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7日

立足台灣,放眼世界

作者/鄭名珊(就讀北一女中)

第一次接觸《科學月刊》,就被他一篇篇科學盛事所吸引,足足在學校圖書館的刊物架前駐足了一個多小時。當時身為高二生的我,一方面為自己未能及早發現他感到些許遺憾,一方面也非常慶幸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能有科月的陪伴。

處於教育改革浪潮下的近幾年,多元化成了教改的主要精神,於是出現了升學管道的多元化,以及九年一貫課程等政策。其中的出發點是不錯,但教科書版本間的分歧,常會為面臨升學壓力下的我們帶來不少困擾,學會如何因應此情境的便是常勝者。《科學月刊》對於高中課程內容有更宏觀的訊息,不但解決了多版本問題,提供了邏輯推理訓練的機會,更為將來的科學思維指引了較為正確的方向,因此我認為《科學月刊》是個良好的課外讀物。

我常在放學後到圖書館翻閱各種刊物,其中最能引起我共鳴的就是《科學月刊》,所學的新知識,馬上就發現能應用於我意想不到的層面,常常讓我雀躍不已,自然而然的,學得的新知就自動在腦中整理過,在學習上的助益不少。不同於其他科學刊物,《科學月刊》主要是針對國內科學發展作為主要討論對象,文章更為平易近人,像是「一月紀聞」內不但包含了國內大學、科技產業的新發現,更引進了國際眼光,有助於我們未來想在台灣從事科學研究方向的參考;而新推出的「高中生了沒」打開了我們學習上常碰的屏障,讓我們更能去理解高中裡所學到的知識,將自己新學的知識融會貫通。另外,這些文章的作者通常是國內大學教授,若遇到很有興趣的題目,也可以主動跟教授連絡,是很不錯的選擇。

我在高中專題研究課程中選擇生物專研,尋找專題研究主題曾讓我們傷透腦筋。我們四處尋找各種高中生可以做、可以理解的研究方向,從高中課本延伸到科普書籍的探求,卻常常是已經過時的知識,不足以滿足我的求知慾,而紛雜的網路科技應用資訊讓我感到驚奇的文章不少,但網路的真實性常讓我對文章存疑,對未來的憧憬也跟著大打折扣;而《科學月刊》提供了可信的科學新知,除了真實性外,又不失新奇感,對於做專題的我們確確實實是打了一帖強心針。

追求知識的真實感動,是激勵我們向前探求的動力。一條條僵化的公式早已過時,現今能引領我們的,是一篇篇深入淺出的科普文章——資深科學家的智慧結晶。身處資訊更迭如此迅速的時代,我們不得不尋求一套能夠跟得上時代腳步的方法,全球的議題皆不可置身於度外,包括最新的H1N1新型流感病毒肆虐的情形,其症狀與如何做好預防,都是當今社會的每一份子所應具備的基本常識。要培養良好的國際觀,就要從身邊做起;閱讀科月,是最好的開始。

回本期目錄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