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為什麼讀科普書?—費曼的異想世界

作者/林詩琇(就讀北一女中)

今年暑假,我閱讀了《別鬧了,費曼先生》一書,費曼先生幽默的言語深深地吸引著我,這是一本不會令人覺得無趣沉悶的科普讀物。

費曼小時候就開始對科學產生興趣,會自己主動研究身邊所有事物。在他11、12 歲時,便在家裡設立一個小小實驗室,自己設計迴路、製作防盜鈴、幫別人修理收音機,就連在旅館打工時,也會試著改良切菜方式,以達到省時的目的。雖然這些事並非是值得誇耀的豐功偉業,但所訓練出的邏輯思考能力,卻影響費曼的一生。

費曼充滿好奇心,保有孩童般的赤子之心,對身邊的事物都感到新奇。雖然他是物理學家,但也會試著去了解哲學、數學等,也曾研究過生物學,甚至是魔術、螞蟻的行進方式、保險箱的開鎖方法等,在在都令人感到驚奇。他曾說:「我很早就明白知道一樣事物和知道一樣事物的名字的分別。」顯示他對研究一件事的執著。

看完這本書後,我發現其實在生活中有許多有趣的事物值得我們研究,但大部分人似乎都缺少那份好奇心,汲汲於課業或工作,失去生活當中的樂趣。

在藝術方面,費曼也喜歡演奏森巴鼓,雖然沒有受過正式訓練,但卻靠著自己濃厚的興趣努力練習,之後更是上台表演,甚至幫芭蕾舞團配樂。而他對繪畫也感到興趣,曾經學過素描,還
辦了個展。雖然費曼不見得能達到專業的程度,卻說明科學與藝術並容的可能,科學家也可同時具有藝術才華,兩者不是涇渭分明的領域。

雖然費曼參與許多重大研究,如戰爭時參與研發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也曾獲得諾貝爾物理獎,但他並沒有因此而自視甚高,反而更熱心於教育,曾於1972 年榮獲厄司特教學獎章。他對於教育的種種質疑在這本書中也有提到,但即便經過了十幾年,這些問題似乎還是存在,實在是令人不勝唏噓!

費曼自然不做作的個性讓他贏得許多人的喜愛,頑童般的性格讓他的一生充滿趣味,符合書中目錄「笑鬧中的真智慧」所言。書中所描繪的費曼幽默風趣,一點也沒有一般大師所給予人的嚴肅、拘謹形象,卻往往能直搗核心,一針見血地提出問題的盲點。〈草包族科學〉便是費曼對科學研究態度所提出的疑慮及對後生晚輩的期許,在進行研究時,重複驗證與誠實的態度都是費曼所特別注重的。

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常有令人會心一笑的時刻,比起課本,較能以放鬆的心情閱讀它。費曼總是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超乎我的預料,其樂觀的人生態度——就如同書名一樣,讓人忍不住脫口而出:「別鬧了,費曼先生!」,卻又羨慕費曼先生能不顧他人的想法,做自己想做的事。費曼先生以頑童般的好奇心看待這世界,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視野,使我對物理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