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科月四十:再來四十年,我們的熱情依舊

作者/曾志朗(中央研究院院士)

無可諱言,科學教育在台灣一直是政府重視的施政政策,但制式的教育體系所強調的,往往只是編好教科書、做好教師手冊,再根據新編教科書的內容去培訓教師(包括研習)。這樣的科學教育,在以升學主義掛帥的社會風氣之下,就會考選出一批又一批很會背教科書文句,但學理的深度卻不足的績優學生。這些學生的知識僵化、思維沒有彈性、以及不能學以致用等缺失,就常為社會及企業界的主導者所詬病。此外,民間的迷信行為仍無所不在,而號稱知識份子的反科學行為及偽科學言論,在在使科學文化的養成無法落實。

四十年前,一群年輕的科學研究者,就想以正面積極的方式,去扭轉台灣科學教育文化的劣勢,他們很勇敢地在有限的經費之下,創辦了科學月刊,邀請學有專精的資深科學家,以及剛剛學有所成的年輕科學研究者,為這個雜誌寫出深入淺出的科普文章。讀者的對象是高中生及大學非科學專業的學生。除了雜誌,科學月刊的成員也舉辦不同學科的研習營,後者的成效非常好,許多參加科學營隊的學生,後來都能繼續在科學領域深造,其中甚至有多位是目前在學界的領導者。

四十年來,科月慘澹經營,為推動科學文化而努力,在台灣提昇科學研究實力的關鍵時刻,扮演了重要的推手。但現在社會變動很快!整個科學教育的大環境也和以往有所不同,其中至少有幾個方向確實引人注目:
一、 知識經濟的動力使得世界各國的經濟落差更形巨大,而台灣的社會也不例外,教育的機會看似均等,但那只是表象,事實上,接受較卓越科學教育的機會卻是不公平的。因此,科學教育必須重視社會公義。
二、 到了二十一世紀,科技進步所導致科技的不當應用,對地球與生命所造成的威脅,已更為明顯,破壞的程度,也更形嚴重。目前的大氣變遷、能源危機、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所帶來的環境災難,以及流行病毒的預防和治療,都是新世紀要面對的難題,科學教育也一定要包括這些議題的討論。
三、 資訊科技的發達,使數位生活變成學童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共同體,數位落差會造成生命落差,但學生如何區辨真實與虛擬,將是教育的一項新的內容。此外,媒體常會影響科學發展的政策,科學教育要提升公民的媒體素養。
四、 大型科研的國家化和私人產業化,會威脅個人研究的自由與創意。此外,產業經濟的功利性質,會成為威脅科學研究誠信的因素。因此,科學教育必須觸及研究誠信(research integrity)的培養。

上述這些變化絕對會影響以後科學教育的方向和內容,在台灣科學研究的能量,在轉型與擴增的未來四十年,一定要有人關心、向政府提出建言。科學月刊在此時此刻,當然義無反顧地要去承擔。

放心,科學月刊的參與者,不論年紀,只要理想仍在,熱情也仍然澎湃!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