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漫步紫色藥庫──薰衣草的暖心撫觸

郭家銘/可以跟蝴蝶蜜蜂一起飛走的男子,本刊編輯。

(Pixabay)

古法文中的「lavandre」普遍被認為是薰衣草(lavender)英文的由來,而究其根源其實來自拉丁文中的「lavare」,這個字有「清洗」的意思。紫色是薰衣草的花色,在七脈輪(chakras)中與代表著高遠目標及精神連通的頂輪(crown chakra)相連結,這也與薰衣草的治癒特性相吻合。各國的薰衣草花語也不出純潔、寧靜與忠誠等詞彙,甚至在科學研究中、其藥用潛能更使其頭銜更顯名副其實……


筆者憶及國小一二年級,當時正值8、90年代交界,各式手搖飲、果汁店大肆席捲全台,走在市場裡無不人手一杯。除了老掉牙的紅綠茶、奶茶等基本款,也開始出現一些新奇的菜色,「薰衣草奶茶」即是其中一種。第一次喝到這個新奇的飲料,我其實面露難色(想必化學味是真的很重啊……),那時並未真正認識薰衣草,只覺一股苦澀又令人頭暈目眩的力量卡在喉頭、直衝腦門,好不噁心。大概如苦瓜、茄子等輩,它們所散發的「特別」到了長大以後才逐漸為我適應、喜愛。

開始對薰衣草有所研究,是在大四那年修了別系開設的「芳香治療」,初聞真正薰衣草(Lanvandula angustifolia)精油時內心之瘋狂:「這個味道雖然『音階』很高,卻好像曬後的暖被般,有一種被輕輕擁抱的感覺。」而那時對薰衣草的深刻印象也來自老師引介的芳香治療(Aromatherapy)演進史,在1920 年代、法國粧品科學家賈特佛榭(René-Maurice Gattefossé)在一次實驗中意外灼傷他的手,情急之下便將雙手浸潤於薰衣草精油中、發現疼痛消除之餘、其後也未留下瘡疤,並於往後幾年正式提出芳香治療的概念,而我也開始對這種「療癒系」的植物越發著迷。

真正接觸薰衣草本人是在大五那年,有天騎經一家園藝店、突然想起老師曾說過薰衣草的氣味可以拿來驅蚊,便走進去探詢一番。老闆說店裡只有西班牙薰衣草(Lavandula stoechas),並表示這在臺灣也是常見的品種。西班牙薰衣草是小型的芳香常綠灌木(evergreen shrub),其飛羽般的窄葉穗然交雜其中,而它的開花季節約在春夏末之際,喜乾爽且排水良好的土壤環境、加諸微微日光淋浴,通常是可以長得不錯的。除了西班牙薰衣草外,臺灣常見的品種亦有甜薰衣草、齒葉薰衣草(Lavandula dentata)與羽葉薰衣草(Lavandula pinnata)等,而薰衣草按其葉片特徵,又可粗略分為安神鎮靜的「窄葉」及提振精神的「寬葉」,其中前者的作用較廣為人知。

坊間多提倡薰衣草精油的舒緩、幫助傷口結痂、安眠與驅逐蚊蟲等功效,近年亦有研究表示其具有陣痛與減緩發炎等治癒潛力,甚至有報告指出薰衣草精油在亞油酸模型(linoleic acid model system)中展現抗氧化活性,以及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等鼻炎相關細菌有良好的抗菌效果。如此的歷史脈絡與臨床實證,都讓薰衣草成了花團錦簇中的治癒仙子,搭配溫煦又迷幻的花色以及特殊的花形,是兼具藥用與觀賞價值的植物。有機會不妨親身體驗一下薰衣草本人的魅力,它們跟賣場架上的芳香劑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存在啊!



延伸閱讀
1. Gabriela L. Da Silva et al., Antioxidant, analgesic and anti-inflammatory effects of lavender essential oil, Anais da Academia Brasileira de Ciências, 87(2 Suppl.): 1397-1408, 2015.
2. Lu Hui et al.,Chemical composition of lavender essential oil and its antioxidant activity and inhibition against rhinitisrelated bacteria, African Journal of Microbiology Research, Vol. 4 (4): 309-313, 201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