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我的科學嚮導 涂耿華

作者/涂耿華(就讀台灣大學醫學系)

長久以來,閱讀科學雜誌一直是我的嗜好,因為我很喜歡享受那種對未知的好奇,以及夢想著使用新的技術改變世界的感覺。與《科學月刊》結緣大概是上大學以後的事了吧,因為聽老師說《科學月刊》是土生土長的科學雜誌,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好奇心驅使下,便到圖書館找了這一本雜誌來看。

此後我經常到圖書館翻閱這本雜誌,儘管現在各式科普書籍、雜誌和網路資源十分豐富,但科月最獨特的地方,就在於它的文章十分著重理性的分析和推理,這和許多雜誌只是單純陳述最新科學事實是很不一樣的。看科月會給我一種循序漸進、尋幽探微的感覺,是真的吸收到可以活用變化的新科學思考能力,而非只是死板的科學報導。

就以今年4月號的科月為例,該期的封面故事——合成生物學,是一個非常新的領域,主要是將電子IC 設計中模組化元件的想法,使用到生物合成上面;兩個表面上看似不相干的領域,方法上卻有很多可以互通的地方。科月避開了很多複雜難懂且枝微末節的研究細節,花大部分的篇章闡述為什麼同樣一套邏輯、同樣一種看問題的角度及解決問題的方法,能夠使用在兩個看似完全不同的領域中。若在網路上搜尋這個主題,能找到的往往都只是許多片段的研究成果或報導,但是為什麼要使用這些研究方法,未來有可能發展出什麼成果,卻並未交待清楚。但科月傳達的卻是一種有邏輯的、首尾一氣的科學方法,而不是一堆未經整理而雜湊在一起的科學事實。

因為科月能讓我對一個科學議題有宏觀且整體的概念,每次在科月上讀完有興趣的題目之後,再上網搜尋資料,往往更能找到我所想要的東西,也更有效率。常有的經驗是使用一些原本沒想到可以使用的關鍵字去搜尋,居然尋得曾找了許久都找不到的資料。

學校裡的制式化訓練雖然給了我紮實的基礎,但卻少了科學本身天馬行空的趣味,單一領域的僵化思維也很違背觸類旁通的精神;而五花八門的科學傳播媒體,卻常有令人不知從何開始的感覺。科月裡沒有令人望而生畏的艱澀專有名詞,讀起來就好像下課十分鐘與同學交流一樣,可以討論瘋狂的想法、可以交流最新的科學進展,感覺輕鬆卻又充滿熱情。就因為這樣,幾年下來,科月早已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好朋友。

也許是因為編寫科月的許多作者,都是本土的高中老師或學者,普遍比較了解台灣的科學教育,所以更能用本地人能讀懂的方式,深入淺出地分析最新的科學進展。讀科月對我而言,就像是一趟享受科學的旅程,能在嚮導一步一步的指引下,自己走向廣闊的大地。會寫這篇文章,實在是覺得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希望學弟妹也能在這裡,喚醒自己對科學的激情和熱忱。【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6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