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零距離的天文教育—從遙控天文台談起

作者/吳昌任(任教台北市立南湖高級中學地球科學)、林詩怡(任教台北市立中崙高級中學地球科學)

過往的天文觀測,受限於時間空間,必須在深夜或凌晨時分進行;台北數位遠端遙控天文台的誕生,讓高中生從自家網路,就可以連線到無光害的台北夜空。

因緣際會考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系,修習天文學與實習課程後,第一次到高山見識到台灣的星空之美,從此之後,熬夜從事天文攝影成了我們每個月的固定休閒。想要把台灣高山的天文美景分享給社會大眾,是決心踏入這個領域的主要動力,也是不計成本想把夢想完成的主要原因。

就是因為這樣的心願,使我們分發到國中教授地球科學時,絞盡腦汁也要把天文所帶來的快樂,灌進身陷聯考壓力的學生腦中。不奢望其中有學生因此從事天文研究,只希望能為他們枯燥的生活帶來一些驚奇,和對台灣星空的希望。在每週僅一節課的地科課堂上,要兼顧進度與自己的理想,只有藉著不斷地改進課程型態才有可能做到。

當時的我們受到恩師傅學海教授的熱情感召,加入主要由系上畢業且任教於中學的學長姐們,組成的河瀚天文讀書會及台北市天文協會,利用假日或寒暑假舉辦觀星活動或天文營隊,也嘗試帶領由愛好天文的社會人士組成的樂觀天文讀書會,並與傅教授到台北縣永和社區大學開設天文學概論的課程,課餘時間的活動幾乎都離不開天文。

後來到高中任教地球科學之後,除了教學專業的彈性空間較大,還有天文社團的時間,在學校中可以發揮的就多了。但是,天真的我們小看了天文教育這個龐大事業,一旦投入其中,想要中途停止,就覺得浪費了別人對我們的期許。現在頭洗了一半,不完成不行,表面上看起來似乎無奈,其實,當看著天文教育拼圖一片、一片的組合起來,心中的喜悅是無可比擬的。

從遠端遙控天文台

小學生可以利用星座故事、野外觀星活動來引起對天文的興趣。到了高中,如果還是這樣,只多了到野外觀測活動,可能會讓學生有天文艱深難懂、或者天文也不過如此的兩極化感受。

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主要的原因,就是一般天文台通常設立在預算較多的都會區,會受到天氣及光害的影響,觀測成功率不高,再加上學生白天得上課,學生觀測時老師也得在天文台現場,夜間無法兼顧家庭等因素,使得校園天文台使用率很低。如何幫學生跨越這個門檻,是我們執行天文計畫的初衷,而建置真正的遠端遙控天文台,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但要籌建一座真正無人在場即可讓學生在家遠端遙控的天文台,確實需要極大的勇氣,對欠缺這方面經驗的我們而言,也是一項考驗。感謝台北市教育局資訊室及南湖、中崙高中兩校的支持,台北市數位遠端遙控天文台(Remote Observatory of Taipei,ROoT)在2005 年6 月於台北市立南湖高中的頂樓設置完成。這不僅是夢想的實現,也是推動天文教育的基礎;「根」,就是這座天文台的英文縮寫,希望學校內的課外天文教育能從這裡開始紮根做起。

經過三年對台北縣市師生的免費培訓與開放推廣,證實遠端遙控天文台是解決學生夜間觀測問題的好方法,因為所有的儀器問題都集中解決了。學生在夜間七點至凌晨四點,透過網路遙控拍攝天文變成一件很容易的事。凌晨三點拍到第一張天文影像,可能會像某位學生一樣,興奮到把熟睡中的爸媽叫起來看。回想我們以前也曾瘋狂地拍星星、月亮、太陽等,如果沒有教學這個可以發揮的管道,不可能會將這麼累人的事當作是休閒活動,更不可能持續對天文攝影感興趣。但大多數學生第二次拍到天文影像後,通常只覺得很有成就感,之後就會慢慢降低興趣。因為這些影像除了好看,學生並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意義,因此,針對學生的天文訓練課程計畫也就應運而生。【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69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