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1日

人體上的壞蟲─蝨子

作者/朱耀沂(台灣大學昆蟲系名譽教授)

一般人在看小說、電影和戲劇時,往往會把 裡面的人物分成好人和壞人兩大類,這樣的做法是否妥當,在此不談。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角度將昆蟲分成「壞蟲(害蟲)」和「好蟲(益蟲、有用蟲)」,再加上「不好不壞」的一群昆蟲。電影裡雖然有從頭到尾一直是好人或壞人的固定角色,然而也有些角色變來變去,開始是好人,後來變成壞人,或者本來是壞人,後來變成好人。昆蟲的世界也一樣,好壞呈現動態,在人們的印象中浮沉,筆者將分四期來介紹人們所謂的好蟲與壞蟲。

在我們身上吸血維生的昆蟲不少,較常聽到的有蚊子、跳蚤、床蝨(臭蟲)、蝨子等,前面三種多畫伏夜出,吸飽了血就離開;但蝨子不同,牠一直待在人身上吸血、產卵,孵化的若蟲也繼續在此吸血,直到壽終。蝨子是和人體密切接觸的、典型的外寄生性昆蟲,可以如此說:人體與蝨子形成一個生態系。

但蝨子究竟如何找到人體,作為終生的宿主?故事必須從蝨子的大祖先嚙蟲目(Psocoptera)和食毛目(Mallophaga)的昆蟲談起。嚙蟲是我們相當生疏的昆蟲,體長大多不到5毫米;牠的身體柔軟,若是稍微注意,在房子裡放久的餅乾等乾燥的食物上,就可以看到牠的身影。大多數的嚙蟲生活在野外、樹葉、樹幹或岩石上,取食其上的菌類孢子及動、植物的碎片維生,後來部分種類的嚙蟲在偶然的機會飛進鳥巢中,由於此處溫暖又有脫落的羽毛及吃剩的食渣,嚙蟲開始在此定居。

嚙蟲由於身體微小,不易引起鳥類注意而被啄趕,部分嚙蟲因而把生活場所從鳥巢移到鳥的身體,取食牠的羽毛維生。不過為了適應鳥體上的生活,嚙蟲的身體也作了一些調整,例如翅膀退化、為了捉緊羽毛發展出粗壯的腳,逐漸演化出今日我們所見的羽蝨。當被羽蝨寄生的鳥死亡後,由於體溫降低,羽蝨面臨凍死的危機;為了存活,牠利用宿主鳥群聚、交尾等互相接觸或育雛等機會,遷移到新宿主身上。

然而,這種方法自然也限制了宿主的範圍。羽蝨的宿主偏好性相當高,如帝雉羽蝨(Lagopoecus ovatus)只以帝雉和數種雉科鳥類為宿主,不過在這些雉類身上還能發現數種不同的羽蝨。羽蝨能在養雞場等密集飼養同種鳥的地方,靠著旺盛的繁殖力引起雞羽蝨(Uchida pallidum)等的大肆蔓延,此時被寄生的雞不但羽毛變稀少,又因為多隻羽蝨的騷擾,不能安穩休息,而影響到發育和產卵能力,因此羽蝨被養雞業視為主要害蟲之一。

雖然羽蝨的寄生生活是從鳥體開始,但既知的約三千種羽蝨中,約有十分之一的種類以獸類為宿主,如在牛、羊、狗、豬的身上,可以找到不同種的羽蝨。這些以哺乳類動物為宿主的羽蝨,後來發現宿主的血液比體毛更有營養,為了吸血方便,就把原來取食體毛用的咀嚼型口器,逐漸改變為刺吸型口器,變成蝨類(Anoplura)。而居於羽蝨與蝨子的中間型,是在亞洲象身上吸血的象蝨(Haematomyzus elephantis)〔註〕。

註:關於象蝨的介紹,參見拙著《午茶昆蟲學》第67 頁,但該文誤記為「象羽蝨」。

【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3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