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科學出走—移師陣地的研究生活

作者/李依庭喜愛各種冷門知識,對不完美情有獨鍾,本刊編輯。)
受訪者/高綾憶( 受訪者,現為生命科學系博士生,研究之餘至波特蘭州立大學短暫的異地留學。)

波特蘭威拉米特河旁的三月櫻花盛開。(受訪者提供)

提著兩大箱行李,搭上了前往異鄉的旅途,雖然不是第一次出國,但踏上美國領土那一刻卻有一種「真的離家了啊」的心情油然而生,坐在實驗室敲打著鍵盤分析著實驗數據、日復一日的博士班生活,這樣的生活寫照,在經過了一連串的家庭「溝通」後有了變化,來到風景如畫的奧勒岡州,為期一年的探索之旅也正式展開。

位處奧勒岡州的波特蘭是這趟旅程的首站也是這一年的落腳處,是一座藝術氣息濃厚、悠閒、放鬆、充滿許多市集的城市。雖然隻身來到異鄉學習,但身為博士生也對國外實驗室充滿無限想像,對國外的實驗室抱有超高科技的設備、超華麗建築裝潢的幻想,所以在放學之餘在街上閒晃、觀賞街頭表演、吃著巫毒甜甜圈外,也加入了皮膚科(department of ermatology)的實驗室參與了蛋白轉譯後修飾相關研究,美國實驗室與台灣並無太大落差,有的只是在更寬敞的實驗空間中有更多的實驗設備,再加上有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熱愛研究的同伴並在實驗室中學習到更多實驗技術、放任式思維模式與團隊合作。

某天,手裡拿著一隻甜筒悠悠地走在實驗大樓中,發現了布告欄貼著許多學術演講與各領域者進行學術交流,順著講廳方向走進了奧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Oregon 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癌症生物學家韋伯斯特(Dan Webster)的演講,講者致力於黑色素瘤的研究並開發了一個應用程式(Mole Mapper)能及時觀察並持續追蹤皮膚上痣的微妙變化,有別於一般演講的滔滔不絕,實質與現場聽眾互動,拿起手機下載、實驗檢測,透過程式所收集到的數據皆能提供給實驗室分析,讓個人也有機會能為黑色素瘤的研究計劃盡一份心力。

平日埋首於堆積如山的課業和實驗中,周末當然不能錯過一年四季都可以盡情滑雪的奧勒岡州,位在波特蘭的胡德山(Mt. Hood),從市中心仰望遙指東方就能看到有座白雪皚皚、雄偉的山突出於地平線上,沿著公路一路往上近距離看著胡德山的美,踩著雪靴、踏著厚厚白雪抬頭仰望藍天白雲,遠眺雄渾磅礡的山陵、蜿蜒冰河上的殘雪,筆直從雪地順勢滑下,雖不知是滑雪還是滾雪,卻留下回甘的餘韻。

古人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此話所真不假,實地走訪各個不同領域實驗室,見識到國外自由奔放的實驗風格,面對研究問題有著更不一樣的思考脈絡;旅行中隨興的走走停停,從庸碌紛擾的人生軌道繞行,繞行後的路也因為選擇了另一條羊腸小徑而讓一切變得如此不同。

 胡德山滑雪場一景。(受訪者提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