐在沙發上看看電視吧。隨機一按,是某電視台的談話節目,幾位「名嘴」正在談論越王劍。我對越王劍頗知一二,就靜下心來聽他們怎麼講。一位名嘴說:「大陸的文物都可送到國外展覽,越王劍牽涉到國防科技,機密不能外洩,所以從未送到國外展出。」(大意如此)另一位名嘴說:「您知道越王劍有多利嗎?一隻蜻蜓迎面飛來,一不小心碰到劍刃,立即一分為二!那蜻蜓不知自己已經劈開,還繼續往前飛呢!」(大意如此)
越王劍是一把青銅劍,長55.6 公分,寬4.6 公分,
劍身上有菱形幾何紋飾。

名嘴們說得活靈活現,其實盡是胡說八道。越王劍於1965年在楚國郢都故址(今湖北江陵縣附近)出土,劍身有一層極薄的氧化層,保護劍身不會鏽蝕,但絕非至今仍參不透的國防機密。至於鋒利的程度,文獻上說:出土後考古人曾用紙張測試,二十幾層一劃而破,從沒聽過讓蜻蜓一剖為二的神話。當然,如果劍刃夠利、夠薄,蜻蜓的速度夠快、衝力夠大,理論上並非不可能剖成兩半,只是蜻蜓有這樣的速度和衝力嗎?(請物理學家計算一下。)【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6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