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日

中研院裡的音樂會—科學與藝術的相遇

一個週末前的下午,中研院生化所的講堂座無虛席,有媽媽牽著還在念小學的小孩,有剛做完實驗的研究生,幾名資深研究員悄聲交談,一位背著提琴的樂手匆匆走進。這群看似沒有什麼關聯的人,為了什麼齊聚一堂,他們在等待一場什麼樣的演講?

中研院副院長王惠鈞為大家介紹了今天的演講者--戴桓青博士。戴桓青是個年輕的化學家,高中時是建中資優班的學生,曾代表台灣參加國際化學奧林匹亞競賽,獲銀牌獎的殊榮而保送台大化學系,畢業後赴美留學,以蛋白體(proteosome)在神經細胞的作用為題,取得加州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目前他剛結束在加州理工學院的研究工作,準備前往哈佛醫學院進行第二階段的博士後研究工作。

不過,戴桓青準備要講的題目,卻和他目前的研究沒什麼關係。

投影片的第一張,是一把有著精緻雕刻的小提琴。這把擁有近三百年歷史的小提琴,由史特拉底瓦裡所製作,收藏在英國牛津大學的博物館,它是世界上最有名
也最貴的小提琴--有著兩千萬美金的驚人身價。究竟是什麼讓一支重量幾百克的小提琴如此昂貴?戴桓青要以化學的角度,解開這個埋藏三百年的祕密(參閱前文〈從分析化學看義大利名琴塗漆〉)。

祕密背後的故事

這位研究神經科學的化學家,竟然扯上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小提琴,其實背後有一段和他的演講一樣精彩的故事。

戴桓青在念博士班的時候,除了正經的研究工作,也熱衷於組裝音響。每個玩音響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戴桓青用來衡量音響表現的標準,就是小提琴的音色。恰在此時,他的一個朋友告訴他,美國德州的納吉瓦裡教授致力於小提琴研究,他用現代技術做出來的琴,音色竟然跟史特拉底瓦裡的琴音非常接近。戴桓青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半信半疑,但直覺卻告訴他,他想要擁有這把琴。於是他和朋友一起拜訪納吉瓦裡,親耳見證了似乎名琴才會有的音色。儘管所費不貲,但那美妙的琴音,讓他當場就決定敗光積蓄(獎學金、家教酬勞和當兵的薪水),買下這把不可思議的好琴。

和一般人一樣,戴桓青也是個聰明的消費者--甚至比一般人更精明也更用心。從最初想要買琴的念頭開始,他一頭鑽進了小提琴的研究,卻發現納吉瓦裡教授在製琴界的風評不太好:製琴師說他發表的研究結果常誤導人,還建議大家拿融化的蟑螂外殼去做塗漆的材料,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但親身體驗過美妙琴音的戴桓青,相信納吉瓦裡的確有兩把刷子,於是決定整理過去的文獻來寫一篇文章,來為納吉瓦裡平反。

本來戴桓青只打算花兩、三個星期做這件事,沒想到資料越看越多,興致越來越高昂,計畫也就無限期延長。最後他完成了四十多頁的評論,分成兩部分刊載在全世界唯一專門討論小提琴硬體的學術期刊--《美國小提琴協會期刊》(Journal of the Violin Society of America: VSA Papers),第一部分討論小提琴的製造歷史及無機成分,第二部分討論小提琴的有機成分和顏料。後來這篇評論受到許多當代製琴師大力推崇,一位德國的製琴師甚至寫信讚揚:「關於義大利古琴的塗漆,終於有了一篇像樣的科學文獻回顧!」【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8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