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0日

化合生活的美好點滴─第一化粧品工廠 黃國芬副總經理專訪

郭家銘/本刊編輯。

黃國芬/第一化粧品廠股份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
(文詠萱攝影)

桃園市龜山區的華亞科技園區裡,集結全桃園市產值最大的幾間重要工廠,當中不乏華亞、廣達電等科技業龍頭。在一片計算機海的環伺下,我們不禁好奇作為一間化粧品工廠,第一集團當初選址的原因是什麼。

走進第一化粧品工廠,無數草皮鑲嵌於鮮明的白色主題中,挑高一樓大廳裡,極簡風格的陳設,令人感到踏實而自在。以一席樸素卻淡雅的妝容現身,簡單寒暄幾句後,黃國芬副總經理便同我們工廠蓋在這裡的原因。「這塊地之前是個素地,工業區則是由臺塑集團所開發,當時我們覺得這裡蠻乾淨、清爽的。」而建築物落成後,似乎也發揮了這個環境該有的效益。「像這邊其實就算不開燈,自然採光也是相當不錯。還有像是綠能、綠建築與環保,當初在選址時考慮很多、也把很多東西拿來作應用。」秉持自然、簡單、無負擔的品牌理念,第一從場址的選擇開始,就已經說明了自己在產業裡的定位。

消費者的生活好朋友──讓原料不再只是原料
在做化妝品前,第一集團是做化工原料起家的。當時的第一化工廠在原料領域已耕耘近30年,隨著時間推移,也逐漸累積了各式各樣的客戶群。除了基本的實驗室外,也包含醫療及教育機構,甚至連做廣告特效的公司也會找上門。「比如說『牛奶倒下來』這件事,過去不像現在有縮時、慢動作播放的效果可以使用,但又要做到很白、會彈起來的感覺,那肯定得找一些素材來代用。」

由於經營客群眾多,發現某些專業領域的工作交由消費者自行執行,結果相當有趣,便從早期相對小眾的手染開始,一路到藍染與其他植物染進行試驗。「以前做植物染時,我們提供很多化學原料,不是只有藍染,有很多素材像洋蔥皮,就要搭配不一樣的化學原料,有時含鋁或其他原料,使用不同原料出來的顏色也不盡相同,像咖啡色也可以有不同層次的咖啡色。」自生活周遭取材,也使這個產業能不斷找到可以發揮的面向。「像臺灣的植物素材就相當豐富,只要知道如何使用媒染劑(mordant),利用化學原理能產生各種不同的顏色表現。」黃國芬表示。

除了染布外,黃國芬也分享過去做過的有趣企劃。「早期還教大家葉子加入氫氧化鈉(NaOH)、得到葉脈做成書籤這種比較軟性、有趣的原理,有點類似以前學生做科展,他們要找素材、找主題。」其後更是衍生出許多好玩的主題,如天氣瓶裡的結晶概念、保麗龍因有機液體所導致的腐蝕現象等。這些看似與化工原料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其實背後所延伸的力量相當強大。「要消費者不怕原料,才有機會讓更多人接處它,推廣前期很多時間都在做這一塊溝通。」

在全球危機裡 抓住全民動手做的風氣
只不過真要說到產業的轉型關鍵,就得從2003年的一場全球性危機說起。當時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肆虐、人心惶惶,然而製作消毒用品的材料在當時並不容易取得。正因如此,若能提供消費者易取得的材料組合,除了能減緩大眾對疾病的恐慌,也能藉此推廣知識、養成習慣。「民眾會很擔心有染病的風險,於是我們教育大眾如何製作乾洗手。」對第一化工而言,每一個與消費者溝通的過程,都是洞悉情勢的機會。

「再來也教消費者如何製作清潔、卸妝用的護膚品,那時教大家如何用橄欖油做卸妝油。」無論是乾洗手還是卸妝油,DIY最大的重點就是其趣味性,以及製作完的成就感;不過要促成這段因果,太麻煩的製程與背景知識恐會讓人敬而遠之。「為了讓消費者不害怕也不嫌麻煩,我們準備配方,搭配A+B就完成的簡單步驟,風氣帶起來後,後來的原料行也慢慢提供這些素材,也才有你們所看到的『美妝材料行』。」儘管並未直接轉做化妝品,慢慢地從生活中的大小事做介入,仍能讓企業經營起獨特的品牌價值。

與使用者正面交手 使商品設計更貼近現實生活
除了老生常談的生物友善與環保理念,如何更接近消費者的日常生活,更是化工與化妝品產業相當注重的一環。「早期做化工的經營模式為B2B(business to business,企業間的交易)約30年前,因為運用化學而讓生活很便利,所以希望消費者對產品有更深層的認識。」既然要對所使用的產品做初步的了解,任何與化學有關的事情,都可以進一步探討。「除了化妝品工廠外,我們的化工廠也慢慢作出『有趣的化學』,比方買鮮花時附的營養素,可以讓花長得更耐久一些,這種『生活化學』的發展也讓化工廠逐漸開發出B2C(business to customer,企業對消費者)的經營模式。」

臺灣化妝品相關產業的轉捩點約為2000年,在此之前市場普遍有國際品牌迷思;然而本土自創品牌與產品也在這時一個個冒出頭來,使消費者的選擇不再受電視廣告主宰,甚至到後來的網路崛起,使該產業的行銷策略面臨巨大的挑戰。「我們在2005年左右才開始在購物中心展店,也花了5年的時間推廣化妝品DIY。」黃國芬提到,在這幾年的異域結合下,她看見消費者開始願意嘗試新鮮的東西,透過這樣的過程,消費者除了能體驗自己動手做的樂趣,也能從中學習到關於成分的知識。

黃國芬更表示,現在的社交平台也比20年前發達,知識傳遞的侷限性越來越小,能夠接觸到的族群也越來越廣泛,若能持續與消費者互動,甚至能汲取這些經驗與成果,加以商品化。「有些商品是這樣,原料本身就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我們能提供消費者減少添加與加工的材料,針對消費者的需求與習性設計商品。」......【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82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