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啟發青少年的科學夢

作者/邊鈺皓(就讀北一女中)

接到科學月刊的邀稿,我對著書架凝視了許久。看著架上排放的一期期《科學月刊》,才赫然發現科月即將邁入第四十年,也已經不知不覺地陪了我走過十年。說起來很奇妙,我的第一本《科學月刊》正是1999年的七月號,當然,對於那時的我來說《科學月刊》是本不易了解的讀物,但隨著時間流逝,十年之後,這依然還在增加的120 本蒐藏,已經成了我密不可分的好夥伴。

我一直相信,科學始終離不開人群。一位好的科學家,不能只拘泥在研究室;同理,一本好的科學雜誌,不應該只在學界傳遞。《科學月刊》運用淺顯易懂的文字,把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科學帶進了人群。有點像是故事又像是閒談,這種平易近人的表達方式讓原本冰冷的知識多了些溫暖,以至於中學生、一般大眾、甚至於年齡層稍小的人們,都能在其中獲得樂趣與知識。

恰好是生在訴求國際化的這一代,許許多多的事物都講求「與國際接軌」;然而,在大量國際消息的灌輸下,我們往往忘記了解自己,忽略了自己在世界中的定位。這類的現象在科學界尤是,在歐美獨步的環境下,國內的突破常常被放置在不起眼的小角落,不被人察覺。而《科學月刊》,則不同於其他期刊,主要是針對國內的研究報導,讓未來想從事研究的人們能了解國內環境的走向。此外,也由於作者多為國內學者,在碰到感興趣的議題時,能輕鬆地聯絡到教授,進行更深入的探討。

還記得高二時為了專題研究而苦惱的窘境,即便翻閱了許多資料,有用的仍然寥寥可數。大多數的文章不是老舊得早已失了新鮮感,就是天馬行空得讓人質疑它的可信度。雖然處於資訊爆炸的時代,訊息的來源、數量都極為可觀,但知識的殿堂卻並沒有因此而變得更寬廣,反而因為速食主義的帶動,使我們的根基越來越搖擺。《科學月刊》提供了青少年一個可靠的知識來源,也在我的專研路途上給予不少寶貴的資訊。

在時間的遞移中,《科學月刊》迎來了它四十歲的生日,不知道有多少人還記得科月的精神和使命,那個寫在第零期的話語:「我們要辦一份科學月刊,不僅要作為學生們的良好課外讀物,也要成為一項有效的社教公器,不但要普及科學,介紹新知,並且要啟發民智,培養科學的態度,為健全的理想社會奠定基礎。」我想科月成功了,四十年來它介紹了大大小小的科學新知、學術發展,更啟發了無數個懷抱著科學夢想與熱忱的青少年。

四十年來,科學月刊成功地發揮了它的精神;下一個四十年,科學月刊將依然堅持下去,不忘最初的使命。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