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4日

《氣候文明史》導讀


作者/李品臻、施敏婕、林玟廷(就讀於國立彰化女中)

氣候,是一枝改寫歷史的權力之筆。它定奪了生物族群的發展演化,裁論了古代文明的燦爛興衰;它讓這世界在運行的軌道上依循著事先寫就的劇本突然地峰迴路轉,2 億4500 萬年前的氣候變遷造成二疊紀大滅絕,高達96%的海洋生物和75%的陸地物種就此消失,地球上的生物演化因而大幅度的改寫。氣候改變環境,環境造就演化;《氣候文明史》就是這樣一本淋漓盡致地詮釋了氣候變遷對這個世界影響之鉅的璀璨紀錄,在我們面前徐徐開展了名為過往洪流的一卷雲煙裡,一筆又一筆絢爛輝煌的動人色彩。

不論是只以各種遺跡推論環境的史前時代或已有文字紀錄的歷史時代,人類都勢必得發展出一段與環境共生共存的緊密關係。為了適應寒冷的冰期,三萬年前人類發明了針線,懂得縫製衣服,也開始穴居以禦寒,掌握氣候變化而狩獵;當溫暖時代來臨,因為人口增加而形成的小規模群居聚落,面臨了糧食不足的問題,人類於是發展出農業這項革命性的技術,使人類文明邁向了新的里程碑。農耕的演變促成都市的形成,曾經翠綠的沙漠,如今黃土漠漠,當漫漫長夏告終,地球進入長時間的寒冷時期,隨之而來的貧困與艱苦卻也同時孕育了偉大的古代文明。集體生活的開端逐漸塑造了現今人類的體型與生活方式,卻也引發了戰爭與傳染病。氣候造成了農產地的擴張推廣、東西方交易的活絡,卻也導致了一次又一次歷史課本上的政變與朝代更迭。在冰期與較為溫暖的間冰期的週期性氣候變化之間,人類逐漸發展出智慧。氣候正如一位不語的母親,教導著人類這群孩子一步一步發展,直到世界成為如同我們眼前所見的一切。

流光的遞移進入了中世紀溫暖期,造就了中古歐洲文明蓬勃發展的農業經濟。但氣候依舊一如過往的一體兩面,中世紀溫暖期造就歐洲地區的繁榮與興盛,但在原本就炎熱的近赤道地區卻帶來了酷暑與乾旱。氣候變遷宛若全球社會變遷的縮影,日本就是在此時體現了氣候對於社會發展的影響。當平安時代末期的西日本由於氣候溫暖化天災頻傳,春夏熱浪乾旱,秋天暴雨洪水而連年歉收、民怨四起,幾乎掏空社會基礎之時,不安的人們開始追求極樂淨土的新興宗教、暴動推翻政府等等;而另一方面,高緯度的東日本卻沐浴於暖化恩澤之中,因為日照充足,農業生產力亦隨之提高,在物產豐饒的條件下,日本於是形成了中央集權國家。從建立於中世紀溫暖期的鐮倉幕府、十四世紀受寒冷化而遷往京都的足力氏、在寒冷化和緩之後揭開序幕的江戶幕府,一直到十八世紀後葉再度寒冷化而被推翻的幕府時代……,一千多年以來,在東西日本之間來回移轉的國力核心和當時的經濟結構息息相關,而牽動著經濟結構的根本正是氣候的變遷,這也是氣候文明史上相當耐人尋味的地方。

書末由十三世紀開始的小冰期鋪敘了從嚴重饑荒帶來的人口動態、農業革命導致的經濟結構改變,探討世界之所以變化的精神層次改革也隨之應運而生,開啟了馬丁路德、伽利略、培根、笛卡兒、牛頓等鼎足於宗教、科學、哲學、經濟學領域的近代理性時期。從無夏之年到黑子消失,從火山異常到冷暖分歧,中世紀到近代氣候的變遷完美地整合了各面向的領域在文明史上的輝煌與衰敗、蓬勃發展與漸進凋零,宛若物極必反的道理。當我們跳脫「人」的角度,以全新的視野閱讀歷史,我們可以發現:歷史上許多看似單純的「人禍」,其實都深受著氣候的影響;表面上無關的氣候,正是推動歷史翻盤的主使者。《氣候文明史》就是這樣讓我們在閱畢掩卷沉思之時,更能切身體己地了解這個世界依舊在目前持續的氣候震盪中,以我們未可知的步調走向變動的未來。

(本文與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2013 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競賽合作刊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