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

前往世界秘境尋找珍獸!

作者/游崇瑋(畢業臺師大生科所,為兩棲爬行類專家。目前轉職生態旅遊領隊,期望將各種美麗的野生動物介紹給國人一同欣賞。)

在Pokémon GO中,我們著迷於發現新的遊戲物種並且捕獲、登錄到自己的遊戲圖鑑內,也積極想辦法讓自己的遊戲物種進化,期待站上道館館長的光榮時刻。除了讓物種進化並且對戰之外(自然界的演化是個漫長過程,一代代逐漸累積差異而來,所以真實世界的物種是不會在一陣閃光後就變成進化型態的),根據物種所喜好的環境來找尋物種,不就是我們這些生態愛好者經常在做的事嗎?想要進行生態研究或者觀察,野外觀察記錄只是第一步,卻也是一個非常迷人的過程。以下我就從臺灣出發,介紹一些我在這些年國內外野外觀察這些「Pokémon」的有趣過程吧!



臺灣

命名自外國學者的特有種
在臺灣三種中海拔攀蜥中,牧氏攀蜥(Japalura makii)是個人認為是最漂亮的一種。為了紀念過去對於臺灣兩爬研究有重大貢獻的牧茂市郎博士,所以1989年太田英利教授使用了「牧氏」來給這條美麗的攀蜥命名。

除了當年太田英利教授採獲模式標本的溪頭之外,包含了阿里山一帶的個體,統稱為中部族群;南部族群則分布於藤枝、南橫以及大漢山等地,外觀上略有差異,族群量則都不算常見。野外觀察攀蜥時,經常可以見到攀蜥伏在樹幹上,做著類似「伏地挺身」的動作。這個動作只是希望入侵領域的大傢伙(沒錯,就是你)可以趕快離開,也許某個程度也是想要秀肌肉呢!

圖一:牧氏攀蜥。(本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藍腹鷴(Lophura swinhoii)棲息在中低海拔原始林以及次生林,是非常美麗且知名的臺灣特有種鳥類,當年因為知名博物學者斯文豪(Robert Swinhoe)的努力,終於讓牠們得以讓世人認識!藍腹鷴曾經因為過度獵捕,數量變得非常稀少。後來因為法令限制及民眾環保意識提升,藍腹鷴在野外的能見度也高了許多,不再是只能驚鴻一瞥的神祕鳥類了!每逢春季,藍腹鷴雄鳥就會展開翅膀用力對著雌鳥搧風,這其實是為了引起雌鳥注意,大跳求偶舞啦!


 圖二:藍腹鷴(雄)。

圖三:藍腹鷴(雌)。


遭逢危機的生物
在臺灣的5種原生淡水龜鱉類中,食蛇龜(Cuora flavomarginata)是最不依賴水的一種。如果你想要到野外看食蛇龜,特地到河邊湖邊去找,反而是最難找到牠們的。食蛇龜喜歡在潮濕的森林底層活動,主要吃一些掉落的果實及腐爛的動物屍體,遭遇危機時能把頭部和四肢縮入殼內,腹甲前端還可以向上折起蓋住頭部!過去野外數量還算穩定,然而這10年來食蛇龜不斷被走私到中國,野外族群已經少之又少。無獨有偶,和食蛇龜一樣同屬難兄難弟的,還有穿山甲(Manis pentadactyla)。臺灣穿山甲又稱臺灣鯪鯉,是所有臺灣原生哺乳動物中最奇妙的了!披著一身和爬蟲類鱗片極為相似的鱗甲,沒有牙齒也不咬人,一對巨大的腳爪⋯⋯都是其它的哺乳動物所沒有的特徵。相比早期,臺灣本地將穿山甲獵捕用作中藥材的狀況已經改善許多,但新的威脅和食蛇龜相同,由於中國的強烈需求,走私的狀況似乎仍時有所聞。

