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日

科學家該怎麼投入科學傳播?

作者/李旺龍(任教於成功大學材料系暨奈微所)

科學家是科學傳播的核心。科學家跟媒體人合作,能夠透過各種方法,引導民眾對科學產生興趣,使其對科學具備正確的基本認知。

科學傳播是個新的發展領域,雖說是新,其實很早以前大學理工科系就偶有為之(new but old);例如,系所簡介,早期多以平面或多媒體的方式,隨著新媒體及各類傳播科技的進展,科學傳播更有新的面貌。

科學家擅長說理,傳播人擅於敘事,但也因為行動科技的發展讓大家反應時間變短,更加忙碌的情形下演化出專業分工的關係,能夠綜觀全局的大師不易見到。以科學節目製作為例,多為媒體人規劃製作,科學家事後檢驗,這是水果拼盤時期;因分工過細,無法成就大師,大家都只知道自己的專業,但又不清楚也沒空理解對方的專業,僅能成就花花綠綠的水果拼盤;事後發現錯誤,修改上常常造成巨大的損失以及無力處理的將錯就錯,對閱聽人更是不公平的傷害。

如何讓科學家融入傳播,傳播人融入科學,這些過程產生的衝撞會有機會成就大師,達到綜合果汁時期是科學傳播的初期目標,但這需要「打碎水果的外力」或是「讓水果化為果汁的自發性反應」;而未來要端出何種口味的綜合果汁更是需要科學家及傳播人沒有前後、上下的平等討論、反思及努力。

為什麼不願意投入科學傳播?
隨著教育部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經費的挹注,獲補助大學的教師在發表論文的壓力上是有增無減;充滿熱情的新進老師在六年條款及各項經費誘因下專心投入研究,發表優質的論文,在學術水準、彈性薪資及國科會的研究獎項可以名利雙收,也因為這優良的制度導向研究的正途。不過,這樣反而增加科學家在參與科學傳播的難度,學校裡面發表論文的「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KPI)會因為參與科學傳播而降低效能,參與科學傳播的成果在教師升等及教師評鑑(積點)都用不上,參與的老師有時還會被規勸提醒「淨做些有的沒有的!」、「大家都在起跑線上,你怎麼還在那?」、「專業教師怎可如此!」……等。

幸好,大學還是很自由民主的,想做就得看開一點,要能捨得名利也要能默默的做以及低調的做。科學家不願意投入科學傳播的主要問題,出在制度面的設計以及科學家的自覺。

制度面的設計(打碎水果的外力)讓熱情的年輕老師在學校內為求生存,努力發表SCI(科學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論文,當論文等身,年事已高且代溝已然產生,又無力從事科學傳播,很多好機會、好人才也因此消失,當新的後浪又過來時,前浪無力後浪也依舊,如此循環怎能期待會有綜合果汁出現呢?

當科學家看著媒體人創製出的科學內容正確性上慘不忍睹,當科學家自以為他再努力點就可以取代媒體人,當媒體人展現出他的強大敘事能力吸納科學家的衝撞時,果汁已然滴滴作響!科學家的自覺(讓水果化為果汁的自發性反應)是很重要的,當頂尖大學想著他只服務資優的學生,當頂尖大學想著資優的學生可以做出幾篇的Nature Science 論文時,我們的社會人口結構中資優生只佔極微的比例,頂尖大學裡的師生也享受著比其他學校師生更優厚的資源,挾著這種優勢打敗資源較為薄弱的學校,這樣是否公平?頂尖大學的社會責任為何?教育部在審查頂尖大學計畫時都要求頂大提出他對區域內學校所盡的社會責任,在洋洋灑灑的計畫書中,所言是否為真?令人懷疑!

其他「研究不頂尖」(沒拿到頂尖計畫的學校)、「教學不卓越」(沒拿到教學卓越的學校)的學校又該如何自處?大學裡的科學家(泛指理工醫農科系)想想,當論文一篇一篇從「印刷機」製造出來時,我們對社會有何貢獻?我們教育的博碩生在這樣的訓練之下,除了生產論文之外,書讀得夠不夠多?還是僅僅是我們執行計畫的人力?科學家對社會的影響較之藝人或是作家對社會的影響為何?南港濕地案,某作家一跪,令政治人物幾乎尿褲子,但科學家及工程師們跪成一排,會有哪位部長有感覺?科學家該自覺,除了被當成宅宅看之外,沒人會對科學家有感,而且科學家平常面對一堆方程式及實驗器械,有夠理性的解決問題,但也少了一些感性的fu。

可是社會又非常需要科學家,不是嗎?當你看到談話性節目中無所不能的名嘴、當有里長談到癌症會傳染,不讓癌症兒童之家搬進他們的社區、當塑化劑事件發生時、當農委會主委在call-in 講萊克多巴胺零檢出時、當核四議題有爭議時,民眾無不昂首企盼有位可以講得清楚且令人信服的科學家出來給大家釋疑。科學家的專業是具有說服力的,但是科學家要能夠用轉譯過的語言(或稱常民語言),才能獲取其效果。

講得清楚這件事情很重要,科學家要講得有趣,才會有人願意聽;科學家要講得清楚,才不會被不懂科學的官僚犧牲掉(如八八風災時的氣象預報);科學家要講得清楚,民眾才會同意他上繳的稅金拿來做科學研究;科學家要講得清楚,那些很忙卻可以啟動(科學家研發出的)戰爭武器的元首才會聽懂。但是科學家常常處於專家社群之間,討論的議題高深且比喻不多,更遑論轉譯成常民語言!

科學與媒體的交會
傳播的力量非常強大,有如病毒般可以大量的感染及擴散,地下電臺算是個很有效率的傳播;科學家可以創製優秀的科學內容,但是在說得清楚及說得有趣方面則須努力;當優秀的科學家理解到傳播可以應用到他的教學,則能提高學生學習成效!想想如果我們在讀的期刊論文像《哈利波特》裡會說話的報紙,那該有多好?當傳播可以應用到科學家的研究成果推廣,甚或可以投稿SCI 的影音期刊;當電視的名嘴被科學家取而代之,我們的社會是否會更祥和?當國會議員、行政院長或是總統等官僚之中有科學家在裡面,我們的政策將會更有效率,而非外行說了算!當任何科學相關事件發生時,科學家第一個出來說話、破除流言……這些都可能發生,不是嗎?然而現況不可能發生的是……從事科學傳播的成果可以計入積點或是升等成果裡。

科學家可以做些什麼呢?科學家當然要認真做研究工作;科學家要將研究的內容轉譯成民眾聽得懂及喜歡聽的科普演講,科學咖啡館是個不錯的地方;研究內容在正確性不失的前提下,加入趣味性,可以創製親身體驗科學的科普活動內容;可以開發科學探索模組,服務有科展需求的中學生;科學家更要學習媒體知識及理解其精神,行銷科學研究成果,不見得是為了獲得私利,而是讓民眾輕鬆理解內化;如此,科學傳播就是一杯不錯的綜合果汁。

科學家跟媒體人可以平等的合作,媒體人不再卑躬屈膝的拜託科學家解決他不懂的科學問題及演示作法,科學家也不會再領到微薄的媒體工資,科學家與媒體人要開始討論「應該給閱聽眾哪些菜單?創製哪種口味的綜合果汁?」科學家跟媒體人不是短期開個會就會有好的策略及方案的,要常常優閒的喝咖啡聊天才會談出不錯的主題,科學傳播跨領域類的系所或是學位學程就是個好平台。.....【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31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