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0日

逆境中,使命在呼喚

作者/李國偉(任職中研院數學研究所)

《科學月刊》這個品牌所代表的不只是一種科學普及雜誌,它代表的是一種「志業」。

《科學月刊》第零期的發刊詞說:「我們要辦一份科學月刊,不僅要作為學生們的良好課外讀物,也要成為一項有效的社教公器,不但要普及科學,介紹新知,並且要啟發民智,培養科學的態度,為健全的理想社會奠定基礎。」

過去四十年間,科技顯著影響了台灣的發展,與電子相關的產業,構成台灣重要的經濟命脈。看看歷年科月的社員名單,便會察覺大部分科技界有份量的名號,都曾在其中出現,有些甚至進入國家的領導階層。由此可見科月的路線,是台灣社會發展中值得珍視的軌跡。

但是時至今日,民智充分啟發了嗎?科學態度穩固建立了嗎?社會的基礎足夠健全了嗎?只要關注一下媒體裡充斥的荒誕謬誤訊息,觀察一下政經上流的迷信腐化行為,在回應這三個問題前,恐怕先得三聲嘆息。

社會的現況正好反映科學月刊追尋的目標尚未達成。當年創建科月的英雄好漢,已經逐漸年華老大,但科月的志業仍需新生代接棒獻身。

然而,當下科學月刊卻身處逆境。

在科月早期的年代裡,台灣科學界的階層化還不明顯。那時在科技行政的圈子,當然不乏有勢力的當權派,不過從學術實力來衡量,仍然欠缺重量級的權威。因此,科學月刊除了出版刊物外,它的社團功能曾經搭建了本土科學界多元發聲的舞台。弔詭的是,正因為四十年來台灣科技界人力的茁壯,特別是儲備在國外的人才逐漸回流,造成科技界的建制愈來愈嚴明。現在年輕學者面臨的就業與升等關卡都比從前艱難,所要投注在教學與研究上的工夫,也往往令人筋疲力盡。如此的工作生態,一方面擠壓了他們對社會關懷的視野與雄心,另一方面也讓他們難以逃脫體制的馴化,而成為諾諾之士。科月近年來社團活動日漸式微,是有其不易抗衡的環境理由。

在科學普及雜誌出版方面,今天至少還有商業性印刷精美的《科學人》以及由國科會不計盈虧所支持的《科學發展》,既蠶食了原本就不算豐沛的稿源,更造成市場上的強力競爭。眼前不巧又遭逢全球經濟的寒冬,科學月刊的財力資本恐怕會加速萎縮。雖然我們非常感激編輯群與熱心供稿的作者群,能使《科學月刊》持續展現高水準的風格,但是我們應提醒科月的社友們,不要疏忽繳交年費的重要性,也該加強呼籲民間認同科月志業的人士,能慷慨匯注經費上的支援。

像《科學月刊》這樣的冷門雜誌,能在台灣存活四十年,恐怕也算是一項奇蹟。然而它所面臨的人力與財力逆境,卻不能仰仗奇蹟來僥倖圖存。台灣現在正值一個價值虛無的混沌時期,迫切需要科學求真求實的態度來清掃迷障。科月所代表的科學社群,豈能漠視使命的召喚?如何從逆境中轉化出生機,該是四十歲時的當務之急吧!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