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日

信不信由你

作者/江建勳(任教於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

德國嬰兒出生時 性別有三種選擇
幾十年來歐洲醫院裡的醫生在嬰兒出生時只給予父母親一種選擇,嬰兒的性別在解剖上如果不符合典型定義上的男性或女性,便給予進行性別指定手術(gender-assignment surgery)。醫生會問父母,你會希望我們給你一個兒子還是女兒?如今在德國,提供第三種選擇。2013 年11 月1 日,德國議會通過一條法律給予雙親選擇,讓兒童出生證明上的性別空白,這使得德國成為第一個採取法律動作的歐洲國家,即其似乎允許雙親自由選擇,是否需要進一步進行手術。越來越多的醫學研究也建議這在醫學上不必要,而且會使身體疼痛及心理受害。

為出生時性別尚未確定的人(也稱為中性人,intersex people),其權利作戰的行動主義者橫跨歐洲及美國,他們認為德國的法律對正在進行中的運動是一個重大勝利,這個運動試圖終止二十世紀發展出醫生嘗試在出生後很快地「正常化」(normalize)中性兒童的外科手術。這個名詞「中性」包括某些條件,一個人的生殖或性器官解剖型態,不在典型的男性或女性生物類別內。性是由一個人所具有的染色體、賀爾蒙、身體內部器官及生殖器官來決定,某些人具有的特徵介於男性與女性之間;例如一個女孩出生缺乏陰道開口或一個令人注意的大陰蒂,其也可能是一個非常小的陰莖。

並非所有中性人出生都具有非典型生殖器官,但是對於是如此的兒童,醫生及外科醫生多企圖動用性別指定手術。美國史丹福醫學院一位生物倫理學家及人類學家卡翠娜‧ 卡爾卡茲斯(Katrina Karkazis)表示,此種手術時常進行,因為在醫學界有一個流行觀點,即許多父母親恐懼「具有非典型生殖器官的兒童,在生活中將受苦於被汙名化」,性別指定手術因此被一般人視為兒童及其雙親的最好選擇。

「15 年前,在醫學界極少數人會質疑手術的益處」,卡爾卡茲斯說。不過此情況開始改變,因為逐漸增多的醫學證據及檢驗結果,針對已經在嬰兒或兒童時期動過手術的中性人進行分析,卡爾卡茲斯說,為了這些分析結果他已經訪談過一個1996 年開始的計畫中許多中性人、他們的家庭及醫生,「結果非常驚人,他們令人不可置信的分享,由於手術引起之心靈及肉體傷害的感覺」。

泰格‧ 迪弗爾(Tiger Devore), 一位55 歲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及性治療師,在兒童期經歷多重手術。第一次是當他只有三個月大時,因為他出生時為中性性別,他描述他經歷的手術(總數為20 種)為「不必要的失敗」,他失去許多性感覺的組織。迪弗爾相信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問題是「鋼刀會切入敏感組織」,其他經歷手術(例如陰蒂縮減術)的病人,也抱怨疼痛、結疤及失去感覺。

卡爾卡茲斯解釋在接近二十年裡,她訪談過有此種經驗的中性人,只有一個人表示雖然進行手術「不容易」,但她了解為何要進行手術。

醫學界已經越來越關心在嬰兒時經歷手術的中性成年人,在2006 年一群國際健康專家編輯「同意書」(consensus statement),這是醫學專家委員會編輯的最佳操作指引,針對如何來改變「中性異常症」(intersex disorders)的治療,以及考慮「支持病人的意見」;而於2013 年2 月時,聯合國酷刑特別調查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譴責對中性人進行非同意性手術操作。

德國的新法律是反應2012 年國家倫理委員會的報告,這是一個獨立的專家團體由政府委任調查倫理議題,得到結論中性人必須被保護不受「不想要的醫學發展」像是對嬰兒的手術,呼籲暫延手術直到兒童能同意。

席爾凡‧ 阿基歐斯(Silvan Agius)是國際同性戀協會歐洲分會(ILGA-Europe)政策主任,這是一個國際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及中性的擁護團體,相信德國法律不足以強調對新生兒及兒童的手術議題,並且相信這種手術必須被禁止,他也害怕中性人「可能被暴露於更多歧視,由於大家自動『認為』中性嬰兒可能是新分類結果的對象」。德國內政部的發言人已經承認「新的法律並不能適當地完全解決中性人的複雜問題。」

除了這些,阿基歐斯認為歐洲對中性議題「緩慢覺醒」,在某些其他國家,例如澳洲、孟加拉、印度及尼帕爾,在最近幾年「第三性別」已被認為有某些法律效力。哥倫比亞仍然是最進步的例子之一,因為在1999 年憲法法庭就決定限制父母親及醫生在醫學上不必要的生殖器美容手術。

