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7日

生態旅遊Let's Go—生物多樣性帶動經濟

作者/林曜松(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名譽教授)

社頂社區地處恆春半島,位於墾丁森林遊樂區與社頂自然公園之間。據2003年戶政人口統計,有135戶人家,共435人,但實際居住的戶口數則僅約60戶。過去,社頂居民違背保育的行為曾讓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墾管處」)很傷腦筋,但是在2008年9月到12 月間,社頂部落先後榮獲「2008年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第五屆計畫執行特優單位」與「97年屏東縣政府學習典範獎」二項殊榮,墾管處也因推廣社頂生態旅遊的成就而榮獲「97年行政院永續計畫行動獎第一名」,讓社頂部落成為全國社區發展與生物多樣性保育的典範。

生物多樣性保育

什麼是生物多樣性呢?它泛指地球上各種動物、植物、微生物,和它們的遺傳基因,以及由這些生物和環境所構成的各種生態系,其範圍涵蓋遺傳多樣性、物種多樣性、與生態系多樣性三個層次。

生物多樣性為人類生存的基礎,提供人類民生之必需物資、藥物和工業原料,同時,生物多樣性也是農林漁牧品種改良的基因庫,並為人類提供穩定水文、調節氣候、促進養分循環以及維持物種演化等重要的功能,在各方面均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二十世紀以來,人類對其所居住的地球,無論在生態系、物種或遺傳基因上,都造成極大的破壞與威脅。據估計,目前世界上每天滅絕的物種超過100種,其速率是自然滅絕速率的1萬倍以上,且已有75%的作物基因消失。倘若此種惡化的趨勢再不改善,到了2050年,世界上將有四分之一以上的物種消失,人類勢將難以生存。

早在1989年,保育生物學者馬丁便指出:「傳統生物保育主要是拯救個別受威脅的物種,雖保育了少數瀕危物種的生存(二十世紀只成功地挽救16種),卻忽略了擁有多樣性生物的生態系統,也對其他千百萬的物種或棲息環境的維持,缺乏關心與保護。傳統的保育方式,對於目前世界物種大規模滅絕的困境是無能為力的」。

為挽救物種與基因大規模的滅絕,有識之士自1985年起,開始積極推動生物多樣性的保育理念與行動。1993年聯合國通過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宣示保護生物多樣性、永續使用其組成。目前已有187個國家依公約的目標推動保育。

台灣的自然保育

台灣的自然保育始於1970年代,但直到1984年,政府才設立了首座國家公園——墾丁國家公園,之後陸續建立玉山、陽明山、太魯閣、雪霸、金門、東沙環礁等國家公園。(詳細內容請參閱《科學月刊》2008年9 、10 月號)

長久以來,世界各國自然資源的經營管理,以中央集權及科學技術為主,有排除其他相關權益關係者參與決策的傾向。而這類經營管理模式,對位於邊陲的保護區,有時不見得會有效果。例如,位於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社頂地區係屬一般管制區,且附近多為國有土地,原有的狩獵、伐木、畜牧等產業活動受限甚多,但居民常不顧國家法令盜採、盜獵自然資源以販售謀利,同時也因濫墾、違建,常與墾管處發生抗爭和衝突。

1980年代後期與1990年代初,保育理念萌現許多新的經營管理思維,社區保育便是其中之一。2003年第五屆的世界保護區大會,提出「社區保育區」的主張,係指為原住民族或在地社群,藉傳統制約或其他方法,志願保育有生態與文化價值的生態系。於是墾管處在2004年,訂定「墾丁國家公園生態旅遊行政計畫綱要」,選定社頂地區作為社區保育與生態旅遊地示範區。【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4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