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國內醫學學歷認證,政府應嚴肅面對

作者/楊庸一(任職長庚醫院精神科)

在數千位醫學系學生的抗議下,關於承認波蘭醫學系學歷後的考照問題,終於在6月4日的行政院院會中,通過了初步的醫師法修正案。在法案中明訂兩個考照的條件:(一)持國外認可之學歷,需經學歷甄試通過;(二)須於衛生署指定之醫療機構實習期滿,且成績及格。這個新的決定,雖然對目前在國外就學的醫學生,是否溯及既往仍有爭論,不過,它至少是較明確的政策指標。

持國外學歷正式報考台灣的證照,以醫師執照的歷史最早且人數最多,但其總數至今可能仍不超過二位數。新法實施之前,報考醫師執照之資格,僅列有經認可之國內、外醫學院醫學系畢業且領有證書者。換句話說,國外的醫學學歷,只要符合下列二個條件即可報考:(一)教育部認可其畢業學校的學歷;(二)畢業證書須經駐外使館查證。波蘭的醫學水準雖比不上西歐,但與開發中國家相比,其品質應無須過分疑慮。此次風波之所以會引起各界的關注,最主要還是因為它牽涉到極為複雜的醫療生態,和未來環境可能的激烈改變。

兩大問題 衛署應明確答覆

在這個快速的修法過程中,有兩個問題,衛生署應該首先明確地加以說明和澄清:

一、國外之學歷是否包括中國?

衛生署必須明確表示立場,嚴肅面對這個問題。倘若國外學歷包括中國大陸,畢業證書真假的認定,該如何進行?而若是不包括,相當於將大陸學歷視為國內學歷,那麼是否有配套完整的認證程序?此二者之間實有天壤之別。證書辨偽的困難度雖高,但因有學歷甄試,尚可部分把關;若是後者,擁有中國大陸醫學學歷即具有考照資格,則由台灣赴中國大陸就讀醫學系的人數,未來可能會凌駕波蘭,屆時,問題的複雜性將遠甚於目前。

二、醫師法之修改是特例或通例?

在衛生署管轄下的醫療人員,包括醫師、牙醫師、中醫師、護理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臨床心理師、醫技人員等,其考照資格,皆以醫師法為藍本,其精神與要求亦相同。醫師法中應考資格的修正,是否擴及其他領域的醫療人員,衛生署應加以說明。若醫師法可以翻修,以公平性來講,衛生署應藉此機會,考慮全盤性的修正。因為,以中醫系為例,目前光在中國已獲得學位和正在就讀的台灣學生,其數目早已遠遠超過台灣現有的中醫師和學生人數,更不要說中國還有數十萬過剩的人力。其他科系,也勢必出現類似狀況。

訂立良好的學制和甄試制度

波蘭醫學生的學歷認證和考照資格的認定,即表示承認其學歷,雖然看似單純,卻牽涉到極為複雜的問題,並帶來難以處理的後續效應。事實上,哈佛大學、東京大學或北京大學的學歷,是不是為台灣所承認,都無損於它們應有的名聲,實無關痛癢。只有當擁有這些學歷的人,希望在台灣考證照、教書或服公職時,承認與否才顯出其重要性。

承認學歷與考證照之間的關係,雖然有各種不同看法,在現實上,卻往往密不可分。衛生署此次的決定,雖有若干爭議,其實,真正的問題,才正要開始。為了因應未來可能的演變,我想衛生署可以從下面兩個層面,在集思廣益後,做全盤性的檢討和考慮,並制訂一個既不違反國際潮流,也能保護本國人民的政策。【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5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