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1日

與科月相遇的時空

作者/茅耀元(就讀台灣大學物理系)

高中時,老師曾經介紹過《科學月刊》,這是一本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刊物,數十年來不間斷地將科學知識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帶給普羅大眾。老師說,科月一路走來並不容易,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當時的我聽到這些話,並沒有什麼感覺。不過,很多事只有在自己真正經歷之後,才會了解,也才會懂得珍惜。

大學做報告時常要查找資料,在網路上隨意搜尋,發覺常常出現《科學月刊》的文章。更令人驚喜的是,這些科學文章都淺顯易懂,又直指要處、毫不馬虎,完全不同於一般良莠不齊的科普文章。而且科月文章都是由教授或研究員撰寫,涵蓋領域廣泛、包羅萬象;所以數次經驗後,我有時就乾脆直接使用「科學月刊全文資料庫」來找資料。

大三時,我接任台大物理系刊《時空》總編,與同學合撰一篇文章〈類日恆星的誕生過程〉,這才知道原來科學文章寫起來是困難重重,不但有很多專有名詞不知該如何翻譯,要把概念講得清晰明白又不失原意,更是難上加難。百般挫折之餘,我又向《科學月刊》尋找解答,發現曾耀寰博士所寫兩篇文章〈生之星〉(1996年3月號)與〈恆星的童年〉(1994年4月號),都是極佳的參考範例,非常適合初探天文物理者閱讀。

參與系刊後,深深體會到辦刊物的辛苦與困難,了解科月一路走來的艱辛。現代人生活步調緊湊,少有閒情逸致閱讀刊物,加上網路發達,大家都習慣上網找資料,而非翻閱書本。此外,編纂刊物不但要維持內容的水準與品質,更要時時推陳出新。科學月刊一直努力不懈,帶給莘莘學子許多有用也有益的內容,如今將邁入第四十個年頭,我們除了感動外,也更該珍惜。

《時空》於1965 年創刊,至今也有四十載的歷史,早期內容以學術文章為主,頗有《科學月刊》的味道。《時空》與《科學月刊》的相似並非巧合,因為《時空》創刊者也正是《科學月刊》的創辦人——林孝信先生。林先生於台大物理系就讀時草創《時空》,旅美深造時,又興辦了《科學月刊》。我也是因《時空》的「系友通訊」專欄收到林先生的來信,才知道這兩份刊物竟有著這樣一段淵源。

近年來《時空》顛簸不斷、歷經數次停刊,內容也轉型為一般學生刊物。好在《科學月刊》仍肩負著普及科學知識的責任奮力向前,真是令人開心的一件事。慶幸仍有一群有信念、有熱血的人,為了帶領學生與社會大眾前進科學殿堂的目標努力著。相信《科學月刊》會繼續帶著她的使命,勇往直前;而我們在欣慰感念之餘,也不要忘了給予最誠摯的支持與鼓勵。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