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達爾文特展在科博館

達爾文的演化論改變了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影響至今。想深入了解他的異想世界嗎?那麼你千萬不可錯過這場精彩的展覽。

作者/曾琬迪

「這樣看生命是有其偉大之處……生命如此簡單的開始,自古至今不斷地演化,無盡之形最美,也最是奇妙。」——《物種起源》(There is a grandeur in this viewof life... from so simple a beginning, endless forms most beautiful and most wonderful have been, and are being, evolved.)

1859年,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出版了《物種起源》一書,書中最後寫下了這段文字。青年時的達爾文曾花了五年的時間,隨著小獵犬號環遊世界,這趟旅程讓他驚豔於物種之變化萬千,也讓他開始思考:物種究竟會不會改變呢?物種會變的想法埋藏在他心中長達21 年之久,終於因為華萊士的一封信,讓他不得不趕緊將其理論公諸於世。1858年,達爾文與華萊士聯合發表「天擇論」,顛覆了當時人類對自己和世界的看法,影響至今不墜。

今年適逢達爾文誕辰200周年,世界各地都盛大舉辦各式慶祝活動。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為了紀念這位演化生物學之父,特別和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合作,於6 月19 日推出「達爾文特展」,展期至10 月11 日。這個特展由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領導策畫,已先後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日本、紐西蘭等地展出。

科博館為了籌備這個特展,耗資2000萬、歷時一年半,終於將此大型教育性展覽呈現在國人面前。近300坪的展場分為五個展示主題,包括「達爾文之前的世界」、「達爾文的早期生活」、「小獵犬號之旅」、「演化論的形成」和「今日的演化論」。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各色各樣的生物實體、標本及模型,感受達爾文當年對多變物種之驚豔;更可以透過大量的書信、筆記手稿,領略達爾文的內心世界。除此之外,展場內設有多項互動式多媒體,增加觀眾學習體驗的樂趣。走進展場,第一件映入眼簾的,是達爾文當年用來觀察生物的利器——放大鏡。這樣一個簡單的工具,卻能讓達爾文做出如此深入的研究。以現代科技的角度看來,這只放大鏡或許沒什麼了不起,但當年這放大鏡背後的那一雙銳利目光,卻為人類思想開啟了新的眼界。而這件展示品也象徵著達爾文的一生——他將畢生奉獻給自然,鉅細靡遺地觀察自然界的一切。

達爾文之前的世界

展場的第一個主題,是要讓大家了解,在達爾文提出他的理論之前,人類是如何看待這個世界的。當時人們在宗教思想的影響下,認為物種被創造出來之後就是固定不變的。我們穿過兩面泛黃的、散發歐洲十九世紀氣氛、繪滿各種生物的牆面,一個擺滿標本的古董櫃矗立在正前方。這個古董櫃裡的標本,是各式各樣的脊椎動物,儘管牠們的大小、長相各異,卻有著相似的結構。十九世紀的人們已經注意到這點:這些動物的骨骼結構是類似的。但是卻沒有人進一步去想:為什麼牠們會有相似的結構?相似的結構或許是意外,卻更可能透露出生命演化的線索——這些動物因為擁有共同的祖先,所以有了相同的遺傳、發育模式,而衍生出相似的結構。

人們沒注意到的,達爾文卻想到了:物種相似,反映出牠們擁有共同的祖先。

達爾文的早期生活

1809 年,達爾文誕生於英格蘭施魯斯柏里一個富裕的醫學世家。他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熱愛科學、思想自由的人士,恰巧還同是發明家團體——「月協會」(The Lunar Circle)的會員。這兩個家族對上帝的信仰不高,因此比較能容忍「另類」的想法,達爾文在這樣的家庭長大,有很多「亂想」的空間。

在這個展區,除了介紹達爾文的家庭背景,還陳列許多年少時寫的信。達爾文的溝通能力很好,他不僅能讓同學跑大老遠去幫他抓蟲子,更說服老爸讓他登上小獵犬號。原來一開始達爾文的父親並不贊同他出海,認為小獵犬號簡直就是「浮在海面上的棺材」,但達爾文很聰明地找了舅舅寫信說服老爸,還調皮地跟父親說:「你如果不讓我去,養我也是要花錢啊」,最後終於成功請父親出資讓他參與這趟環球之旅。【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76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