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科學之外 圖文之間

在科月的內文全部改為彩色印刷之前,圖片限於黑白印刷,細緻的紋理常會隨著色彩隱沒。改為全彩之後,我們對於圖片的要求越來越高,挑選圖片也成為編輯部的一件工作樂事。

還記得一月號「法布爾的昆蟲世界」專輯中活靈活現的蟲蟲們嗎?在送印前最後一刻,我們臨時換了一張圖片,因為它實在讓我們驚呼連連!好奇的你可以翻開一月號的第56頁,就會看到一隻跟你一樣睜大眼睛的蝗蟲與你對望,看似綠得透亮的身體以及伸得直直的觸角,讓人瞬間會忘記他是食量驚人的怪客。

或許你會覺得我們很大驚小怪,但碰到好的圖片就跟閱讀到好的作品一樣,讓人興奮不已。

一個圖片的產出,同時也是考驗著編輯之間的相互溝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美編總是這樣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卻帶來一連串的討論。「所以這是凸透鏡?」「它是一個凸透鏡和一個凹透鏡相黏。」「那他每個透鏡的大小比例是多少?」美編與文編一來一往的討論,在這時帶來一陣沉默。「我......再研究看看。」(p.99)

學設計出身的美編,與學科學出身的文編,兩種不同的思考方式在一個圖片中相互撞擊。在每一次的溝通後,推動著我們對於文章的內容更深入去了解。

打開這一期「森林新思維」專輯,在筆直、高聳入雲的樹林圖像中(p.116),帶入這一次精采的森林之旅。在你步步進入森林深處之時,你看到的樹不再只是樹,而林也不再是只像以前保護起來就好,更有趣的是森林中你無法忽視的居民們。在圖像之內,你看到的是林、是樹、是木頭,但在圖像之外,是遠遠超越紙張所能書寫的豐富知識。

圖總是最吸引人的,卻在引人注目之後,讓文字的意涵在圖的襯托下不言而喻。老師們用文字說一個科學故事,作為編輯的我們嘗試用一些設計,讓故事更加動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