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4日

臺灣科學傳播發展的政策方向

專訪
臺灣大學大氣科學系陳泰然教授、前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洪瓊娟、
臺灣科普傳播事業發展計畫—計畫辦公室主持人陳清河教授


採訪整理/李昭毅、林育賢(任職於臺灣科普傳播事業發展計畫辦公室)

科學傳播是社會的科學教育。科學傳播在臺灣,是值得延續吸引社會資源、人才資源共同投入的事業。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公布的2013 年全球競爭力排名,臺灣在本次評比中,總排名從2012年的第七名滑落到2013年的第十一名,而且是繼2012後,連續第二年的倒退。值得注意的是,評比項目中代表臺灣硬實力指標的「基礎建設」上升了一名,但卻在「科學建設」、「技術建設」等軟實力指標,呈現大幅後退六名,引起各界的關心與注意。

此事適足以突顯科學、科技的發展與公民的科學素養程度,對於國家繁榮與競爭力,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科學科技相關基礎建設投入,本就應該是政府促進產業環境與發展的重要奠基工作,但不應只偏重於硬體資源的投入,忽視了科學科技的本質與內涵。作為國家國力之展現,科學科技之研究與發展,必須借助科學傳播普及予社會大眾,獲取社會大眾的認同與支持後,才能得到更多的資源挹注,科學傳播與科學科技之研究並進推動,誠為政府國家政策之重要課題。

科學傳播是社會的科學教育,對政府來說是義務,對人民來說是一種權力,意即科學傳播作為影響國家發展的重要力量,是政府本就應該主動給予人民的社會教育與文化給付,也是公民人權的一部份。

藉由科學教育與科普傳播,讓國人之「公民科學素養」與「國家基礎科學建設」同步提升後,一般民眾對科學有正面態度與理性思維,科學與科技才會成為民眾生活的重要部份,並與教育、社會、經濟與文化,甚至政治充分接軌(硬實力與軟實力的同步健全發展),國家總體長期競爭力才因而得以持續提升,邁向學理中所言,公民社會高科學素養的境界(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UST)。當其時,公民因已具備了對科學之基礎知識、思維、精神、態度、價值等科學素養,得以思辨相關科學議題,勇於發表對議題的理性看法,進而關心並參與推動科技社會的民主過程,形塑社會的科學文化。

臺灣地區過去二十多年之大眾科學傳播發展,相較於先進諸國發展歷程,顯得薄弱而無長期的支持力量,科普傳播產業缺乏「組織化」(institutionalized)的主導力量,去驅動與整合各界社會資源投入,故而過去二十多年來,雖然在各國家級科學場館、科學雜誌、廣播、電視節目裏,零星地看到了學界、業界先進們,為臺灣科學傳播努力投入並激發火花,有些許科普活動及科普傳播內容的產出,但較少整體性及延續性地整合推動。

民國95 年規劃、96 年起由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學教育發展處啟動的「臺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藉由國科會政府的力量主導與資源投入,成立「計畫統籌與協調中心」(自100 年「發展計畫」階段,更名為「推動臺灣科普傳播發展計畫—計畫辦公室」),作為組織化、系統化的工作推動執行單位,自此,臺灣科學傳播的推動工作,始具雛形,但臺灣科普傳播產業仍在長期的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困境下,發展至今仍相對薄弱且備極艱辛。

今日在國科會的主導推動下,科普傳播「催生計畫」及「發展計畫」之各項科普優質影視作品一一誕生;科普影音內容創製人才及知識技能,也有大幅的增長;愈來愈多的科學人也獻身參與科學傳播工作,但相對歐美先進國家而言,臺灣大眾社會的科普發展,仍處萌芽生根階段,民眾對科學傳播的理解及參與仍相對不足。現今臺灣正式教育體系之外的科學科技的傳佈,只依賴少數科學家於研究之餘奉獻個人知能與時間,只針對特定團體、少數社會精英,分享科學知識與成就,社會自發自主支持與參與科學傳播的運動極少,科傳產業發展仍相當緩慢。

為了替臺灣科學傳播事業的發展指引方向,提供政府長期科學傳播政策之建議參考,本文特別訪問臺灣大學大氣科學系終身特聘教授陳泰然、前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洪瓊娟,以及臺灣科普傳播事業發展計畫—計畫辦公室主持人陳清河,就臺灣科學傳播的未來發展,提供對政府的政策建言,希為臺灣科學傳播產業的發展尋到活水,讓發展中的科學傳播更加生根茁壯。

亟需法源保障
產業發展良窳與制度是否完善息息相關,產業有賴法規面、政策面、行政面等各面向共同協助才能健全成長,科學傳播產業亦然,科學傳播必須藉由政策與法規加以體制化,並明確規範政府、科研機構、傳播媒體之權利與義務,使科學科技與科學傳播得以匯流。

