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

邁向保育之路—現代動物園的使命

作者/曹先紹(任職台北市立動物園)

現代動物園將跳脫「活體博物館」的窠臼,轉型為「現代諾亞方舟」;以域外保育組織的角色,落實「團結為保育」的理念。

伴隨全球人口的持續增加,與經濟活動的快速發展,地表自然資源的供需早已嚴重失衡,難以數計的野生動物在棲地破壞、環境汙染、過度獵捕、外來種競爭或傳染性疫病的衝擊下,天然族群紛紛陷入瀕臨滅絕的危機。有感於此,過去數十年來,國際社會關心生物多樣性保育的聲浪,遂呈有增無減之勢。然而,保育工作絕非單一機構、單一地區或單一國家所能獨立完成,往往須仰賴跨機構、跨領域的合作,才能突破困境。

動物園在保育事務的潛能

據估計,全世界近萬個廣義的動物園或水族館中,超過1000個以上,早已加入全國性、區域性、乃至世界性的聯盟,期望強化動物交換、研究合作、資訊蒐集、人員訓練、專業技術交流的管道,從而共同改變既有經營模式,為保育事務作出實質貢獻。根據統計,每年親臨造訪這些動物園或水族館的遊客,遠遠超過6億人次以上,這些機構在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教育與遊憩層面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為了讓全球動物園暨水族館界費心典藏的活體動物等資訊,對長程的生物多樣性保育工作產生實質助益,早在1973年,知名的保育學者Ulysses Seal與Dale Makey博士,即倡議構建國際物種資訊系統(International Species Information System, ISIS),並獲北美及歐陸51個動物園的支持而順利啟動。

時至今日,此資訊系統已累積逾1萬種動物、200萬隻個體的數位化資料,全球並有超過70個國家、近800個動物園及水族館成為會員。資料庫中包含基本生物學資訊︰年齡、性別、親緣、出生地、健康狀況、死亡原因等,各會員機構藉由使用這些訊息,修正瀕危物種族群數量及遺傳控管的計畫,並進行保育研究或開發教育產品。透過此資訊系統,保育學者也赫然發現,全世界動物園界所圈養的野生動物中,許多極度瀕危的物種,無論在活體數量或遺傳多樣性上,都遠較野生族群為高。因此,全球動物園界須深刻體會,其所圈養的野生動物族群,不僅象徵了各物種有朝一日重返自然的生機,更是強化保育研究、教化遊客參與保育事務的契機。

1980年,國際自然保育聯盟、聯合國環境規畫署、以及世界自然基金會(IUCN/UNEP/WWF)共同出版了《世界保育方略》(World Conservation Strategy),倡議人類無法自外於其他生物而單獨存續的概念,期望喚起各國政府、社會及機關團體的共同參與。為了呼應《世界保育方略》及1992年世界高峰會中所列的目標,並深切反省動物園存在的價值,1993年國際動物園園長聯盟(2000年更名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 WAZA)年會中,來自全球動物園界的首腦人物,與物種存續委員會(Species Survival Commission, SSC)的保育繁殖專家群(Conservation Breeding Specialist Group, CBSG)代表,共同研擬出《世界動物園保育方略》(The World Zoo Conservation Strategy),旋即成為影響世界動物園界後續發展的重要文獻。

該方略將保育目標,提昇為動物園暨水族館持續存在的第一要務,期許相關組織應:(一)經由合作計畫,積極支持域內及域外瀕危物種、自然棲地、生境及生態系的保育工作;(二)支持及提供設施以增加有利於保育的科學知識,提供保育團體有用的知識與經驗;(三)促進公眾及政府對保育、自然資源的永續,及人類與自然間必須重建平衡的覺醒。

受惠於野生動物的吸引力,多數動物園及水族館在開放活體展示的過程中,迅速成為深受民眾喜愛的遊憩據點。但面對野生動物保育與動物福祉意識的日益高漲,動物園及水族館也必須調整經營策略,從早期側重休閒遊憩,轉而強化科學研究與環境教育的機制,並積極參與生物多樣性保育的相關工作,避免與全球自然保育脈動脫軌,甚至悖離其存在的根本價值。無可諱言地,現代動物園及水族館在二十一世紀的焦點職志,將是積極跳脫「活體博物館」的窠臼,轉型成為「現代諾亞方舟」,並以域外保育組織的角色,匯聚各方資源,落實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的座右銘︰「團結為保育(united for conservation)」。【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70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