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科學名詞紀趣

作者/何子樂(前交大應化系教授)

學家把研究成果公之於世,若要是表達新物品、物種或現象,則具有一如父母給小孩取名的權利。根據筆者所知,有不少關於命名的趣事,甚且達到荒誕不經的程度,現在舉若干例子和大家分享吧。不過我必要強調:科學家並非是怪物,性情包括喜、怒、哀、樂、幽默感……一如常人。

十八世紀瑞典科學家林奈(Carolus Linnaeus, 1707~1778)把生物採用兩個拉丁字為標準命名, 功不可滅。1957年,有人據之將一種蛤叫作Abra cadabra——那是魔法師變把戲時的咒語。可惜不久之後,該蛤屬名改為Theora,笑話頓即成空,真是掃興! 2014年初,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的一位昆蟲學者艾文斯塔(Dominic Evangelista),公開招標他發現的一種Xestoblatta 屬南美洲蟑螂命名之權利,結果被一個較富裕的女昆蟲學家貝倫邦(May Berenbaum) 出了4250美元取得,於是該蟑螂正式稱號為X. berenbaumae。艾文斯塔是要籌措下次採集昆蟲的旅費而想出招標主意。為了吸引投標人,他說明得標者可採用之名包括上司、前男友,或其他可憎惡的人物。又貝倫邦認為把自己的姓給那種喜愛啤酒氣味,交配時雄蟲會噴尿酸在雌蟲體上的蟑螂乃是榮譽。
近數十年,生物的基因發現有若恆河沙數,而一些發現者禁不起難逢機會留下他們的創意,例如一個傾向移位的基因被稱為「喬丹」,顯然是按照善於跳躍的美國籃球明星而訂立的。控制音猬蛋白(sonic hedgehog) 產生十分重要的基因,其名來自電腦遊戲人物音速小子。

新的抗生素命名林林種種,漫無脈絡:紀念某人,某地;也有電影迷以他喜愛的影片命名取得的產物;更有一歌劇迷把《波希米亞人》(La Boheme)內角色逐一列舉:女裁縫咪咪、歌唱家穆塞塔、詩人魯道夫、畫家馬爾切魯等分別給予化合物稱謂——mimimycin(咪咪黴素)、musettamycin(穆塞塔黴素)、rodolfomycin(魯道夫黴素)、marcellomycin(馬爾切魯黴素)……。又匈牙利的生物化學家聖喬治(Albert Szent-Gyorgyi)當初取得抗壞血酸(維生素C),量僅可用來定出內含元素符合醣類比例,報告內名之為ignose(醣類均從ose 字尾,ignarus字頭意無知),投登期刊不為編輯接受,改稱godnose(天曉得醣)命運當然也相同;最後他妥協取己醣醛酸一名結案。

2013年,諾貝爾物理獎頒給在1964年提出希格斯機制的多位科學家中二位:希格斯(Peter Higgs)和盎格列(Francois Englert)(如伯勞特Robert Brout 不在2011年去世便會是第三位)。那可從早些時歐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發佈獲得希格斯玻色子存在証據所能猜到的。分析高速質子對撞無數事件,有如大海撈針,要克服重重障礙。希格斯玻色子被形容為惡棍,使粒子物理學家疲於奔命,搜尋它費力耗財至極。萊德曼(Leon Lederman;1988諾貝爾物理獎得者)的書稱希格斯玻色子為「神的粒子」(god particle),本是「他媽的粒子」(goddamn particle)以表達對它折磨物理學家引起的憤概——當然又是編輯反對作罷。

希格斯機制成立才肯定粒子物理學標準模型的正確性,受極度關注乃是必然。此機制使一些粒子獲得質量,宇宙才會誕生。正是「兩類粒子各擅場,費米子獨立不相讓,玻色子虛懷若谷,堆疊通融和睦,一主質量空間另管力的移轉」。

在CERN 有兩分析組從事該工作,約三千人的ATLAS團隊中領導人物是香港出生的吳秀蘭。她本想成為畫家,但是讀了居里夫人傳記後,在美國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改讀物理。暑期在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丁肇中團隊參與研究(發現J ∕ φ粒子工作),然後在1970 年獲得哈佛大學博士學位;自1977年起任教於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現為費米傑出講座教授。發現膠子(gluon)也是她的一大貢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