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從iPhone 5大賣,看4G決策品質

作者/黃鎮江(國立臺南大學綠能系教授兼環境與生態學院院長)

智慧型手機在Apple與Google的強力推廣下,近年來呈現大幅成長,在行動上網用戶暴增的情況下,使得行動通訊網路頻寬已變得不敷使用,消費者的抱怨聲浪逐漸增加,因此,世界各國均積極投入第四代行動通訊(4G)網路之建置與營運。而4G主流究竟是WiMAX(全球互通微波存取技術)抑或LTE(長期演進技術)?從這波iPhone 5的大賣情況來看,結果已經很清楚。當全球主要國家的iPhone 5用戶已經在LTE上飆速時,臺灣使用者依然匍匐在斷斷續續的3G 網路上,情何以堪。歸咎原因,臺灣在4G行動通訊產業關鍵決策錯誤在先,政策調整遲疑在後,不僅浪費時間與金錢,更嚴重的是在面對美、日、港、新、韓等國4G LTE 皆商轉後,臺灣競爭力已經在這一連串錯誤決策中逐步流失。

首先,由於政府對通訊產業本質不夠了解情況下所作出錯誤決定,造成目前4G 政策進退維谷的窘境。回顧台灣4G 決策,2005年政府決定採用Intel 所建議的WiMAX 作為4G 標準的發展方針,藉以推動「M台灣計畫」,而先後共經歷了五任經濟部長、四任交通部長、四任NCC 主委,全都把4G 籌碼放在WiMAX 上。無可諱言,任何新技術產業化必需面對技術不確定與市場不確定的兩大挑戰,4G 行動通訊產業技術也不例外,這也是過去幾十年科技產業競爭常態。臺灣長期倚重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產業,面臨新趨勢的C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產業,政府擬藉由主導WiMAX 一舉將IT 產業優勢擴張到ICT 產業,同時藉以擺脫以往代工的角色,朝向高價值的系統服務與產品驗證發展,目標與方向值得肯定。

WiMAX 屬於高速無線數據網路標準,基本上是從資料存取角度發展,原本主要發展載具是 PC,而臺灣身為PC 製造大國,產業競爭力當然有助於發展WiMAX,因此,當Intel 向臺灣提出WiMAX 的發展計畫時,政府認為,以國內堅強的網通產品製造能力,加上全球晶片龍頭支持作後盾,只要掌握先機,WiMAX 產業成功機率大增,如此,不僅可以成就一條新的通訊產業鏈,而且,一旦成功地建立一套完整WiMAX 商業服務模式而推向全球市場,臺灣將可從PC 硬體王國,搖身一變成為高價值網通系統服務的輸出國。然而,目前大部分WiMAX營運商原本都是業外人士,在資本投入高、基地台建置不易、以及民眾意願低等多重不利因素限制下,導致WiMAX 系統服務不盡理想,截至2012 年10 月底為止,全臺WiMAX 用戶數僅達13.67 萬戶。相對地,LTE 是延續應用於手機與數據卡終端的高速無線通訊標準,這原本就是由通訊營運商所主導的規範,因此,LTE可以交互操作已有通訊標準,向下支援現有的電信技術,也就是現有的電信營運商依舊可以透過已有網路提供基本的語音通話以及3G 服務,而WiMAX 除了提供高速寬頻外,完全缺乏向下相容技術能力,自然不會獲得主流通訊營運商青睞;況且,比起全面轉換WiMAX 設備,以原有3G/3.5G 基地台升級成LTE 基地台容易多了,可以大幅降低基地台佈建成本與時間。因此,在全球主流營運商紛紛投向LTE 後,即使是全球晶片龍頭Intel 也都得棄守,這種結果完全不令人感到意外。

其次,政策調整牛步化使我國4G 落後問題更形惡化。與臺灣情況相似的韓國,在Intel 於2010 年宣布裁撤WiMAX 計畫辦公室後迅速從WiMAX(WiBro)轉向投入LTE,韓國電信業者在2011 年7 月開始提供4G LTE 行動上網服務,經過短短一年多時間的發展,目前LTE 用戶數已經超過千萬,而日本早在2010 年底即開通LTE 服務,由於4G LTE 用戶不斷增加,不少地區卻也出現許多用戶捨棄固網寬頻服務的現象,迫使固網降價因應,這是始料未及的,而這個現象剛好與張善政政務委員提出取消上網吃到飽解決3G 網路龜速問題,呈現明顯對比。美國雖然不是最早推出LTE 的國家,在歐巴馬總統2011 年的國情咨文中定調要讓在五年內建成覆蓋全美98%人口的LTE 高速無線網路後,Verizon、AT&T、MetroPCS、Sprint 等營運商的大力推動下,美國現在已經是全球LTE 覆蓋面最廣、設備和用戶最多的國家。回過來看臺灣,在關鍵時刻無論是不知變通或不願變通,在面對全球主要國家4G 皆商轉後,已面臨了全盤皆輸的局面。

我們認為政府首要任務是加速4G 網路基礎建設提供足夠頻寬,而不是在廠商營運模式的枝節問題來替自己政策推動不力辯解。現階段主管機關NCC 首要工作就是要加速700MHz、900MHz、1800MHz 頻段4G 釋照作業,以目前NCC 所規劃2015 年正式營運的時程,過於消極保守,根本無法確保臺灣的區域性競爭力,有必要將時程提前;其次,政府應適時將WiMAX 之階段性任務告一段落,以解決WiMAX 佔用全球LTE 的2.6GHz 主流頻率問題。基本上,已發給WiMAX 營運商的頻譜,沒有充分利用,等於是用政府資源建了高速公路,卻沒有車子在上面跑,國家資源浪費,莫此為甚,此乃政府經濟、科技、通信政策各部門應共同承擔的責任。事實上,隨著LTE 成為4G 主流已成定局,幾可確定未來將更不易提供WiMAX 業者終端產品,在此情況下,NCC 留著70%服務覆蓋率技術轉換門檻的尾巴,只會讓業者進退不得而徒增爭議,回顧當初政府為了讓臺灣廠商積極投入WiMAX 技術的核心以擴大商機,六家WiMAX 營運商都是以極低的權利金標得頻譜,而頻譜乃是相當珍貴的稀有公共財,WiMAX 業者無法發揮應有的價值,政府積極採取斷然措施,趕緊重新整隊布局前進。而無論採取收頻、縮頻、移頻、或重新議價等措施,政府應積極採取作為,將WiMAX 解套與LTE 釋照脫鉤處理。

4G 這條無線寬頻高速公路,攸關臺灣數位軟實力,包括線上遊戲、App 產業、行動支付,以及念茲在茲的雲端產業等,而且與逐漸高漲通訊人權息息相關,因此,政府在規畫4G 產業政策上,不應只思考可替國庫帶來多少頻譜標售收益,更不必插手上網吃到飽的營運枝節末微問題,而是要以宏觀的角度擘畫4G 下臺灣雲端產業的未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