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科月四十:過去那個歲月,我與科月

作者/林佑璟(就讀台大電信研究所碩士班)

科學月刊已經四十週年了,時間是過得如此快。走進書店,拿了一本科學月刊走向櫃台,結了帳之後,就隨便找個地方,坐著翻開來看。熟悉的氣味,好像一切都回到過去,而我,還是那個穿著卡其服的高中生。

在高中那個逐漸開始嚮往科學的歲月裡,對咀嚼各種新奇有趣的事物,有著無止盡的渴望,因而四處尋找各種可能獲取新知的方法。無論是已創刊許久的科學月刊,還是當時正剛創刊的科學人,或者是一個我已忘記名稱的科學電子報,常常隨手拿著,等公車時看,等紅綠燈時也看,只要能讓我駐足的角落就看。

今日的我,已然分不清當時究竟只是一股傻勁,還是說唸著這些有些陌生又熟悉的詞語,就有如唸著可以通天的符咒一般。或許,當時的自己,把這些文字當作是詩一般來讀,在每個字都看得懂的情況下,卻未必能在第一次讀過時看得懂,什麼弦論啊夸克的,或許摸也摸不著頭緒,可是讀著讀著卻有一種莫名的美感浮現出來。如果能再搭配一本超大的書翻閱著,好像自己也成了科學家似的,對整個宇宙多了解了些什麼,如此一般,也是個趣味。

在家裡用電腦時,也常在網路上隨意逛些科學相關的網站。有時看看討論區中有什麼新的有趣論點,有時透過電子報了解科學界又有什麼新發現,有時為了書籍中或是雜誌裡一個不明白的名詞,四處尋覓解答老半天。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科學界的大事——諾貝爾獎。每每除了把雜誌內的專輯文章看完之外,也會在網路上尋找相關資料,並且會去諾貝爾獎的網站上,把委員會對得獎者的讚辭看過,同時尋找得獎者的感言。讀著這些,好像自己也跟科學這個社群緊緊連結在一起,共同關注著科學界裡的盛事;同時,也對未來充滿了無窮的想像。

思緒回到今日,以今日的自己,重新翻閱起這份久未閱讀的雜誌,當年的自己還看不出來,時至今日,才看出編輯的多所用心,在談論的主題或許可能會牽扯到許多艱深理論的情況下,盡力找出以高中程度所能理解的部分來呈現。但有時候我也會覺得,過去在閱讀這些文字後,最後還存留下的,或許不是知識本身,而是看到偉大的科學家探索這些神祕事物的熱情,與這些科學現象所暗藏的美感;同時,也是這些美好的事物,引發了一個對許多道理都懵懵懂懂的高中生,想更進一步了解這一切的渴望。

對我而言,科學月刊是個吸收新知的窗,而我同時也希望這扇窗,能成為更多學弟學妹的窗。有時在書店內,看見它被各種花花綠綠的夥伴擠壓著,心裡還真是有些不捨。期待未來它至少能被它的同伴圍繞,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一天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