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日

考題之外,你該知道的事

作者/顧正崙(免疫學博士。研究興趣是人類免疫與感染醫學)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偶然看到今年大學入學指考的生物試題,便隨興地拿起來模擬作答。20多年來,我從當年看不懂題目的高中考生,如今成為了一名生物醫學研究者與教育者。由於部分試題與我在研究所中所教授的內容類似,因此我很快就完成了這份考卷。但考卷內容卻令我不解。當中很多題目,都是包括我們在內的大部分實驗室經常操作的分子生物技術。然而作為兩個小孩的爸爸還有生醫研究者,不希望小孩18 歲的青春歲月,花在學習與背誦這些東西上。

分子生物與考試
在指考題目中,分子生物佔有很大的篇幅,其中包含聚合酶鏈式反應(PCR)、限制酶酵素、激酶等許多專有名詞。身為研究者,我知道這些概念與分子生物技術的偉大與威力。例如小小去氧核醣核酸的變異,就能讓天使般的嬰孩身懷怪病,從天堂墜到地獄。我也了解它的魔力,可以像上帝在聖經中所形容,幫助失明的人重見光明。研究者利用這些技術獲得更高深的知識,了解生命的奧祕與治療疾病。但技術本身,除了對操作者外,並不是十分重要的東西。

分子生物是非常抽象的,在實驗室,研究員常常面對一個個透明的管子,東西加來加去,最後利用儀器得到數據。但是分子實在太小了,研究人員從頭到尾並未真的親眼見到這些神奇的生命分子,而是追蹤一些蛛絲馬跡。分子生物,對一個18歲且沒有機會實際操作的學生來說,他們辛苦理解背誦後得到高分,除了滿足老師家長,還有大學入學的要求外,沒有辦法讓他們從中感受到生命的波瀾壯闊。

需要背誦的知識?
其中有道題目是「血液是結締組織」,這題我答不出來,邊想還邊苦笑。自己用血液做十多年研究,對血液的性質非常熟稔,也成為專業諮詢的對象,我卻不會這題。諷刺的是,不會這個對我的研究完全沒有影響。今年考了一題指示劑變色,想起當年聯考也有一個類似的題目,考水蘊草沒有光線照射時,指示劑溴瑞香草酚藍會變成什麼顏色。我知道是考二氧化碳生成,但不記得指示劑會變什麼顏色,就丟掉了好幾分,考後難過許久。如今了解,這類指示劑是藉由「變色」指示狀態改變,至於變成什麼顏色,那應該是冷知識,而不是重點。回想不禁慘笑,自己最聰明、最有學習力的歲月,就在這些無意義的背誦中度過。......【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48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