陳清河教授指出,科技大國都有相關科學科技法律,來確保該國科學科技得以長期發展,如日本的《科學與技術基本法》、美國的《科技發展法》、中國大陸的《科學技術普及法》等。臺灣科學傳播產業發展較歐美先進國家已晚了數十年,當務之急,是制訂保障科學傳播事業發展的相關法規。唯有在明確法規規範下,才有不間斷的人力物力等資源投入科傳產業,並保障科學傳播產業永續發展。陳清河教授進一步說明,目前無相關法令保障的情況下,整體科普傳播事業的發展可能因主政者個人成見,或政治立場不同等因素,導致影響經費補助,進而耽誤科學傳播事業的推廣,臺灣科學傳播產業的發展,也因此將充滿不確定、不穩定性,難以生根。

前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洪瓊娟教授也提出相同的看法,她指出:「一直以來,要讓政府上層主事者體認科學傳播之重要,並非易事。目前相關科學傳播法規闕如,政策行動常為空談,或缺乏長期發展之企圖,相對於各項政府預算,科學傳播發展的預算根本只能算九牛一毛。」洪瓊娟教授表示,多數主政者認為投注科傳經費就該立即見效,成效一定要量化,倘若看不到立即的效果,明年預算就要減半;另外,各級政府原本預計進行的科學發展計畫,亦容易因為人事異變而中斷。事實上,科學傳播是需要長期投入的工作,難以短期看到立即成效;如何建立說帖,讓主政者理解及支持,就顯得急迫而重要。

此外,關於現況由國科會編列計畫預算,執行臺灣科學傳播工作的產業輔助推動方式,陳清河教授認為:「此絕非長久之計,行政機關宜成立半官方組織或是基金會,本著第三部門中立精神,協調政府與科傳產業,統合科學傳播體系與資源,如此科傳事業才能走得長久、才有未來。」

建構官方跨部會合作
目前臺灣科學傳播產業的推動工作,主要由國科會科學教育發展處挹注經費,執行「臺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96~100年)」與「臺灣科普傳播事業發展計畫(100~103 年)」,陳泰然教授指出:「國科會身負扶植臺灣科傳產業之重責,但國科會應當更積極地協調其他行政部會,整合所有資源,而非一直單打獨鬥,這是目前臺灣科學傳播推動工作上最欠缺的。」陳清河教授也呼應:「若僅是國科會單一行政部門進行科傳產業的發展,將無法獲得其他行政部門之支援(資源),執行時一旦涉及跨部門業務,必定缺乏協助且綁手綁腳。」此外,「國家社會的有限資源,若不能共享整合,反而因為合作機制缺乏造成資源重複浪費,發生預算排擠效應,實不利於整體科傳產業之發展。」

陳泰然教授於受訪時並不斷強調:「科學科技的發展等同國家競爭力,科學傳播產業跨足不同的領域,科學傳播的推廣絕不應只是國科會的責任。國科會必須更積極地整合其他行政部會的力量、統整如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環保署等部會可用於科學傳播的相關資源。」陳泰然教授建議國科會第一個可合作的部會便是「教育部」,他說:「科學傳播是科學的社會教育,屬於非正規教育體制的一環,與教育部社教司職掌的業務內容相符,若整合教育部協助推行科學傳播,可以結合非正規教育的成人教育、高齡教育,提供在職者、成人及高齡者的非正規科學傳播教育學習認證,且可鼓勵在職者學習科學傳播基礎知能,增強就業競爭力,為職場加分」。

另外,陳泰然教授指出:「目前國科會科普媒體產製刊播補助的影視成品,不同於傳統科學教育教材,許多優質的作品相當生動活潑,傳播敘事手法很吸引人,也不乏國內外得獎的好作品,教育部擁有龐大而完整的正規教育體系,若能以教育部的力量,將這些優質科普影視成品納入正規教育中,作為老師們從事科學教育時的輔助教學資源,則當學校教學有需要、家長與學生也會增加購買需求,如此可間接協助擴大科傳產業市場。」

國科會若要進行跨部會的資源整合,應該如何著手進行呢?嫻熟行政的前新聞局副局長洪瓊娟教授表示,重點在於如何讓主政者發現科學傳播是重要的,並投入重視。「國科會作為全臺科學研究之龍頭,應製作科學傳播重要性的說帖,向行政各部門進行遊說;或直接在行政院會議中凸顯科學傳播之重要性,使內閣清楚了解並直接於院會內進行水平式的跨部協調整合。」洪瓊娟教授補充:「國科會也可建請專責跨部會運作的行政院政務委員,來整合協調各部會,讓業務範疇涉及國科會、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等多部會的科學傳播業務,得以整合資源、成熟地發展。當主政者知曉科學傳播在國家政策裡的正當性與合理性,政府推廣科學傳播的預算才會得以保留」。.....【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31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