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6日

透過合作創造共存榮的 冠羽畫眉

作者/李圓恩(真理臺灣文學系、東華自然資源與環境研究所畢業,長期擔任臺大山地實驗農場自然生態解說員。)

圖一:站在柳杉枝條上的冠羽畫眉。(作者提供)
走在中海拔的森林中,常常就能聽見「to meet you ~ to meet you ~」這樣可愛的聲音在樹林中迴盪,牠就是臺灣27 種特有種鳥類之一,屬於繡眼科(Zosteropidae),學名Yuhina brunneiceps,英名Taiwan Yuhina,別名稱為「冠羽鳳鶥」或「冠羽鳳眉」的冠羽畫眉。臺灣人因為愛喝米酒,所以把冠羽畫眉的聲音聯想成了「吐米酒~吐米酒~」,但是外國人聽見冠羽畫眉的聲音,卻是翻譯成「Yuhina」的近似音,兩者相去甚遠,但由此也可看出不同文化採用不同角度對相同聲音的解讀之相異其趣。

臺灣特有種—— 冠羽畫眉
冠羽畫眉為英國人古費洛(Walter Goodfellow)在南投縣樂樂山區發現。1906 年1 月,古費洛受僱來臺進行標本採集,他選定了沿途充滿各式不確定的危險如原住民出沒、路徑陡峭等的玉山為目標,在日警的保護下,從東埔經樂樂循八通關清古道上山,並成功登頂玉山,採集到5 種臺灣特有種鳥類,下山之後還從原住民手中得到2 根帝雉的羽毛,這些採集品後來都由英國鳥類學家葛蘭特(William Robert Ogilvie-Grant)鑑定並於1907年發表,冠羽畫眉即是其一。



共巢合作生殖
臺大森林系的冠羽畫眉研究團隊,曾持續在臺大山地實驗農場研究這種鳥已達十數年,後來因為研究經費及其他考量的關係,轉而研究埋葬蟲,但同樣都在探討「合作」這個課題。冠羽畫眉與「合作」又有著怎樣的關係呢?在全世界10000 多種的鳥類中,約有300 多種都已被記錄到有群聚(合作)的生殖行為。其中一種合作生殖為純「幫手制(Helpers at the nest)」,雛鳥基因只來自一隻母鳥,全世界鳥類有近300 種都是如此,包括臺灣藍鵲。而冠羽畫眉則和少數不到20 種鳥類一樣,會採母鳥下蛋在同巢中,但同巢雛鳥基因來自不同母鳥,共用一巢合作生殖(Joint nesting system)的方式進行繁殖,常見到2對,或甚至最多有觀察到7 隻的,只有1 對夫妻一起過小家庭生活則相當罕見。臺大森林系教授袁孝維進一步解釋,多出來的一隻可能是幫手,也有可能會和生殖群中的一隻偷情下蛋。

研究人員根據80 對冠羽畫眉及所繁衍的140 隻後代,做兩代去氧核糖核酸(DNA)檢體鑑定比對後,發現第二代雛鳥的遺傳基因,有80% 與父母相同,卻有20% 為「非婚生子女」。根據去氧核糖核酸顯示,甚至有「一妻二夫」或「一夫二妻」的情形,顯示人類社會常見的「偷腥」問題也出現在冠羽畫眉族群中。「偷情、劈腿」或可解釋為冠羽畫眉為了增加基因多樣化,讓子代增加適存性的生存策略之一。

冠羽畫眉會共同築巢、在同一巢裡競爭產卵,共同孵蛋、育雛,相較於人類1個爸爸1個媽媽只養育自己孩子的方式很不一樣,應該是較接近臺灣人早期大家族共同扶持、養育後代的觀念。早期研究人員會在梅峰場區內冠羽畫眉經常出沒的地點架設研究用的鳥網,飛行中的鳥沒有注意到網子,常常就會撞上而被纏住,四處巡視、進行觀察的研究人員發現後,就得立刻將被纏住的冠羽畫眉從網子上解下來,幫牠量身高、體重、抽一點血、拔一點毛、植入不影響其行動的無線射頻晶片(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或戴上腳環,最後餵食營養劑後再放走。如此一來,只要透過望遠鏡觀察牠腳上的腳環,或是架設在巢上的感應線圈、攝影機等科技器材的協助,在不須進行捕抓下就能持續觀察冠羽畫眉生態行為的相關研究。

