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科月的感性面

作者/儲三陽(清華大學化學系退休教授)

先恭賀《科學月刊》四十周年慶!為了回應編輯室的邀稿,我比較了近期的《科學月刊》、國科會的《科學發展》和遠流的《科學人》,我覺得科月內容中的本地科學人物訪問是個重要特色。以2008年而言,以人物作為主題的封面就占了一半,在現今網路時代,科學人物訪問的確是個值得注重的方向,因為「知性」的資訊容易取得,科學家現身說法的「感性」故事比較難得。一位科學家創作靈感的來源、專業領域展望和治學態度,都是讀者深感興趣的話題,也是課本和論文中不常接觸到的。人物故事的影響也是跨領域的,一位讀者讀到不熟悉領域的科普文章,或許覺得費力,但是對於不熟悉領域的人物故事卻能有共鳴。戴森(Freeman Dyson)說過:「科學是人的活動,了解科學的最好辦法是認識開拓者的個人心路歷程。」他又說:「科學發展史最引人入勝之處,是看到科學家的個性特質和科學的發展相映成趣。」

科月作為華文科普先驅,放眼台灣地區以外更廣大的華人讀者,未來的科學人物訪問也可以涵蓋海外華人和歐美人士。事實上,台灣學術界和國際往來之頻繁超出想像。筆者任職於清大化學系,常常覺得世界上大部分重要的化學家,都曾來過系館地下室演講廳。在國內是有很多機會訪問到這些國際學者,但是聯絡他們,而且提出好問題得費一番功夫。

在科月成長的四十年間,國內科學研究環境也起了顯著的變化。就以國科會研究計畫數字而言,由1400件遞增到1萬8000件,有十餘倍的成長。雖然科學研究人口大幅成長,科普的稿源並沒有明顯增加。探其原因是研究人員除了有發表SCI 論文的壓力之外,還有不斷的開會及寫報告等雜務,常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奢談科普寫作。黃崑巖院長在一次演講中,對台灣研究人員行政雜務上的忙碌有段趣談,說是打電話給國內朋友時,十位中就有九位不在辦公室;但打給國外的朋友,似乎都待在電話旁,馬上可以聯絡上。至於有關科學家對科普工作的態度,已逝大老級物理學家維士可夫(Victor Weisskopf)曾說:「科普工作應是科學家的第一要務之一,而非目前認為的次要任務。」他的意思是,科學家本人應站在第一線上,藉著科普工作直接提供正確的訊息給一般民眾,避免由他人轉述未經消化的資料。

對個人發展而言,四十年是個極限,由就業到退休只能走一趟;對科月社群而言,藉著世代交替,可永保青春活力,未來的路將永無止境。有關科月社群的未來發展,可借鏡的永續經營之道:一是政黨,要能不斷吸引年輕人加入才有未來;二是百年老店,老字號招牌雖然響亮,但維持業績得靠新世代接班人的創意和熱忱,才能吸引新顧客上門。前年九月份開始的科月編輯改版革新是個契機,在多篇「感性」的人物報導中,洋溢著主角對科學的熱忱,的確會感動讀者,這感染力能持續不斷,科月的前景自然看好。【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6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