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被中國媒體畫錯重點的邪惡美國政府

作者/洪朝貴(任教於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

今年1月21日,中國境內DNS(負責將文字ip翻譯為數字ip的伺服器)突然出狀況,導致約有2/3對外國的連線中斷了幾個小時。其間網友欲連往結尾非.cn的網址——包含以.com結尾的百度、騰訊等等——都會被導向美國一家網路公司DIT。有趣的是,DIT與法輪功友善,也是翻牆軟體『自由門』的發行者,所以當然也是中國防火長城封鎖的對象之一。隨後,《中國環球時報》一篇匿名的報導以『美國可把中國打回石器時代』為標題,略去DIT的背景介紹、指控這是駭客入侵,並藉由一張「美國網絡作戰部隊」的圖片,暗示美國對於網路強大的掌控力,威脅中國的資訊安全。該文以受害者自居,文中卻沒有提供(當事人最能提供的)任何具體的技術細節證明有外力入侵,只是在最後呼籲全民「支持國家的網絡安全建設」作為結論。言下之意:「在美國的威脅之下,為了資訊安全,請支持國家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之類的封鎖資訊政策。」臺灣的《中時電子報》毫不質疑地大量引用了這篇文章。

但是用『china internet outage』這幾個詞下去google,看到英文媒體卻有著很不一樣的報導。『Bloomberg』(彭博社)的報導引用香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副主席『Lento Yip』(葉旭暉)的解釋、『reuters』(路透社)引述熟悉防火長城技術不願具名人士的說法,又引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Xiao Qiang』(蕭強)教授的分析,都指向同一個結論:此事發生在中國的防火長城伺服器上,既不是美國掌控的DNS,也並未影響中國境內服務自身網域的其他DNS;這極有可能是專司過濾外國網址的防火長城在升級時,因為自身疏失所造成的意外事件。

《中國環球時報》的報導,目的不在傳遞事實,而在遮羞兼洗腦:用於管制言論的防火長城出了問題,於是趕緊訴諸媒體操弄,藉題發揮、把大眾目光焦點轉移到仇外議題,同時訴諸恐懼,順勢呼籲民眾配合國家的「封鎖」資訊政策、放棄追求真相的自主權。在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這可以是很成功的洗腦技術。

但是網路與資訊科技,讓任何人能夠與任何人直接通話、搜尋引擎及翻譯軟體讓多數人都有能力驗證事實的真相。對於意欲管制言論與思想的任何黑箱政權而言,這些協助資訊自由流通的技術,都是眼中釘、肉中刺。

美國政府跟中共政權一樣害怕資訊自由化現象。維基解密公佈美軍射殺伊拉克平民的『collateral murder』機密影片、侵犯公民權利與國家主權的『黑箱密約TPP』條文、資訊大廠配合各國政府監聽與管制消費者的機密文件『spyfiles』。難怪美國政府要使出各種手段製造以假亂真的『巧合』以『打壓維基解密』,以「保護智慧財產」為藉口,企圖強行通過管制網路的『SOPA 法案』。難怪美國政府要追殺那位爆料濫權監聽『稜鏡計畫』、因而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史諾登』。

可惜美國政府「反恐」的藉口、『維安劇場』和『智財洗腦』的把戲都被看破手腳,加上網路管制起步太晚、民眾對政府的順從度低,所以上述管制網路的企圖都失敗。

於是它轉向另一個控制目標:手機。先前美國政府疑似透過應用程式『Carrier IQ』偷取手機用戶『隱私』的企圖失敗。但在資訊大廠顛倒黑白的行銷術語攻勢之下,許多消費者逐漸接受了Windows 8『開機鑰匙不在你家』的拑制、接受了微軟『棄權比較安全』的說法,甚至也相信:放棄『root ∕刷機自主權』比較『安全』。在這樣的氛圍之下,今年二月初加州政府表示為了應付日益嚴重的手機竊案,未來將要求手機出廠時必須預設一個功能,以便手機被搶被偷之後,執法單位可以遙控毀機。請搜尋『smartphone kill switch』。也請停下來思考一下這件事情的疑點:重點不是手機在好人或壞人手裡。技術不可能判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重點是:根據這個法案,手中握著手機的那個人——即使是合法擁有手機的消費者本人——對手機沒有最終主控權。這雖然不是DRM(『遙控數位枷鎖』),但效果跟DRM 一樣,讓這部機器的最終主控權落在遠方的軟硬體大廠或國家機關手上。主流媒體的接受度蠻高的;但在科技網站slashdot關於此事報導的頁面上,搜尋 「score:5」得分最高的留言,會看到這些質疑:

「錢包是不是也要來裝一個kill switch呢?鈔票上面也要裝嗎?」
「這會被拿來對付你吧。下次抗議政府的活動場合,它就會被啟動了。」
「有機會被政府濫用的特權,終究會被政府濫用。」
「至少應該要有一個機制讓用戶可以透過密碼認證否決遠端遙控毀機。」(把最終決定權拉回用戶手中。)
「這個法案的真正目的在於讓政府更能夠針對特定人士下手(而不像之前SOPA意欲實現全面性的網際網路總開關)切斷其通訊能力。別忘了美國政府一直努力封鎖公民運動及其言論。」
「這跟DRM一樣,只要手機持有者還握有最終控制權,這個法案就無法實現。」

美國政府的確邪惡沒錯;但它資訊戰爭的首要敵人,並非中國政府。在這場「資訊渴望自由」的戰爭當中,兩個政府的首要敵人,都是自己的公民。兩者都製造一個假想敵(美國強權;奪∕竊手機的罪犯)、兩者都說服自己的民眾相信:把自主權(追求真相的自主權;操作手機的自主權)交給國家機器,可以換來自身的安全。兩者都在賭:多數民眾——包含教師——不懂得上網搜尋真相、會選擇相信主流媒體,甚至會進一步協助傳遞有利政府強化管制政策的錯誤資訊。這也是為什麼,就算中國政府看懂美國政府的把戲,也不會願意把真正的重點畫出來。您還保有尋找真相的意志嗎?對任何文章——包含本文——請保留一點質疑。請用文中『關鍵詞』或相鄰的關鍵雙詞組上網搜尋,決定您自己眼中的真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