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台灣數位出版的困窘

作者/陳穎青(貓頭鷹出版社社長)

從2009年開始我們就不斷聽到政府誓言推動台灣電子書產業,要打造一個總產值一千億的新產業。兩年下來我們發現,最熱的始終是硬體,幾乎所有台灣的上市電子公司,若不是自己應景推出閱讀機器,不然就是為國際大廠代工,沒有人不積極搶進。而軟體呢?儘管大家都知道讀書是讀「內容」不是讀「機器」,但非常可惜的,台灣這一波對電子書產業的強烈興趣,始終無法對內容提升有任何幫助。內容沒有電子化,再多的機器也不能促進產業成形。

以推動電子書最成功的美國為例。亞馬遜書店在三年前首賣點火閱讀機(Kindle)時,他們的點火書店線上就已經有九萬種書目可供下載,裡面固然有許多公共財書單,但更有威力的是和紙書同步的熱門新書。亞馬遜當年的促銷廣告就明白宣稱,所有紐約時報暢銷榜上的書統統都有電子版可以購買。

亞馬遜是憑藉通路商的獨霸力量壓迫出版商供應書單嗎?當然不是。事實上點火書店前兩年銷售的主流書單,亞馬遜的進貨價格都高於銷售價,那些電子書亞馬遜等於是賣一本賠一本,理由當然是為了培養市場(直到今年亞馬遜才調整交易條件,從「經銷制」改成「抽傭制」,不管售價多少,亞馬遜都固定抽取30%的交易費,等於用三七拆帳的方式跟內容供應商對拆)。

亞馬遜對內容的用心甚至也不是三年前才開始,早在2003年亞馬遜在線上推出查內文(searchinside)功能之前,就已經一步一步地累積電子內容了。這是一個有遠見、有策略、穩紮穩打的公司所做的事情。而台灣從政府到民間,看不到這樣的遠見,也看不到這樣的策略,自然,我們也就看不到像美國那樣高速成長的電子書市場(根據產業研究公司估計,美國電子書市場占有率已經來到史無前例的8%)。

電子書除了對產業會有影響,也會對文化環境造成衝擊。有許多特殊情況目前在台灣極少討論,但卻會實質影響產業走向與文化演進。這些情況包括:

一、原創著作能力的薄弱

現在台灣書市的暢銷榜名單上,90%是外國著作,其中尤其以小說類、商管類和科普類書為然。這些占據熱門榜單大部分名額的翻譯書,國外授權電子出版的態度都非常保守,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即使台灣開始有了接近美國的電子書銷售市場,電子版市場仍然會缺乏翻譯類暢銷書這個領域的書單。

而等到台灣電子書市場有點規模之後,不難想像外國出版社的態度:我為什麼要授權呢?找個代理公司協助我翻譯、上架,我不就可以獨拿所有內容供應商的拆帳嗎?越有暢銷書在手的公司越會這麼想。這意味著本土出版業者在電子化的浪潮裡,面臨的不只是技術能力的考驗,而是更麻煩的生存基礎的萎縮。

過去是由出版社尋找作者出書,現在作者開始有能力跨越出版社直接跟平台業者打交道了,不只因為電子書本質上的流程簡化,也因為現實上「內容供應商」可以取得的拆帳比率高得驚人。從美國主流的七成(亞馬遜和蘋果的iBook Store都給供應商70%),到台灣中華電信的75%,其他小型的自助出版平台甚至願意付出高達80%的拆帳率給內容供應商。

數位出版對直接作者更為有利,這固然意味著產業的板塊即將產生變動,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對作者創造力的需求更甚於往昔。

台灣的作者資源有沒有能力填補數位出版的殷切需求呢?至少有一個巨大的空缺是台灣沒有具備的,那就是學院作者。以美國出版市場為例,即使是店銷為主的商業書,不管是科普、歷史、傳記、財經,幾乎每個作者也同時具有學院背景,英美學院鼓勵學者出書,行之既久,澤及大眾文化領域,浸浸然還有許多經典性著作更是先由大眾出版社首發。

而台灣學制一面倒只鼓勵論文而不鼓勵專書,結果對學術的扭曲姑且不論,對文化創造力的影響,則是使得出版領域喪失了一群深富學術訓練的作者資源。任何深刻一點的領域,台灣就欠缺本土的原創作者。我們並非沒有研究人才,而是學院中人不願寫書。出版產業缺少了這一群嚴謹的作者,儘管台灣號稱是出版王國,但細查現實,根基則非常脆弱。原創著作能力的式微,是台灣出版產業在面對數位衝擊過程中最值得憂慮的問題。【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0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