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日

喬治.布爾─自學成大器的數學家

作者/李國偉(臺大數學系學士,美國杜克大學博士,曾任中研院數學所所長。專長為組合數學、數學史、科普寫作)

布爾把邏輯符號化與代數化的工作,深遠地影響了後世電路的設計理論,而為電子計算機的誕生奠下基礎。一項純粹思維的工作,對人類文明所產生的巨大影響,連布爾本人也無法預知。布爾是一位衝破階級藩籬而完全自學成功的數學家,他的生平值得後人景仰。

1815年是英國史上特別值得紀念的一年,因為那年六月威靈頓公爵在滑鐵盧重創拿破崙,使得歐洲歷史為之丕變。不過整整200 年之後來看,威靈頓公爵對人類的貢獻,卻不及1815年11月2日在英格蘭東部林肯(Lincoln)誕生的喬治.布爾(George Boole, 1815~1864)。今日在「Google」搜尋引擎打入布爾名字的形容詞Boolean,會出現4500萬項結果。當電腦與網路深入到生活中每個領域與層面時,做為電路運作最基本理論的「布爾代數」(Boolean algebra),成為最能造福人類的數學領域之一,由此可見布爾原創力的巨大影響。

啟蒙時期
喬治‧ 布爾是鞋匠約翰‧ 布爾(John Boole, 1779~1848)的大兒子,他還有一位妹妹兩位弟弟。在當時的英國社會,鞋匠仍然屬於低層階級。老布爾雖然是聰明的匠人,但他不專心磨練手藝改善家計,反倒愛上了科學,並且特別喜歡鑽研製造光學儀器。布爾從小就開始跟著父親學習數學,當別的七歲幼兒還在玩玩具時,他就經常沉浸在解數學問題的世界裡。

英國政府在1870年代之前,並沒有設置公立的初等教育學校。布爾家的經濟能力無法支持他上所謂的「文法學校」(Grammar School),所幸英國教會在1811年成立了「促進宗教教育全國學社」(The National Society for Promoting Religious Education),計畫在每一個教區都成立一所「國家學校」(National School),用以提供貧窮家庭小孩接受教育的機會,以便他們能安於自己的階級做個有用的人。布爾在七歲時進入一所這樣的學校,但是學校能提供的課程相當有限,老布爾乾脆自己來加強兒子的閱讀力、觀察力、以及一些科學的知識。布爾十歲時,一位鄰居書商布魯克(William Brooke)先生,自願教導布爾學習拉丁文,並且允許布爾閱讀他的藏書。布爾在12 歲時就有能力翻譯賀拉斯(Horace, 65 BC~8 BC)的拉丁文《頌詩》(Odes),讓父親感覺十分驕傲,想辦法把他的譯詩發表在報紙上,不過也引起一位專家懷疑是否真正出自如此年幼孩童的手筆。布爾在緊接的兩年裡,更加認真精進拉丁文的程度,並且還自學了希臘文。......【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51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