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科學出走—長崎原爆點

作者/ 陳其暐(正努力在科學傳播領域裡掙出一道縫隙,本刊主編。)


(Shutterstock)

夜晚從長崎稻佐山上俯望,享受旅途終點的旅人拍下了人造星河(據說是世界三大夜景之一),但卻沒有記錄下日本巨大的日夜溫差、步行一整天的疲憊雙腳、以及這座城市曾經的歷史。

懾人的原爆威力似乎早已遠去,旅人只求能帶走一些長崎蛋糕回鄉。71 年前,上午11 時,一名16 歲的少年正在一家工廠工作,才坐下沒多久,突然一陣強光襲來,使他短暫失明。在
輻射塵落在身上的時候,他尚未得知,那是由於一顆落在長崎市中心的原子彈造成的。當時工廠距離爆炸中心僅有20 公里;他的家位於長崎縣諫早市,也因為強烈爆炸衝擊波而毀壞。1945年8 月6 日與8 月9 日,美軍分別在日本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超過十萬人因此喪生,就此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原爆沒有阻止這名少年繼續前進,他之後進入長崎醫科大學(現名為長崎大學),開啟了一連串驚奇的研究生涯。2008 年,他因為研究綠色螢光蛋白(green fluorescent protein)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他是下村脩(Osamu Shimomura)。然而,當談到當年原爆景況時,他說:「沒有人願意想起那件事。」並譴責在長崎投下原子彈是一種試驗武器的行為,毫無正當性可言。直到2016 年5 月27 日,美國總統歐巴馬甫前往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廣島、長崎兩市市長、眾多市民等人面前發表演講,並與當年的原爆倖存者致意。至今仍住在長崎縣的倖存者約有48000 人,在原爆當年他
們大多只是懵懂的孩子,現在他們的平均年齡已約80 歲。

長崎市是江戶日本鎖國時期(17~19 世紀)時,唯一對外的國際貿易港口,擁有許多基督信徒與教堂,也同時有眾多中國人定居於此。長崎現擁有發達的造船產業,在路面行走的長崎電車仍保有一些異國情調,並連結起現代長崎與原爆遺跡。在長崎和平公園內的和平祈念像前,依舊擺放著滿滿的鮮花,老師也帶著學生們在此靜默祈求。在原爆資料館裡保留了大量的文物:因高溫融化在一塊的硬幣、彎折的門牌、永遠停留在爆炸那一刻的時鐘,還有瞬間蒸發在牆上的人影。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之後,儘管我們竭力想將核武收回,但它依然縈繞於世界從未褪去。我們必須要問的是:長崎能否是最後一個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城市?



【交通資訊】
 搭乘國泰、華航、長榮等航空公司直飛日本福岡機場,再由博多車站乘坐特快列車「海鷗」至長崎。

 轟炸前長崎的繁榮市景(上);原爆後(下)。

  和平祈念像右手指著天上的核彈威脅,左手平放象徵和平,閉眼代表為受難者祈福。

 
長崎原爆落下中心地。

 購入7月號雜誌!→→→http://goo.gl/82fR4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