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數位遺產保存的兩大挑戰

作者/洪朝貴(『資訊人權貴』活躍於部落格與噗浪。抵抗『遙控數位枷鎖』;捍衛『手機刷機自主權』;相信『智慧不是財產 智慧是廣告看板』。)

(請搜尋文中紅色字以獲得更多參考資料)

「想像數位考古學家在逐漸暖化的冰原裡,發現廿一世紀古文明所遺留下來的資料中心。他們四處看看,找到一些零星的英文網頁遺跡。然後定神一看,發現資料裡竟然有完整的挪威文學。突然之間,廿一世紀的挪威之於廿七世紀的人類,就像希臘之於文藝復興。各處的太空殖民地競相以挪威名字命名他們的小孩,人類新的家園行星上的首都將稱為奧斯陸。」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Concept of Digital Heritage〉一文當中如此解釋數位遺產(digital heritage):

數位遺產就是那些「值得為未來世代保存、有長遠價值的電腦產生物」。數位遺產來自諸多社群/產業/專業領域/地域。並非所有數位內容都值得長久保存,但如果我們希望維護數位遺產的連續性,就應該採取積極的措施來保護其中那些值得長久保存的部分。

那麼我們這個世代所創作的數位遺產,能否成為未來世代欣賞/研究/評論/紀念/啟發/尋求靈感的來源呢?其實想要保留數位遺產,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其中至少有兩大待解問題,挑戰著社會整體的共識,不是文化圖資保存單位投入資源就能解決的。

法律
從物理的角度來看,數位遺產較其他實體的文化遺產(例如雕刻、建築、手工藝品)更容易保存–—數位內容很容易零瑕疵、無限量地複製備份。像是電視及廣播等類比技術所呈現的文化遺產,技術上很輕易能將之數位化、複製保存。但是人類自創的法律,卻讓數位遺產的保存困難重重。

哈佛大學法學教授雷席格(Lawrence Lessig)在他的名著《自由文化》(Free Culture)一書當中提到:「儘管廿世紀的文化(幾乎)是由電視所呈現,如今卻僅有一小部分能夠讓大眾看得見。」類比內容的複製雖然會有一點失真,但相較於實體文物的複製,還是簡單很多。且一旦將之轉為數位內容,往後的複製就不會進一步失真。但是為什麼我們的文化如果記錄在報紙上,便可永久保存,記錄在影片上則不然呢?

挪威國立圖書館計畫在2020年之前,將館內所有挪威書籍數位化,不論著作權年限是否過期。本文首段的科幻場景,其實就是《大西洋》(The Atlantic)編輯在報導這則新聞時,對大眾的提醒。在全球,Internet Archvie / Wayback Machine(網路典藏/網頁時光機)計畫就試圖每隔一段時間,對所有網站進行快照備份。但這樣的行動,引來國內及國際智慧財產保護團體的反對。而美國甚至透過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外包裝,強力對各國推動強化智慧財產管制的法案,對於數位遺產保存極為不利。......【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42期-購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