特殊的行為觀察
研究人員持續透過觀察,也發現了冠羽畫眉特有的有趣行為,像冠羽畫眉其實是有階級的,只有老大可以叫「to meet you~to meet you~」,而老二、老三、老四等就只能叫著「嘰嘰嘰嘰~嘰嘰嘰嘰~」。有一次,梅峰的解說員聽見了冠羽畫眉的奇怪叫聲是:「to meet~嘰嘰嘰嘰~」便納悶地跑去詢問研究人員,研究人員的回答是:「有可能是一隻冠羽畫眉老大不在家,於是冠羽畫眉老二就偷學老大唱歌,但是叫到一半老大就回來了,所以牠就換回了自己的聲音。」實在是非常有趣!

冠羽畫眉的趣事在場區屢見不鮮,有次,研究人員觀察到有一隻冠羽畫眉雄鳥,出門尋找毛蟲不到1分鐘就回來了,嘴巴沒有蟲,卻低頭假裝餵食,一副很忙碌的樣子,就像人會偷懶一樣;另外研究人員在某次偶然的觀察下,發現有一巢築得很低,冠羽爸爸、媽媽都不在,只有雛鳥們自己待在巢裡,這時有一隻蛇緩緩地靠近了巢,雛鳥們還不認識蛇,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但鄰近其他的鳥類則都很緊張的大叫著,發出吵鬧的聲響,聽了一陣子之後,本來應該還要5天才會飛的牠們,那時候一一飛走了,由此證明鳥類也是具有潛能的。

圖二:櫻花即將綻放前,正站在枝頭眺看的冠羽畫眉。(作者提供)

患難與共的冠羽畫眉
而研究人員更透過建立「演化賽局理論」模式,證實了老祖宗孫子兵法裡同舟共濟的概念,透過冠羽畫眉在惡劣的天候條件下,個體會減少與其他群內個體的競爭,包括減少競爭生蛋時的卡位打鬥、下較少的蛋及增加共同孵蛋行為。更重要的發現是,因為減少了競爭,較少的雛鳥會因為親鳥間的競爭行為而死亡,反而使得更多的雛鳥得以成功離巢,進而否定了一般人直覺式地以為資源越少越要明爭暗鬥的想法;也闡釋了在困頓的環境裡,其實大家更要戮力合作共體時艱,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中研院沈聖峰博士即指出:「研究發現在合作的利益對個體很重要的前提下,惡劣的環境將促進個體間的合作,我們相信同樣的法則也可以應用在包括人的社會生物上。」

在我解說的過程中,也經常會有人問起,為什麼要研究鳥?其實人類也和鳥一樣屬於動物並共同生活在地球這個自然的大環境中,透過研究鳥類的行為,我們也可以從中學習到與大自然相處的方式與對待自然的正確態度。

基礎的生態研究,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長期投資,但臺灣普遍不重視這樣的基礎研究,導致因經費的關係,讓許多好的研究無法持續或延續。透過冠羽畫眉的研究成果,也希望大家可以多支持重要的、費時、耗錢,成果不一定馬上可以看得見的好研究,以獲致對所有人類都有幫助、甚至能解決當代人類所面臨困境的重要研究成果。


延伸閱讀
1. Shen, S.F. et al., Unfavorable environment limits social conflict in Yuhina brunneiceps, Nature Communications, Vol.3: 885, 2012.
2.冠羽畫眉原始紀錄:https://goo.gl/WIRJf0。
3.蕭木吉,《臺灣野鳥手繪圖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出版,2014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