對於迪弗爾醫生而言,全世界對於這些類似手術的禁令是正確的途徑,他相信人們最終將視對嬰兒的外科治療法為一種「駭人的錯誤」。迪佛爾說社會終將醒覺,人們放棄人類僅存女性及男性的二元論,並了解中性是其身分認定的一種權利而已。

性取向的社會觀念
我們似乎認為我們是一個能接受所有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s)的進步社會,但是最新的調查顯示反對男同性戀的情緒,比我們所認為的高,同時目前對性向態度評估的方法並不如應該有的正確。

在一個發表於美國國家經濟研究院的研究中,科學家發現目前的方法可能並未正確地掌握「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LGBT)族群的大小以及面對他們的態度。

總而言之,其難以量測性取向及有關性取向的意見,因為朝向更加為社會所接受的反應中,仍有長久以來的偏見,研究人員已經發現此種趨勢,即使是以匿名電腦問卷調查亦然。因此俄亥俄州立大學及波士頓大學一個研究小組,比較這些調查技術與另一種提供參與者更私人性及匿名性的問卷,保證甚至研究人員都無法將自願者和他們的回答連結在一起。在2516 位美國自願者間,他們被隨機指定使用其中一個方法回答有關他們性向的問題。比起那些使用標準調查技術,採用更掩飾的調查顯示,65%更願意回報他們自己為非異性戀身分,而59%則表示具有一次同性性經驗。

比那些採用其他種類的調查方法,掩飾的調查方法也揭發更多人帶有反男同性戀情緒,參與者67%不贊成在工作時公開出櫃的男同性戀擔任經理,及71%認為歧視女同性戀、男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人是可接受的。「比較過兩種方法之後顯示,甚至在目前最佳操作之下,性有關的問題接受到偏見的影響,及對於許多問題,偏見是真實存在的」,論文作者寫到。

加強匿名是否會導向更真實的反應呢?研究人員無法確定,但是從前的研究顯示匿名調查時,人們的態度及意見的確更能表現出他們真實的想法。科學家也無法解釋,為何那些人在更遮掩技術下提問,更可能承認非異性戀取向或經驗,而又同時以更多偏見反對它們。然而他們懷疑兩種取向都是彼此獨立的,有可能其結果也顯示出有關性及社會接受度上更深層的東西,或缺乏LGBT 的身分認同。

性觀念的改變
當英國公共衛生主任約翰‧阿許頓(John Ashton)教授最近建議,法定發生性關係最低年齡必須降低至15 歲,他馬上受到責難。

唐寧街對此想法立即提出反駁,而副首相尼克‧ 克雷格(Nick Clegg)及工黨議員迅速表明他們的立場,沒有任何爭論。英國在刺胳針期刊(The Lancet)發表最近十年一次的國家「性調查」結果,其編輯理查‧賀頓(Richard Horton)表示這次事件證明政治階級對於有關性的「成孰爭論」(mature debate)是無能的,在此,他們似乎跟不上一般大眾的腳步。

研究人員進行「國家調查性態度及生活型態」的調查,發現人們並不認為討論這些「關門之後做的事」令人尷尬,反而很願意討論此議題,只有3%參與投票者拒絕回答有關他們性生活裡最親密的問題,而相對而言確有五分之一的人不會洩露他們賺多少錢 。

報告結果顯示如下:
人們可能比他們過去發生較少性行為,如英國廣播公司在新聞封面上報導的,但是真正的革命在我們對可接受及無法接受的事情態度。通姦是例外,幾乎三分之二的男人及70%的女人不贊成,比較在十年前不到一半,但是容忍一夜情的比例在女人中增加,然而接受同性關係已經加倍,就相信他們「完全沒錯」的人數而言。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教授丹姆‧ 安妮‧強生(Dame Anne Johnson)協助進行該研究,他表示:我們在這些日子趨向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性自由度增加的社會,但是真相要複雜得多。在某些層面上,改變反映出在床笫上發生的事,如同從前的研究已經充分證明,英國人如今比從前擁有更多性伴侶,事實上人們在後來安定下來後表示,那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有趣的是這個調查顯示性別間的差異縮小,女人如今在一生中有7.7 個伴侶,與1990~91 年進行的國家調查相比當時為3.7,對於男人而言,數目已經由8.6 升高至11.7。女人與同性發生性行為的比例也要多得多,大約7.9%女人有此經驗,與二十年前比較只有1.8%,對男人現在數據為4.8%與以前比較為3.6%。.....【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31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