 圖四:食蛇龜。

圖五:穿山甲。


難以捉摸的羌仔虎
臺灣特有亞種的黃喉貂(Martes flavigula chrysospila) 俗稱「羌仔虎」,最讓人感到驚嘆的,除了牠一身華麗的黃黑毛髮之外,就是充滿高度智慧與默契的群獵行為了(獵殺山羌有如老虎一般兇猛故名)!黃喉貂在野外通常以3隻為一組,這3隻黃喉貂經常是形影不離,打獵在一起,吃飯睡覺也都在一起,但牠們彼此之間的關係目前仍不清楚(父母和孩子?兄弟姐妹?)。群獵成功之後,黃喉貂會從獵物的肛門開始向內進食(可能是因為較軟下口較容易),有人認為黃喉貂只吃獵物的內臟,但有可能是由於牠們捕到獵物之後,才剛剛吃完內臟,屍體就引來其它動物的覬覦而被迫放棄(如熊鷹、臺灣黑熊)。體態流線優雅、毛色華麗的黃喉貂在地上跑動時總是一躍一躍的前進,就像是草地上的海豚一樣,真是特別且優雅的運動方式!

以現在來說,我們對黃喉貂的野外生態認識仍然相當皮毛,如果往回推個15、20年以上,黃喉貂就更是可以說幾乎沒什麼人見過的謎樣生物了。1983年,有人在東部的獵人陷阱裡發現一隻死亡多時的動物屍體,當時判斷為臺灣雲豹的幼豹。奇怪的是,如此天大的發現,竟然沒有照片紀錄流傳下來?以當時對於黃喉貂以及雲豹的不了解,再加上合理推測那隻在陷阱中的動物屍體應該有一定程度的腐爛,又是「幼」豹,因此這筆紀錄有不少人都猜測其實是一隻黃喉貂,而非雲豹了⋯⋯先不說雲豹了,各位Pokémon大師們,大家知道黃喉貂是我心裡最美麗的臺灣食肉目動物嗎?

圖六:黃喉貂。


日本

特有種面臨生存關頭
在日本沖繩島的北邊森林中,存在著僅有此「山原」地區的森林才能見到的生物── 山原水雞(Gallirallus okinawae)。牠們在1981年才被學界發現,隔年立刻被列名「日本國指定天然紀念物」,足見日本學界對於這種珍稀鳥類的高度重視。這種幾乎無法飛行的奇特鳥類,在被發現之初所推定的族群數大約在1800隻左右,到了2005年普查時只剩約717隻,主要造成牠們的族群數下降的原因是:外來動物的捕殺(印度灰獴、貓和狗),尤其是印度灰獴(Herpestes edwardsii)。日本政府在2005年開始在沖繩大宜味村塩屋灣到東村福地大壩之間,拉起了一道阻擋印度灰獴繼續往北擴散的「北上防止柵」,這道柵欄在2008年就欄下了486 隻印度灰獴!經過了多年的努力,2012年,山原水雞的數量已經回到了大約1200隻!除了外來種的影響之外,還有棲地被道路切割破碎化,路殺等問題,如何繼續保護山原水雞,考驗著日本政府的智慧。

圖七:山原水雞。

另一個日本的特有生物,是世界最大的兩棲類──日本大山椒魚(Andrias japonicus)。日文名是オオサンショウウオ(音OOSANSYOUUO),意思為「大隻的山椒魚」;也被稱作ハンザキ(音HANZAKI),即「一種生命力極旺盛的生物,就算被刀砍成兩半還是死不了」。牠名列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一, 也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評定為近危,是一種非常珍貴的兩棲類。雖然中國大鯢(Andrias davidianus)和日本大山椒魚在京都的雜交問題已經拖了近30年還無法解決,但在京都以外的地方我們仍有機會看到自然狀態的日本大山椒魚。

圖八:日本大山椒魚。

危險的巨無霸毒蛇
相較於前面,日本也有種相當危險的生物──黃綠龜殼花(Protobothrops flavoviridis),是日本境內最大的毒蛇,目前最大的紀錄是2011年10月12日在沖繩島恩納村被人打死的個體,長242公分,重2.8公斤。日本政府為壓低黃綠龜殼花的數量以減少對民眾的傷害,在不同地區以3000~4000日元不等的價格向民眾收購,雖然個人不喜歡這種做法,但是對於日本民眾對黃綠龜殼花的恐懼卻也可以理解。我們一般將蛇的攻擊距離估計為蛇身長的1/2~2/3,試想如果你遇上了242公分長的巨無霸,牠可以彈過來咬人的距離大約是120~160公分遠,很多人的蛇鉤都沒有那麼長,危險性比臺灣的六大毒蛇都要高!......【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63期】

圖九:黃綠龜殼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