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2009走在。家鄉海之濱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藉由行腳踏遍台灣的海岸線,將台灣目前海岸現況呈現給大家,希望為台灣的海洋環境帶來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作者/黃宗舜、郭兆偉

台灣16 個縣,除南投之外,都與海相接,海洋與我們之密切相關,不言可喻。由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發起的「走在。家鄉海之濱」系列活動,今年已經是第二次舉辦了,秉持著「創造人與海洋友善距離」的宗旨,於今年4 月17 日帶著觀察者的眼光,由基隆分東西兩線同時出發,一路上盡量捨棄任何水泥柏油馬路,走在最靠海水的沙、礫、礁、石上,沿海岸線徒步前進,希望能看到每個地方不同的海洋故事。5 月24 日抵達墾丁會師,歷時38 天,全程開放民眾參與,希望藉著走近海洋的活動更認識、更了解目前自己家鄉的海洋狀況。

人與海洋的互動顯現在各地特色不一的建築、聚落形式、漁業文化與藝術創作上;而風雨水浪億萬年來對海洋的訴說,更能雕琢出各個獨一無二的形狀紋理。這些都是行程中最值得去細細品味、細細體會的部分。基隆港是台灣的第一個現代化港口,旁邊的和平島早在十七世紀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西、荷、明鄭、清,多少回慘烈的號角在此吹響。地質景觀更是精彩,千疊敷、蕈狀岩,千百萬年風雨磨蝕刮勾下,各自展現出迥異的美麗。從基隆出發後,沿西線所見都為受海侵蝕所形成的岩岸,不論海蝕洞、海蝕平台或是單純的懸崖海岸,著實讓人感受到海洋的多變。

西線之美—北台灣

來到台北縣,野柳的世界級地質景觀令人震撼,可說是岩岸地形透過大自然風化後的景觀極致呈現。走到白沙灣的美麗沙岸地形,各種人工建築依傍在白色的平緩沙灘上,也呈現出非常具特色的景觀。石門海蝕洞及老梅石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淺水灣的藻礁生態也讓觀察隊伍停留品味許久。淡水河海口非常獨特的紅樹林生態,絕對是生態解說的好素材,叫人不駐足都難。

桃園這個大縣,即使有北桃園美麗的沙丘地形來加分,但負面的呈現還是讓人印象深刻,無法讓人喜歡。所有畫面都是人為的痕跡,為什麼火力發電廠或是垃圾處理廠,總是出現在海岸邊呢?走到新竹又是另一個世界了,全縣海岸有17 公里長的腳踏車道,讓觀察者在行進時有著實的安全感,但當漫步到新竹獨特的沙岸景觀上時,很快就有巨大的人工消波塊,讓人感覺吃不消。而整個苗栗縣境內的海岸線,可說是汙染最少(和其他縣市比起來),海岸的人工設施,也都能體會出建設者傳達海洋重要性的概念。

溼地—中部至雲嘉

由於河川及海流的雙重影響,造成台中、彰化都產生溼地,在這裡大海與人最能和平共處,不管是白沙屯媽祖的海神文化特色,或是中華白海豚的美麗丰采,人們與海共存的歷史文化及生活藝術,尤其使人動容。

可惜芳苑的人工紅樹林,由於錯植而造成環境上的壓力,以致招潮蟹棲地消失,過去我們所接受的知識,只提到紅樹林的好處,今日才知任何一種好的東西若放錯了位置,都將產生很大的災難,難以回復。還沒到雲林,就遠遠看到海邊矗立許多工業用煙囪,宛如巨大的海邊怪獸,而且背甲上還冒著濃濃的白煙,在夜裡發出血紅色的光暈,讓人感受到幾分詭異的壓力。

嘉義的熬鼓溼地,是個人為所造成的特殊環境,並成為獨特的生態奇景,各種奇特及稀有鳥種,此處都曾出現過(如白面琵鷺)。到了候鳥季節,此處可是人聲鼎沸呢!

