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

正視永續發展教育之必要—以工業與環保爭議為例

作者/劉廣定(台灣大學化學系名譽教授)

今年8月28、29日教育部所主辦第八屆全國教育會議的「十大中心議題」要項,已於19日修正公布。第一項即是「現代公民素養培育」,研議將「公民素養」納為中小學正式課程或納入重大議題,觀念甚為正確。但其內容只包括資訊、藝術、安全與防災、性別平等、環境五項,忽略了「永續發展之教育」這一全球重視的課題,則顯有不足。

蓋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已明訂2005~2014年為「永續發展教育的十年」,從幼稚園到成人,以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共同推展,以期育成正確的永續發展素養;且開宗明義,特別說明「觀念上永續發展教育遠超過環境教育。」故知:環境保護只是永續發展的一部分,環境教育也只是永續發展教育的一部分。筆者曾一再為文申述其重要性(如《科學月刊》2008年1月號,4~5頁;《通識在線》第23期,6~8頁),也曾向教育部官員面陳,惜似未生任何實效。

近來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又起嚴重衝突,且因各界人士介入而問題益為複雜,顯示台灣永續發展的教育和觀念素養已跟不上時代。有鑑於此,乃再次重申永續發展教育之必要性。

多年來,台灣工業與環保間的矛盾,很少是真正秉公講理解決的。一直是以聚眾或圍廠抗爭、學界聲援、政客角力的形式進行。經濟發展蒙受嚴重影響外,社會代價、國家公帑不知已浪費了多少!近日大埔農地徵收與國光石化建廠受阻,以及台塑六輕兩次嚴重工安事件,仍是類似模式。至於高等行政法院裁定中部科學園區三、四期開發暫停,政府相關行政單位則提出上訴,更是糾纏不清。結果如何,難以預料。唯工業發展暫時應遭到阻礙,經濟發展也將因而受挫,2300萬同胞中,極大多數人的所得則可能受到影響。但若能因此認真檢討,了解清楚孰令致之,而又能戮力改進,使惡夢不再,則塞翁失馬,安知非福也。

實際上,若工廠胡亂排放造成公害,原有環境保護法令可予處理。地方環保機構也有權即時依法嚴格取締或令工廠限期改善;同時應邀請專家鑑定,令肇事者給予賠償,乃是執行公權力之正途。平時馬虎、縱容、不負責任,一旦鬧出災禍,不但一昧卸責,還領頭抗爭,實是地方自治、分層負責之最壞榜樣。中央政府首長也不能進入情況,說些外行話,以致治絲而棼。至於六輕廠18天連續兩起火災,除管理階層失職之外,技術部門的能力與工作態度亦恐有所不足。故知,現行的行政、管理、環保以及相關工程等之教育實在都應徹底檢討了。

7月台塑六輕廠兩起嚴重火災之後,據8月初報載,有18位中央研究院院士及逾千位各領域學界人士,連署反對在彰化興建國光石化廠。他們建議廢除高耗能、高汙染、高健康風險的石化工業,而研發低耗能、低汙染、低健康風險及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以及為「減碳」而發展生質能、海洋溫差發電等可再生之能源。此說並非無道理,所建議之替代產業是否可行,亦待評估。唯拙見以為其中有些陳義過高,不切台灣現實條件,有些則病於一知半解,偏離永續發展原則。因此益可見永續發展教育之重要性。

石化工業與下游的高分子工業,過去在台灣均有良好的基礎,也一向對台灣經濟發展有相當地貢獻,其產品更是食、衣、住、行、育、樂六大民生要件之不可缺。美、日和許多歐洲國家的環保意識與對國民健康之重視,並不低於台灣,但均仍維持龐大的石化工業,極可能是他們比較了解「永續發展」為人類兼顧經濟成長、生態環境與社會公義之發展。他們知道其重要性,也有能力與企圖心,願採積極的態度,以改良或創新的發明與設計促成世界進步,以使環境、經濟和社會得以同時邁入永續發展之途。筆者才疏學淺,只知美國國家科學院於2006年曾出版《永續化學工業》(Sustainability in Chemical Industry)一書,指示未來發展方式與方向之八項要點。預計2025年之前主要仍是利用化石資源的階段,2025年起才可能漸進地換用可再生性資源。故知至少今後15 年內,石化工業尚不能言廢。【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9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