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冥王星是怎麼被幹掉的?

矮行星鬩神星的發現者布朗教授,於去年年底訪問台灣。本文即為對布朗的採訪,述說當年的發現歷程及對行星新定義的看法。

作者/黃相輔

2006年8 月24 日下午,捷克布拉格國際會議中心(Prague Congress Centre)的大廳內,400多位天文學家在此聚集表決冥王星的命運,他們即將敲下的槌音,注定會迴盪在整個太陽系。

這是國際天文聯合會(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IAU)第26屆會員大會議程的最後一天。大部分與會的人員為了種種私人因素,在這場表決前就早退了, 此次大會的2400多位註冊者最後僅有424人出席這場決議。在此表決前的一星期內,決議草案已被大會負責的委員們爭辯過無數次,最後端上檯面的已是第三版的修正案,可見爭議之激烈。

草案表決的結果是237 票贊成、157票反對、30票棄權。依照所通過的行星新定義,宣告冥王星正式被逐出太陽系行星的行列!消息傳出,撼動的不只是天文學界,更包括驚愕好奇的普羅大眾。畢竟「九大行星」這個響亮的名詞,自1930年冥王星被發現以來,已被人們朗朗上口了超過一甲子的歲月。然而這個決定轉眼間也過了三年,三年後的今天,冥王星依然在太陽系的邊緣環繞,卻已不再是人們口中的行星了。

冥王星的行星地位早就是科學界長年以來的爭議。和其他鄰近的氣體巨人,如海王星、天王星相較,冥王星顯得十分格格不入:它非常迷你、沒有厚實的氣態表面,而且繞日的軌跡還古怪得離經叛道。天文學家一直傷腦筋於該如何解釋它特立獨行的個性。長久以來,冥王星一直無法被確實歸屬於太陽系行星的兩大族群,即岩質的類地行星與氣態的類木行星。這樣懸而未決的爭議角色,直到1990 年代後,隨著許多尺寸在直徑數百公里以上的古柏帶天體(Kuiper Belt Objects, KBO)在海王星外的位置陸續被發現,人們開始體認到在此區域,冥王星並不像一般行星一樣扮演獨特的主宰角色。

尤其在2000 年後,大型海王星外天體如夸瓦(Quaoar)、塞德娜(Sedna)的發現,使得冥王星的行星地位越來越顯得岌岌可危,因為它們的大小逼近了冥王星,軌道也具有類似的怪異特質。剎時間,冥王星增加許多和它「氣味相投」的鄰居,海王星外的古柏帶區域變得熱鬧無比。

壓垮冥王星地位的最後一顆海王星外天體,終於在2005 年現身。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天文學家布朗(Michael E. Brown)所領導的團隊,利用帕洛瑪天文台(Palomar Observatory)口徑1.2公尺的望遠鏡拍攝巡天影像,在2005年1 月發現了鬩神星(Eris)。這項結果於同年7月29日公諸於世,立刻成了一年後布拉格「行星大審」的導火線:因為鬩神星不論是大小、質量都略勝冥王星一籌,這下子,天文學界龍頭的國際天文聯合會再也不能坐視爭議的嚴重性了。

一年後,在一片爭議聲中,冥王星被拉下了盤踞多年的行星寶座,而被劃歸於新制定的「矮行星」(dwarf planet) 分類。這場爭論至今仍餘波盪漾,不服判決而等著幫冥王星平反的人依然比比皆是。

「摧毀」冥王星的推手麥可‧布朗,曾於2008 年底訪問台灣,並以「我是如何幹掉冥王星,以及它為什麼該死」(How I killed Pluto and why it had it coming)為主題在中央大學演講。本文即為該場講座的整理及採訪,由發現者親自娓娓道來歷史性的一刻。

「我剛找到顆行星!」

在許多科學大發現的故事中,往往除了主角的努力加實力之外,機運也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鬩神星的發現就是一樁從資源回收桶撿回寶的最佳例子。【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76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