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無盡的寶庫(V):空間

海洋的面積有3億6000萬平方公里,占地球表面積的70.8%,比陸地總面積大上一倍有餘。想當年黃河河神「河伯」曾率屬下浩浩蕩蕩地順流而下,由於河面寬廣,由此岸看彼岸無法分辨牛、馬,因此河伯十分得意,趾高氣昂。誰曉得到了北海(推測所指的不是黃海就是渤海)一望,別說不辨牛馬,連對岸都看不到,河伯羞得向北海之神「北海若」承認自己見識淺薄。這下子北海若神氣了,說出一番話:「井蛙不可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故觀於大海,乃知爾醜」。以上純屬虛構,乃是出自《莊子》〈秋水篇〉的寓言。莊子沒提到北海若有否遇見過太平洋之神,否則北海若吹噓的北海之大「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大概也會被嘲笑為不知天高地厚了。

1982 年聯合國公布海洋法,規定沿海國家的領海範圍有12 海浬,約22 公里。同時領海往外延伸到200海浬處,都是主權國的專屬經濟海域,區內所有資源都屬主權國所有,包括本專欄前四期提到的海水、礦產、能源及生物資源。較不被人注意的則是空間資源。

千年來人類就知道利用這片空間,以船隻運送人員、貨物。近年來海底更鋪設了不少電纜,幫助通訊。2008 年全球經濟風暴後,石油需求量大減。過剩的原油已無油槽可供貯存,需求不再的許多油輪,正好可當成儲油庫,也紓解了陸地空間的壓力。

由於陸地的空間有限,自古強國都眼光朝外。打下天下後,往往目標就是鄰國。不過除元朝曾想打日本外,孔子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卻未付諸行動;秦始皇派徐福出海,也只是為了找仙丹;較有名的鄭和下西洋,好像也沒有擴張海外國土的野心。連明清移民台灣,政府也少有鼓勵,甚至還實施海禁。

反觀英、法、西、葡等國,由十五世紀開始,就向海外打天下。開發海埔新生地,也一直是沿海國家的目標。「與海爭地」最成功的是低地國荷蘭,很多地區也急起直追。像日本大阪、名古屋,香港的新機場赤臘角,都是填海而來。香港同時還築了堤,將整個海灣變成蓄水庫。機場占地廣,噪音大,設在海上再適合不過;水庫占地也多,利用不占土地、沒有搬遷居民困擾的海灣,也十分划算。

台灣有計畫地大規模開發海埔新生地,始自1937 年,在北港及新港開發1250 公頃。1941 年於雲林開發2428 公頃。光復前,海埔地共開發2 萬284 公頃,多位於潟湖內低灘地。政府遷台後,在1948 年立即於曾文溪口北岸開闢485 公頃,又在1959 年於新竹圈出314公頃。之後於寓埔、王功、台西、七股、曾文、好美、永興、東石、布袋、北門、興達電廠、興達漁港社區、永安天然氣港、小港工業區、彰濱工業區等,陸續興建海埔新生地(共8150公頃)。還有基隆港、台中港、高雄港及遍布各地的漁港、船澳等,也都填築新生地。

越到後來,規模越大,像彰濱、六輕工業區,都有4000 公頃。整個雲林離島工業區若全部開發完成,將超過1萬5000公頃。海堤及防波堤更延伸到水深30 餘公尺處。加起來總面積約6萬公頃,且還在持續擴大中,人工填海也不再是新聞。筆者所服務的國立中山大學的操場、游泳池、網球場等就是填海而來的,海洋科學學院有一小部分用地也是填海得來。不過若與高雄市政府的南星計畫,以及六輕離島工業區、彰濱工業區等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海洋空間也可以用來處置廢棄物。台灣恐怕還有些地方,將垃圾直接倒進河裡,以致汙染河水。即使近年來興建了不少垃圾焚化爐,及(灰渣依然散布四處的)衛生掩埋場,仍或多或少汙染井水、地下水等,不但直接、間接地危害人們的健康,最終還是流入海洋。倒不如直接利用離我們居住地區較遠的海洋空間,來處置廢棄物,危害還比較小。【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76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