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

靈長類動物的研究

靈長類動物研究困難地贏得政治勝利,卻仍然處於危險中。

作者/江建勳(任教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

最糟糕的時期到來,神經科學家安德瑞亞斯.克萊特(Andreas Kreiter)花了16年的奮鬥來保護他的研究,當他的妻子帶著他們第二個剛出生的小孩回家,等待他的是一個信封,裡頭有對他們三歲大小孩死亡的威脅。克萊特在德國布萊門大學使用獼猴研究大腦,對方是個兇惡且定期會有暴力策略的動物權利保護者老手。當1990年這些抗議者達到高峰時,他生活在警察保護之下,但是仍然繼續他的研究,他說:在決定以靈長類動物工作時,我想得非常仔細,如果我們想了解人類大腦,我相信這是必需的。

後來,克萊特發現他面對的是一個不熟悉的敵人:他們城市當地的權責機構尋求限制靈長類動物的研究。在2008年,布萊門大學的官員拒絕更新克萊特以獼猴工作的執照,從此以後他的研究命運已經遊走在合法的邊緣。有個爆炸性、湊合般的制度出現,對最近歐盟指引的精神構成威脅扭曲,即明確允許在非人類靈長類動物上的研究。雖然某些研究人員說他們從未感覺如此安心,當活動者改變手法,其他人卻面臨新的阻礙:由霸凌研究人員到加壓力給地區決策者。

某些歐洲研究人員也改變了他們的策略,更公開地談論有關他們用靈長類動物的工作,但是其他科學家已經完全停止使用猴子,或避開歐洲的困境,在其他國家建立爭論性的合作關係,特別是在亞洲。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羅格.雷蒙(Roger Lemon)說:因為我們處理的是富有價值並敏感度高的資源,所以靈長類動物研究人員必須預料得在壓力底下工作。雷蒙的工作是希望知道大腦如何控制精細的手部運動,這可能成為中風後恢復功能的治療方法,但這是一個悲哀的諷刺,這個關鍵發展可能轉移到非高度重視動物福祉的國家。

穩定步驟
靈長類動物研究人員的壓力出現許多形式,例如在美國,商業航空公司已經在國內線飛航停止靈長類動物的運送,造成研究人員對運送動物的困難,許多歐洲航空公司已經採取類似步驟,但是法航繼續提供服務。

不久以前,歐盟似乎採取一個措施去穩定靈長類動物研究的環境。在2010年9月,超過十年令人煩惱的公共爭論之後,歐盟採取了一個指引來控制研究目的動物的使用,以其小心地平衡動物福祉與研究需求,這個指引似乎緩解了緊張。在其他事務中,它建立了對於所有動物最小福祉的需求,定義疼痛強度,以及禁止大部分大人猿的研究。還包括一個困難贏得的條文(生物醫學社團強烈遊說後在最後一分鐘加入),明確允許對非人類靈長類動物的基礎研究,提供了在任何其他動物種類所不能進行的工作。......【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37期科學月刊】

延伸閱讀
1. Abbott, A., The changing face of primate research, Nature, Vol. 506: 24-26, 2014.
2. Hogenboom, M., Sharp rise of 8% in UK animal experiments, BBC News, 201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