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時空隨想—兼評《時光旅人》

作者/金升光(任職中研院天文所)

「什麼?時光機器是可行的?這究竟是一本科普讀物還是一本小說?」一眼瞥見中文版的封面,我本能的想要幫這本書做個分類。想起二十年前曾拜讀卡爾沙岡(Carl Sagan)的《接觸未來》(Contact , 1997 年改編為同名電影《接觸未來》),原文封面就有個小標題註明是A Novel(一本小說),我開始在封面和封底翻來覆去的尋找類似的字眼。

當年,沙岡是知名的天文學家和科普作家兼節目主持人,他寫科幻小說對我來說自然是一件新鮮事。對於一般人來說,時光旅行只不過是科幻電影小說裡一個有趣的題材,尤其是最近這二十年的一些賣座影片加上影壇的跟風,相關的作品已經到了氾濫的程度。眾所周知時光旅行可能違反因果律,它的不可行性,就像我們走進書店,看到文學與非文學書籍分類井然有序一樣。當作娛樂還可以,怎麼會有人這麼認真?

1991年,史蒂芬霍金坐著輪椅透過電腦的語音合成,在日本京都第六屆格羅斯曼(Marcel Grossmann)大會上對全球相對論學家大談他的時序保護猜想(chronology protection),也用因果律作為開場。只是幾年之後,霍金還是承認以目前廣義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為主的物理定律,並不能排除時光機器的可行性,而最終的量子重力理論仍尚未誕生。在物理學研究上,只要不違背物理定律,實驗物理學家們就會想盡辦法把它做出來,高溫超導就是一個例子。二十多年前,朱經武教授在清大低溫物理暑期課程中提及要把超導溫度大幅提升的夢想,我這外行人心中的反應只有一個大大的問號;幾個月後,轟動世界的發現成了報紙的頭條新聞。雖然,迄今關於高溫超導的機制仍然欠缺完整的理論,相關的應用研究卻不曾停歇。只是,和實用的物理學相比,時光機器的研究會不會太虛幻了?

太虛幻?這不也正是我常被問到的問題?有回和一位從事房地產生意的朋友提到我目前的工作,他的第一個反應是︰這能賺多少錢?是啊,天文學研究宇宙中那些遙遠暗淡甚至連肉眼都看不見的微弱光點難道不會太虛幻了嗎?前陣子占據媒體大幅版面的歐洲大強子對撞機,號稱人類有史以來所建造最大的機器,研究的是連顯微鏡也看不到的未知基本粒子,難道不也是同樣的虛無縹緲?當年從物理系畢業,想先嘗試一些比較實際的工作,不過,最後還是轉到了現在這個「看起來不怎麼有用」的天文學研究。難道從事純粹學術研究的人不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世界先進國家又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的成本來資助這些「虛幻的」研究?其實,大多數的主其事者都非常清楚,科學追求真理的工作和那些成天充斥媒體版面的偽科學和流行文化相比,一點兒也不會更虛幻。就連量子力學裡面不可捉摸的虛粒子都有它真實的一面。【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9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