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三」的力量

將病人的卵轉移DNA至健康者的技術,位於臨床使用的邊緣。

作者/江建勳(任教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

道格拉斯.騰布爾(Douglass Turnbull)有許多時間會見到無法治療、時常是致命性疾病的病人,但是此位神經科學家遇見莎綸.柏納迪(Sharon Bernardi)及她的年輕兒子艾德華時,卻有更多無助的感覺。

柏納迪已經失去三個小孩,由於在他們的血液內有「神祕的酸」形成,因此當艾德華似乎發育正常時,那是一個巨大的慰藉。柏納迪回憶到:他到達所有屬於他自己的里程碑,在14個月時,他坐起、爬動並開始走路;但是當他大約2歲時,他走了幾步時開始跌跤;最終開始抽搐。在1994年,當艾德華4歲時,被診斷出有賴氏病(Leigh’s disease),一種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的疾病,醫生告訴柏納迪,她的兒子除非很幸運才能到達第五個生日。

在英國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工作的騰布爾,回憶起他的絕望:我們從來無法協助像這樣的家庭。他的挫折激發出一種探索,去發展協助性的生殖技術來預防例如賴氏病這種異常疾病,會導致兒童粒線體(mitochondria,細胞製造能量的構造)遺傳性的毀壞突變。

這個過程,有時稱為三親體外受精作用(three-person 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 包括將一位帶有突變粒線體婦女的卵之細胞核遺傳物質,轉移進入另一位健康婦女的卵。騰布爾及其他人已經在小鼠、猴子及培養中的人類卵細胞測試過該技術,他們說,現在正是在人身上嘗試這種技術的時候;英國國會決定在2014年底對此議題投票,如果立法通過,這將是第一個允許這類對未出生小孩進行基因改變的國家。

但是某些科學家已經對實驗過程的安全性提出關切,越來越多激進分子、倫理學家及政治家組成的發聲聯盟爭論,這個「贊成∕同意」的投票將導致訂製嬰兒的災難產生。美國也曾考慮許可類似的過程,其官方管理人員及科學家正密切觀察這個爭論;迪特.伊格利(Dieter Egli),紐約幹細胞基金會(非營利研究單位)的幹細胞科學家表示:我讚賞他們在英國所作的這些,英國對此議題的討論,已經遠超過美國了。......【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39期科學月刊】

延伸閱讀
Callaway, E., Reproductive medicine: The power of three, Nature, Vol: 59, 414-417, 2014.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