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

為何Pokémon GO全球爆紅?

作者/林日璇(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媒體與資訊博士。專長為媒體心理學,研究數位遊戲及社群媒體。研究刊登於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Media Psychology 等傳播頂尖期刊。)

關於Pokémon GO 全球爆紅, 引起大家相當多討論, 而臺灣終於也在8 月初可以正式下載遊玩,成為全臺風靡話題。有許多人指出,手機結合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 AR) 以及定位功能(location-based)的遊戲點子,很久以前就想過了,可惜沒被採用,不然也一定大紅。本文從社群媒體的角度,剖析Pokémon GO 紅到躍上全球手機APP程式排行榜第一名,使用時間超過Facebook及Twitter的現象。

爆紅的原因?

Pokémon GO會紅,是結合眾多因素及開發公司長期以來累積的實戰經驗,絕對不是單純因為其中一項因素而「碰巧」變紅。首先,許多人認為Pokémon GO 讓人趨之若鶩,是因為手機加上AR以及結合現實世界地圖的遊玩方式非常有趣。但類似的遊戲Ingress(也就是開發公司Niantic 前一款遊戲)已經流行許久,也未見成為全民運動。另外,有許多人歸因玩Pokémon 是因為對於該品牌的喜愛,但其實Pokémon 一直以來在遊戲機中都有推出不同款的遊戲,似乎也沒有吸引到平常不玩遊戲的族群。另外還有人認為是媒體炒作、因為大家一直玩所以跟風、只是一時潮流、或是因為它是新的趨勢。可以發現,其實很難歸因於單一因素,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快速將此遊戲推上全球排行第一名、成為全球運動呢?

社交認可

任何遊戲要紅,除了好玩以外,必須不斷吸引新玩家(譬如之前紅遍亞洲的神魔之塔)。若紅的遊戲要成為爆紅的「活動」(不僅是遊戲了),那就要成為全民認同的社交話題。Pokémon GO在這個時間點紅,是經過非常長時間的耕耘,以下先從該品牌談起。

Pokémon 在1980出生之後的世代中,是響噹噹的電動遊戲,而且是全球都有名。2007年,我在美國念博士,同時擔任大學部助教時,談到Pokémon,這些90年代後的美國小朋友都超有共鳴,七嘴八舌分享自己曾經蒐集到全套Pokémon的輝煌成就。而臺灣的小朋友呢?就算沒有玩過神奇寶貝的電動,從小電視也會不經意看到卡通(尤其是火箭隊出場的臺詞)。因此,Pokémon是大家共同兒時的記憶。

此外,Pokémon擁有跨越文化差異的「可愛」──它的「可愛」程度,是西方也喜愛並能接受的可愛。通常是中性加上幽默的可愛(像是部落衝突的野豬騎士),能引起全球共鳴。也因此,Pokémon是社交上共同認可的話題。Pokémon在以前就紅到推出動漫,講述成為神奇寶貝訓練大師的夢想,所以大家對於Pokémon的熱情及集體記憶,是無法取代的。今天如果用一樣的手機遊戲程式,把Pokémon換成自創的「釣魚」或是其他「妖怪」,那個樂趣就完全不見了,玩家可能還會覺得,要走來走去站在那兒釣魚,好累、好無聊。此外,對於抓到的妖怪沒有情感連結!皮卡丘人人都想要一隻,可達鴨怎麼可以這麼可愛,還是「我」的!這種不需要特別「翻譯」的共同記憶,在80年代後的族群中,是非常自然的社交話題。要成為超越遊戲的「活動」,必須是大家可以互相分享的話題。


社群媒體上的社交展演

Pokémon GO會這麼紅,其實要謝謝Facebook上已經完善的人際網路,提供了完美的展演舞臺。人人在Pokémon GO中都是偉大的訓練師, 而透過Facebook分享,每個玩家都是享受舞臺的演員。有觀眾,在這個時代非常重要。尤其是還有好大一群觀眾,只看得到玩不到(像是在臺灣開放以前的我們),這樣更能滿足演員愛秀的慾望,也更進一步讓玩不到的觀眾更加期待該款遊戲。

在Pokémon GO還沒出現之前,Facebook是全民運動。大家彼此互相察看關心對方近況、按讚等等,代表著是人與人之間的社交互動。有學者將此比喻為猴子彼此幫忙抓蝨子的梳理(grooming)行為;而在人類,這種三不五時看一下其他人的動態、彼此隨意聊聊的行為,稱為社交梳理(social grooming)。根據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社交梳理看似沒有太大意義,但對於滿足並提醒「我們不是孤獨的,是群體中的一份子」這樣的「社交性需求(need for relatedness)」非常重要,是促進我們心理幸福感的重要元素。

另一項與這相關的訊號理論(signaling theory)原先是解釋生物界中,不同動物對於面對危險時,透過展示其強項,發送「不要惹我快點離開」的訊號以自保。譬如,羚羊遇到獅子時,會不斷來回快跑,展示其速度優勢的訊號,以勸退獅子的攻擊。學者多納斯(Judith Donath)將此理論應用至社群網站研究上,指出在臉書上,我們透過分享近況或是評論不同的新聞和話題,保持社交梳理的行為,與他人社交並發送不同的訊號。而Pokémon GO的出現,正好成為提供豐富多樣化社交話題及展演的工具。譬如,秀出抓到的Pokémon,傳送訊息出我也有參與在其中,而彼此分享Pokémon GO的大小趣事,這些都成為社交潤滑劑,促進彼此互動。而大家一起參與的感覺,是一場透過自媒體就可以參加的嘉年華。如何讓一遊戲成為「不可錯過的談論話題(it-thing)」,一定要透過Facebook的展演及傳播,透過弱連結滲透到不同的人際網路,成為大家「認知」中最紅的活動及話題。如何使「遊戲」成為一般不玩遊戲的人也覺得很「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Pokémon未來會持續穩健地紅好一陣子,但這種「全民運動」已經在慢慢退燒。一些具有高度害怕錯過人格特質的玩家,當初是因為要在Facebook上展示自己的參與,以及成為此社群一份子的訊號而加入Pokémon 風潮的,續玩動機不高。而嚐鮮的玩家注重實現小時候能夠像神奇寶貝大師一樣在路上碰到Pokémon就可以收服的夢想,新鮮期過後就會慢慢退燒。剩下的,會是喜歡收集Pokémon、與別人競技、升等組隊搶地盤的熱衷玩家。但Pokémon勢必也會藉由不同的商機與行銷策略,不斷舉辦活動或更新遊戲,延續此熱潮。

Pokémon還有許多其他成功的因素(包括科技以及手機便利性等),而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不可漠視。遊戲不能單單是遊戲,要成為使用者社交及展演的工具,讓玩家心甘情願主動願意談論遊戲,才能成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