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找回臺灣的食蟲文化

詹美鈴/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副研究員。

2013年,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與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合作,基於健康、環保與生計三大理由提倡食用昆蟲並推出相關的計畫及報告──《可食用昆蟲:食物和飼料保障的未來前景》(Edible insects-Future prospects for food and feed security)。報告中強調以昆蟲做為食物與飼料的未來展望,推廣吃昆蟲以愛護環境和保護地球。從此之後,食用昆蟲的議題開始在全球發燒,也成了世界新潮流。

以蟲為食
觀其名,「食用昆蟲」就是使用昆蟲作為人類食物或飼料,英文為edible insects,或entomophagy。而將昆蟲吃下肚的方式,可能是主動取食,透過各種料理方式食用昆蟲,如酥炸蟋蟀等;但也可能是間接方式取食,例如透過藥酒(虎頭蜂酒等)、中藥或保健食品(冬蟲夏草、蟬花或油蟲珠等)、茶(蠶沙、蟲糞茶等)、殘存於食品(如麵粉、花生、米等)中的昆蟲碎片、卵、染劑或食物添加劑(胭脂蟲、蟲膠)等方式食用。另外,也可能是食用昆蟲副產品,如蜂蜜、花粉、蜂王乳等。可以肯定的說,人的一生當中完全沒吃到蟲子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

人類食用昆蟲的歷史已超過3000年,聯合國農糧組織宣稱全世界有記錄的食用昆蟲超過 1900種以上,至今全球食用昆蟲的人口也超過20億人以上,不少國家有針對自身國家的食用昆蟲出版專書或專文介紹,如泰國、日本、南韓、中國、印度、寮國、印尼和瑞典等,但臺灣至今仍無整體性介紹食用昆蟲的專文或專刊,也顯示臺灣的食用昆蟲進展仍屬牛步。在2015年的文獻也提到目前仍有許多國家中相當欠缺食用昆蟲方面的資訊,臺灣也包含在內。2011年,瓦赫寧根大學列出全世界可食用昆蟲清單中,臺灣的部份僅列有龍蝨及蜻蜓,與我們所知相差甚遠。因此,本文希望能整理臺灣的食用昆蟲相關資訊,同時也對未來提出想法與建議,好讓更多人更了解臺灣的食蟲文化與未來發展。

螞蟻蛋捲。(詹美鈴攝影)
臺灣的食蟲歷史
臺灣的食用昆蟲記錄,最早可能見於清朝首任巡臺御史黃叔璥在1736年《臺海使搓錄》卷三〈赤嵌筆談.物產〉中記錄:「鄉間亦有捕蟬,紙裹煨熟以下酒者」,此文亦收納於1764年《續修臺灣府志》中。此外,在1865年,郇和(Robert Swinhoe)將《續修臺灣府志》第18卷鳥獸部份進行翻譯並加入註解,在Birds and beasts of Formosa一書中提到:「In the villages there are also those who catch Chin, Cicadas, and rolling them up in paper roast them brown, and eat them as an accompaniment to wine.(在鄉村裡,有人會捉蟬,以紙張將蟬捲起並烤熟,再搭配美酒食用。)」,此記錄為最早向國外介紹臺灣食用昆蟲的資訊。而郇和的英譯文再於1866年被奧地利博物學家法勞恩菲爾德(George Ritter von Frauenfeld)譯為德文版。

1766年,鳳山縣儒學教諭朱仕玠撰寫的《小琉球漫誌》卷四〈瀛涯漁唱〉提到:「微蟲變化側根麤,珍重臺人號蔗姑,爭似坡公羈嶺嶠,賦成蜜唧,笑胡盧。」並於註解說明「蔗姑」:「台地多種蔗,蔗根有蟲,形類鼠婦,土人珍之,加以油炙,名曰『蔗姑』。」;1920年,連橫在《臺灣通史》卷二十八〈虞衡志〉中說:「蔗龜:生於蔗中,炸油可食。」,蔗姑就是蔗龜。另外,在「蟲之屬」也提到:「土猴:形如蟋蟀,身肥髭短而色白,炸油可食。」由於文中同時也列了蟋蟀項目,但無任何註解說明,然而在土猴的註解特別強調其具短觸角,因此推定在此所指應為螻蛄。

1852年所出版的《噶瑪蘭廳志》卷六〈物產.介之屬〉寫道:「水龜:『本草』名水馬,長寸許,群行水上,涸即飛去。謝氏『五雜俎』:水馬逆流水而躍水曰奔流,步不移寸許。按水龜一名龍虱,醃食最佳。」描述臺灣人有食用龍蝨的習俗。此說法與平塚在1912年所提到 ......【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84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