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9日

吃小龍蝦或大匣蟹?—肺吸蟲症要關切

作者/朱真一(任職美國聖路易斯大學及Glennon大主教兒童醫院小兒科)

肺吸蟲症首先在台灣發現,此後台灣對此症的研究貢獻良多,在與歐美交流上更扮演有趣角色。重要的是,小龍蝦或大閘蟹可能是中間宿主,須煮熟吃。

最近從媒體以及在網路傳閱的文章中,看到討論從中國進口的小龍蝦或大閘蟹,吃了會不會得肺吸蟲症(paragonimiasis)的問題。有一說法是肺吸蟲症在中國沒有,只台灣有。其實中國很大部分地區都有肺吸蟲症,包括養殖蝦或蟹的華南或華中地區。若不小心吃到來自中國未煮熟的小龍蝦或大閘蟹,可能會感染肺吸蟲症。到底小龍蝦或蟹,跟肺吸蟲症有什麼關係?

肺吸蟲症跟台灣有密切的歷史淵源:肺吸蟲症第一個病例就是在台灣發現,其後寄生蟲的生活週期研究及疾病治療,也以台灣最有貢獻。此疾病在台灣與中國、日本及歐美的交流上,扮演一個非常有趣的角色。最近筆者出版《從醫界看台灣早期與歐美的交流(一)》一書,其中有六篇有關肺吸蟲的文章。本文主要從生物學觀點,簡要地討論肺吸蟲症的發現、生活週期的研究,以及說明為何吃未煮熟的小龍蝦或大閘蟹,可能感染肺吸蟲症。

首二病例現台灣

在台灣服務過五年的英籍醫生Patrick Manson(台灣長老教會稱萬巴德醫師,圖二),曾在1878 年11~12 月期間,在廈門診治一位常住台灣的葡萄牙人。這病人從廈門回到台灣後不久(1879 年6 月),即因大動脈的血管瘤(aneurism)破裂而死亡。當時在淡水海關的英籍醫生凌爾(B. S .Ringer)做屍體解剖,在病人肺部發現寄生蟲。凌爾寫了封信,告訴萬巴德解剖的結果並用酒精保存肺。

第二年(1879年)萬巴德在廈門看診一位35歲福建男人的皮膚病,病人咳出帶血的痰,他把帶血的痰放到顯微鏡下檢查,發現橢圓形的寄生蟲蟲卵。這病人生於福州,曾到Tecktcham(即竹塹,今新竹)兩次,待了共八年,到台灣一年後就開始咳血。萬巴德想起了之前凌爾醫師解剖那位葡萄牙病人時,看到肺部有寄生蟲,所以他也用顯微鏡檢查,在裝病人肺的瓶子底沉澱物,看到同樣的蟲卵。

萬巴德醫師

後來萬巴德把寄生蟲及卵送交給英國Thomas Cobbold鑑定,確定是一新品種的Distoma蟲,因為凌爾首先發現,命名為Distoma Ringeri。這蟲日後改名為Paragonimus westermani,因為跟更早之前,在荷蘭動物園的老虎體內所發現的肺吸蟲一樣,那動物園的主管姓Westerman。

其實在凌爾發現肺吸蟲的前一年(1878年),日本有位德籍教授Erwin von Baelz已在血痰中發現這寄生蟲的蟲卵,Baelz在德國的醫學雜誌上發表,不過他以為顯微鏡下橢圓形的是原生蟲(protozoa)。後來萬巴德看到Baelz論文時,就請Baelz寄樣本給他,一看就知道是同樣的蟲卵。

1881年萬巴德提出這兩起寄生蟲症的病例報告,萬巴德在文後特別說明,他1866~1871年在打狗(高雄)執業時,也看過病人有慢性咳血的問題,病人沒有明顯的肺或心臟病,病人也說在竹塹咳血痰的人相當普遍。此論文最後一段說:「這寄生蟲可能有中間宿主或好幾個宿主,對地區性的分布以及寄生蟲如何進入肺部等等,都將會是一非常有趣且很值得研究的題目」。他的預言以後果然都成真。萬巴德那時早早就有中間宿主的觀念,的確非常正確及先進。【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1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