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從數學開始 解答演化玄機—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李文雄專訪


作者/曾琬迪(本刊編輯)

去年9月甫獲人類遺傳與基因體研究傑出學術成就獎(HUGO/Chen Award)的李文雄,是分子演化學的先驅,他在DNA序列演化過程和機制的研究成果非凡,不僅同時具有中央研究院、美國國家科學院及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的榮銜,更是國際大獎巴仁獎的第一位華人得主。2004年,美國芝加哥大學為他設立James Watson講座教授;2008年初,李文雄接任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他同時也是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生物資訊專題中心的執行長。多重身分的他,很關心台灣的研究發展,不辭辛勞在台灣美國兩地奔波,於中央研究院主導基因資訊的研究,並帶領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開啟新格局。

曲折的求學歷程

李文雄1942年出生在屏東縣萬丹鄉竹林村,那是一個離屏東市中心大約十公里的小農村,要走三公里才能到最近的小學念書。1961年自屏東高中畢業後,他選填了當時熱門的科系——中原理工土木系,念著念著卻發現:「我不是很實際的,而是比較好幻想的。工程需要注意很多細節,是很實際的東西,工程理論像結構學有用到數學我還行,可是念到地質學,尤其是工程製圖我就不行了。這不太適合我的個性,所以我想理學院應該比較適合我。」

大學畢業後,李文雄想念最喜歡的數學,卻沒考上清大數學所,而考上了中央大學地球物理所。這段時間,他選修了一些物理、數學的課,更加確定自己對數學的熱愛。拿到碩士學位後,便決定出國深造,往數學的方向發展,因為背景不是純數學,申請時以應用數學為主,最後選擇美國布朗大學的應用數學所。在通過博士班資格考後,他開始認真思考,是不是要找一個應用的方向繼續發展。

數學可以做什麼應用?他想到兩個方向,一個是經濟,一個是生物。當時數學在經濟學上的應用——計量經濟學,已發展得相當完整;相較起來,數學在生物上的應用還很少,發展的空間很大,他因此決定把數學應用在生物研究上。1970年的夏天,李文雄和來自日本的根井正利(Masatoshi Nei)有過一次深入的對談,根井告訴他,遺傳學很需要或然率的觀念,正是數學可以應用的地方;李文雄的指導教授弗萊明(Wendell Fleming),也很支持他將數學應用在族群遺傳學(population genetics)的研究。於是,李文雄正式踏入遺傳學的領域。

大學念土木的他,缺少了化學和生物的基礎,剛開始接觸遺傳學時,什麼都不懂。漸漸他發現生物很有意思,因為遺傳學能解釋我們為什麼會長得像父母,很多疾病也和遺傳有關。研究人類生老病死的主題,長久以來一直廣受重視,和疾病相關的遺傳學,因為分子生物技術的突破,也開始大放異彩。「我算是僥倖,我在1970年代進到遺傳學領域,剛好是遺傳學跟分子生物學開始起飛的時候,所以我就有機會學到很多新的東西。」李文雄謙虛地說。【更進一步的內容,請參閱第469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