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

合成毒品的意外產物— 無心插柳成就神經科學新風景

黃妙蟬/陽明大學傳統醫藥研究所畢業,目前任職於生技公司。


MPTP 為合成MPPP 時的副產物。


許多毒品原作藥品使用,然因其成癮性、濫用性及社會危害性而被列管,或不再於醫療中被使用。與藥品一樣,有些毒品萃取自植物的天然物,如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嗎啡(morphine)與古柯鹼(cocaine)等,有些則是從已有的天然物或化合物進一步合成為效果更強的衍生物(derivatives),如安非他命(amphetamine)、海洛因(heroin)及麥角二乙胺(lysergic acid diethylamine, LSD)等。

在合成藥物的過程中,可能會有副產物出現,特別是有不良影響的副產物須被限制含量,因此在藥物研發的過程中,其合成步驟及製程的開發會經過一次次地改善,降低目標成分之外副產物的含量,以求產物品質符合要求。

換到另個場景,毒品市場上的新興合成毒品層出不窮,其地下製毒工廠被起獲而出現在社會版的新聞也不少。由於製毒工廠未必能像藥廠一樣有一系列控管、把關產品純度、雜質含量的製造及檢驗流程,不同廠家也有其依循的製程,使得流竄於毒品市場上的毒品品質不一,甚至可能造成比服用毒品本身更大的危害。接下來要講的就是一個在合成過程出錯的毒品,致使服用者遭遇神經損害,卻意外促成中樞神經系統退化疾病—— 帕金森氏症(Parkinson’s disease, PD)研究大幅進展的故事。


聖荷西的凍結患者
1982 年,一名為卡里羅(George Carillo)的患者被送進美國加州聖荷西的聖塔克拉拉谷醫療中心(Santa Clara Valley Medical Center,現為史丹佛大學的教學場所)。期間,卡里羅雖然意識清醒,卻無法動作或講話,整個人彷彿蠟像一般,也因此被稱為凍結患者(frozen patient)。醫院裡的神經科住院醫師認為卡里羅的診斷應是僵直性思覺失調症(catatonic schizophrenia)這類精神上的疾病,精神科醫師則認為是神經系統上的問題,雙方為此吵得不可開交。

在對卡里羅做了一些檢查及觀察後,神經科主任醫師藍斯頓(J. William Langston)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因為該案例與過去所見僵直性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表現並不相似。一般來說,當伸展或彎曲僵直性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手腕及肘部時,應該能感覺到不規則的抗力,但在活動卡里羅的關節時卻像齒輪一般不具阻力,即齒輪狀僵硬(cog-wheel rigidity,一種在帕金森氏症患者身上可見的典型症狀),導致卡里羅看起來倒像是教科書上那些因尚未接受藥物治療而病程惡化的帕金森氏症患者。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卡里羅出現好似帕金森氏症的症狀?

......【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81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