訝異與省思—南台灣

來到一個充滿歷史味兒的老地方——台南,不管是井仔腳的觀光鹽田,或是在海岸邊許多的廟宇,都可看出先民是如何用心經營這個美麗的地方。台南潟湖有文化及黑面琵鷺保護區(本次行程只能遙望棲地,無法親眼目睹其美麗英姿)。此外,一群人得以坐著大型動力竹筏,來到最接近大海的位置——潟湖外緣的網仔寮汕,看到了很多畫面,如在潟湖中種紅樹林固沙但失敗,或用人為方式挽留消失中的沙洲。這提醒著我們,若不夠了解海洋,便無法找到更加完善的解決方法。

台南市的海岸已經全部水泥化,倒是二仁溪溪水顏色與當前的白色沙灘(保麗龍沙灘)令人目瞪口呆。然而,這只是小巫見大巫。高雄是工業及交通要地,海岸早已是人們必須完全利用的重地,加上養殖業的盛行,在海岸邊爬著如此多的巨大水管,可真是嚇壞了大半的觀察者。

人工的海岸,也許更讓人有安全感,但大自然的力量絕不可輕忽。汙染的海域或許令人不敢恭維,但絕對是一面很好的鏡子。美麗的海岸是需要被關心、被在意的。

到達屏東,已接近觀察的尾聲,又來到了美麗的海岸,再度喚醒人類尊敬大海的心,尤其來到墾丁珊瑚礁海岸時,不管是海洋的美麗壯闊或是多變綺麗的潮間帶,在在令人流連忘返。由於國家公園的各項限制,也為海岸帶來了些許喘息機會,讓人更加了解,海岸若不經加工,會是怎樣一個美麗的呈現。

回首出發時興奮的心情,西線隊伍經過了一個多月以來的高潮迭起,心緒複雜而帶有一絲沉重,不知東線的隊伍,又有什麼樣的經歷?

太平洋這一面—宜蘭

東線的一行人從基隆出發後,頂著東北季風與絲絲細雨,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前走。曾經在全台最老的四稜砂岩上駐足徘徊、也曾站在陡直壯闊的清水崖上凝望。與水下鯨豚朋友在花蓮的相遇是令人著迷的,靈動的跳躍、穿梭悠遊在屬於水中生物的棲息環境。宜蘭金沙灣曾經是北海岸重要的遊憩點,自從蓋了停車場、木製平台,和北方的和美港後,所有的沙都順著水流失,空餘礫石裸露光禿一片。一旁的福隆黃金海灘又因碼頭凸堤效應而日漸縮水,每每在貢寮海洋音樂季前還得花錢買沙填補。

來到三貂角,走在台灣本島最東邊的土地上,附近有龜山島的海底溫泉,有地形改變造成的湧升流,地質作用形成一座座斜插入水的單面山,礁岩上的藻類被沖刷入海,吸引魚群覓食聚集。海中的漁場也養育了附近一代代的居民,每個地方的人們都順應各地不同的生態特色、地理環境,而產生迥然不一,卻又依稀相似的海洋文化。

心靈的饗宴—蘇花

走到蘇澳,這裡的漁業發展蒸蒸日上,人類對海洋的接觸多了,便越發感受到自然之可敬與不可測。媽祖是台灣相當重要的海神信仰,保佑並支持了一代又一代討海人家的心靈。當年羅大春奉命開鑿蘇花古道,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從蘇澳開出一條可雙騎並行的小路,到秀姑巒溪出海口。東線隊伍走的許多路段都與蘇花古道重疊,走在先民披荊斬棘的腳步上,感覺相當不一樣。

蘇花海岸不須贅述,是讓國際驚艷的壯麗,水面上2000 米高聳入雲,水面下也2000 米直切入底,斷崖底下當然不能通行,但只要知道下方有小片沙灘的,便盡力到達,旅人的眼神透露出的,是對於徒步行走在海之濱的渴望。

花蓮的賞鯨觀光產業,行之有年,但要如何拿捏與動物之間的互動實在是一門高深的學問,海洋教育與生態保育之間的平衡,需要更多有志之士專業、長期的投入。

東岸的隊伍特地調整了行程,去參加難得一見的阿美族海祭,部落的長老、頭目帶領眾人,祈禱神靈保佑今年豐收,祈佑祖靈眷顧家族平安,儀式中充滿對生命對食物的尊重,抱持著感恩的心。【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5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